行動

選舉以外的社運路

想承接昨晚凌晨的討論。

對選舉政治的批判已寫了很多次,但在選舉政治以外的出路,似乎難找。尤其是,我見到在公民社會的朋友都幾相信要走入建制,由地區做起,取得區議會議席建立樁腳,再以進軍立法會為目標。又或者是社運參政,直接將議題帶入議會中。

再三強調:尊重大家的選擇,但畢竟議席就得咁多個,不揀選舉的朋友就只有做助選、議助一途?我重視的,是參政以外,像我們這種青年還可以怎樣介入議題、怎樣找到自己的位置。

想起一件事:以往土地議題街站,常常是一兩個人開,一兩個人收;議題高漲了,東大嶼的遊行,同伴決心不公佈所謂大會數字,拋下一句:「今日有幾多人行唔係最重要,最重要係有幾多人同你一齊行落去。」我當日也講左句自己覺得好有型的對白:「你警察話300人嚟都冇所謂,因為呢場係持久戰。」後來民間自發組織行動,比我們想出來的還要多變、有活力。

我有這樣的建議:找一個你自己有興趣的議題,深耕鑽研相關知識,加入相關的團體,如果沒有就自己創造一個,然後尋找同路人,組織苦主、社群,做更多社會議題的倡議、睇書、睇戲、搞記者會。冇錢做?冇時間?如果你好深信你倡議的東西,用盡你工餘時間,用盡你的私人時間,用自己在正職賺回來的錢去做,找多些人一齊做。每個議題的組織/倡議者要連結起來,交流心得和方法。

我們總會覺得改變好慢,社運冇成果,那是必然的。社運之所以是社運,通常都是在巨大的保守勢力裡,小眾的權益被忽視、不公平對待,而如果這些小眾充權,會撼動大多數人的利益;社會契約的存在,一定程度正正是保障既得利益者,所以改變怎會咁易發生。

這樣的倡議還有另一個意義,生命影響生命,不是在講台上說教講經,而是閱讀、是實踐,唔識耕田,去跟農夫學,農夫教你耕田,你教農夫用更好價值出菜,再同成條村一齊做,組合作社。在社群裡,一齊學習民主,由下而上規劃、決策。學習民主的過程,在現今的民主運動,可能比「行動」更加重要。

如果你已受夠那些政治宣言,每一次投票都只能含呢樣含果樣,但仲想在運動裡找到角色,想有實踐,實在值得一試。自己過來人,我關注土地議題,於是加入土盟;我想做社運媒體,市面冇乜,就自己搞«基進報導»,慢慢也愈來愈多同路人;我想認識聾人,就去認識佢地、參與佢地,一齊做倡議(但抱歉最近真的冇心力,又未學手語,聾人朋友們不要打我)。我們有好幾位這樣的朋友,做著各式各樣的冷門嘢,派單張落社區的單張唔使印自己個樣(好尷尬),都可以分享自己如何被打敗2047次之後,仍然熱血滿滿、或者滿身傷痕跡都挺過來。

搞社運,看似公共,實質是一件很內心、個人的事情。大家的憤怒或者無力,正正是因為未能「實踐」,未能做嘢,沒有人同行,才會無力、空虛,繼而憤怒。

唯有道德感召,加上結伴同行,才能在看起來沉悶又冗長的公共議題裡堅持,目標是找來更多同行者、令更多人認同我們的價值——這不只是做多一張靚圖、拍條容易入口的靚片就當係,運動不應只有文宣戰、媒體戰,運動應該用生命去影響生命。請大家不要再強迫有心人去玩選舉,適合的人,自己會去選,不適合的人,強求也是徒然。

我們要改變的,是人心,唯有將共同意志的人組織起來,才有望推動政策改變;所以要改變不是靠一個人,是要靠好多人用一世的努力去做、去建立。人心改變,亦唔使再屌票,成熟的公民自然知道應該點投。乜乜雷動,乜乜風雲,投完票/唔投票/贏/輸乜都好,想搞就搞一陣,唔想就wfc,總之完哂都會留低繼續做,先至係路。


放低多幾句:點解「民主教育」咁重要?民主選舉可以選到希特拉,公投也可以引爆社會大眾集體理所當然地歧視性小眾。這正正代表,民主不止於選舉制度,完成選舉,不是民主的勝利,是選舉的勝利。

讀大學都要做intern,民主是要訓練的。講真,這三四年我見到很多學者,政治明星出書、搞talk,書就聽得多,但實習冇做過,才會出現屌票、針對女性人身攻擊這種極敗壞的風氣。

民主派的大哥大姐不做身教,民主動力唔知做乜春,我們就要自己在團體、在社群裡自己做intern,學習唔好做咪霸,學習爆粗都唔好只問候女人,學習點做集體決策,學習聽人講嘢。所以,自己做團體、自己介入議題,就是給自己機會練習民主。

為運動而選舉,不為選舉而運動

大台之外,不如我哋坐低傾下

煲底後面,賤民解放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