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街工又財困 炒天水圍組織幹事

【本網訊】街坊工友服務處天水圍天晴團隊的組織幹事梁彩琴(琴姐)、郭文浩(阿Yo)和林子晴(Sandy)被執委會以財困為由遣散。三人於昨日下午(11月16日)在Facebook上發聲明指,感到錯愕和憤慨,下星期(11月20日)是他們的通知期,下月十九日將是他們最後的工作日。

琴姐在天晴邨服務了街坊九年。一直堅守於天晴邨。即使天晴邨辦事處倒閉,被轉去街工於天慈的中心,她都會回到天晴落區。郭文浩於年半前轉職,成為天晴的地區幹事,除了接個案,亦有參與不同聯席去做倡議。Sandy剛入職半年,負責處理組織內部的行政工作。

天晴團隊是選舉導向的。在上次的區議會選舉後,街工選了天晴為其中一個選區,集中進行地區工作,並以參選2019年區議會選舉為目的。街工原定派出郭文浩出戰天晴選區。上月街工仍表明會繼續全力支持天水圍區的參選工作。現時街工天水圍區的部署是甚麼,三人均不清楚。但執委主席盧藝賢表示,三人雖然在職員系統中被解僱,但仍會在會員系統中支持他們的工作。

街工遣散天晴團隊組織幹事時序:

  • 十月中

梁耀忠和單獨相約郭文浩,講述街工財困,建議精簡人手。但兩個選區合共只得五人工作,郭文浩當時認為天水圍人手不可能再精簡,並向梁耀忠建議大家一齊傾,如何度過時艱。

  • 十一月六日

郭文浩和會方代表開會,出席代表包括執委會主席盧藝賢、執委會成員鍾淇鋒、陳瑞銘及會員劉藹誼。會方表示財困狀況嚴峻,或到明年一月都未必夠資金支付給街工其他中心的同事,決定透過執委會遣散天晴團隊三人,同日通知十一月二十日為離職日期。郭文浩當時質疑決定有否於業委會、執委會及會員大會中通過,同時追問會方有何等的財政困難,需要兩星期後遣散團隊,惟會方未有正面回應,只一再表示財困問題很嚴峻。郭文浩質疑為何選擇天晴團隊,會方代表指因另一天水圍團隊同事何惠彬表示能夠一人獨立工作。最後,會方表示將於11月20日準備支票給他們。

  • 十一月十四日

街工執委會三人,包括街工執委會主席盧藝賢,街工執委陳瑞銘及鍾淇鋒與天水圍天晴團隊三人會面。執委重申街工面對財政困難,但沒有詳細說明。

  • 十一月十七日

街工天晴團隊組織幹事在Facebook發表聲明,公佈天晴團隊被解散一事。

無聲無色地通知

Sandy認為,是次的遣散事件有蹊蹺。遣散天晴團隊一事在街工內沒有討論。即使上星期六(十一月十日)有開過會員大會,但也沒有人提及過天晴團隊被解散一事。在收到執委會的遣散通知後,郭文浩之後再問職員大員、會員大會的人,發覺無人知道天晴團隊被解僱一事。業委會是管理帳目的,但未有談到裁員一事。

郭文浩提到,上次勞工組事件,在解散之前都有開到會員大會,但今次街工內部似乎不知悉事件,令他們不禁懷疑會方是否想靜悄悄解散他們:「在會員大會和職員大會都無商討。」

Sandy和郭文浩都提到,街工業委會和執委會沒有為他們天晴團隊做過績效評估(Appraisal),不論工作方面、工作方式的檢討都是沒有做過的。而且整個過程也欠缺溝通。即使郭文浩早於十月已被約見,但他認為會方的態度是由上而下的通知,而Sandy和琴姐直到今個月十四日之前,是沒有和會方的人有直接的溝通。Sandy直指是不尊重員工。

街工「財困」葵芳辦事處換新傢俬

這次是繼上次勞工組事件後,街工再度以「財困」為由解散團隊成員。但一直以來他們也不知道街工實則的財政困難的實則情況。郭文浩指出,如果真的有財政困難,應該要於會員大會和職員大會中商討,他們可以用不同的方式為街工募款,如職員可以bid funding,也可以透過眾籌和月捐等方式去做。由於執委日前提到或到明年一月都未必夠資金支付給街工其他中心的同事,郭文浩擔心,去到一月會否又會有另一批同事以相同至由被解僱。

因街工「財困」,琴姐半年由全職被轉為半職同事。她當時認為是共度時艱,沒有怨言。但她在近期工作時發現街工葵芳辦事處換了新的寫字枱和坐椅,她認為街工有錢去換傢俬,卻無錢去請同事的現況是十分奇怪的。

另外,琴姐和郭文浩都是以立法會議員助理的職位去簽約的。而撥給議員辦事處的金額是有每年約260萬元。Sandy質疑,當天水圍的大部分人都是通過議辦支薪,為何會方未能解釋這一盤數?

我們曾致電梁耀忠,但電話無人接聽。其後在另一公開活動上,梁耀忠拒絕再回應事件,被問到之後如何部署天水圍的工作,亦表示事件只是經濟問題。

 

天晴團隊走得太前?

郭文浩在街工中,算是不保守的職員。自從勞工組離職之後,他接手了部分勞工組對外的倡議工作,另外也以街工成員的身份加入一些聯席去做倡議工作,如關注學童發展權利聯席、關注家居照顧服務大聯盟等。郭文浩指,街工內已經沒有人會出聯席。他也有做一些地區關注組,去向官員請願、遞信。

他認為通過這些爭取,都是可以改善民生的工作:「不應只是做個案,做個案我們也有去做,但有很多事情並不單純只是一個個案的問題。比如之前有個案反映水壓出問題,後來發現有不少相同個案。這樣的話是一個地區議題,就要去做倡議講出有甚麼問題。」

但梁耀忠曾「提醒」郭文浩有關聯席的事,雖然沒有直接言明,但大約是不想郭文浩做太多倡議工作。郭文浩指梁耀忠提到做個案同主力在社區上的工作為先會較好。

放不下街坊 三人何去何從?

於他們而言,街坊是一塊放不下的心頭大石。因為個案比較急,他們要先要處理好個案才能受訪。訪問期間有一個婆婆走入辦公室,找琴姐,想她幫忙填表,可惜已經過了服務時間。琴姐耐心地提點她,要帶備甚麼文件,提醒婆婆下星期擺站的時間。

在她心中,每個個案都不單是個案,是朋友,是親人:「有街坊話我好似媽媽。」因此她會傾力相助。即使現時被解僱,但心中仍放不下街坊。她表示仍會以義工形式繼續工作,服務街坊。

郭文浩和Sandy未想好前路。二人初步只想繼續天晴邨的地區工作,起碼直到下年的區議會選舉。阿Yo說,初步想到眾籌,以募集群眾支持,行不通的話則做兼職維持生計,其餘時間則繼續服務天晴社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