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當大家爭取的東西有些衝突

每個議題組織者都會有不同出發點,好像在意性別的朋友,如果來做村組織一定會很不舒服,我們也在承受鄉村父權體制的惡果,而性別意識的薄弱,也令到有時在村工作舉步為艱。

而我個人又會覺得,即使東大嶼填海最大的反對聲音來自中產,但基層往往是規劃失誤的最主要受害者,倡議者必須抱持這重視角;人口老化對安老需要增加,但錯誤的安老政策、院舍地的規劃失當、社區照顧資源不足,長者被迫在細小的居住空間安老、家人無力照顧必須要聘用外傭成為長者照顧的主力,而家中移工的僱主也被迫在另一個職場被欺壓和剝削,被迫開工超過15小時令家庭相處時間少,引發更多青年問題……每一位同工爭取的東西,都同樣重要、環環相扣,但又時可能會互相衝突。

總在想,社會運動議題眾多,卻是一體;我們反對填海、爭取公義的土地規劃,土地團體和環團論述看似離地,論述上也常常面對工程技術的爭議、農業問題等難以帶到最低下層的社群討論。但倡議者也是本著守設貧富共享的天然資源與空間(海洋、郊野公園如是),希望環境運動的成果也可以貧富共享,包括劏房裡的居民,也包括飄洋過海移工朋友,都能夠享受到好規劃、郊野公園的好處。而我個人覺得所有議題,也應該有如此視角。

當然我不太有資格去評論移工社群在Pink Dot上發言的事件,既不是同運長期參與者,也不是外傭群體組織者。但我覺得起碼在我認識的同工之中,不論是移工、勞工、劏房、寮屋、性小眾、農業、青年、生態環境、動保、基層福利、精神健康、社區照顧、少數族群,每個組織者/倡議者在自己著緊的議題也付出很多,也很盡力地將不同的被壓迫者的對立拉近,例如土盟、嶼聯在明日大嶼一出就馬上聯絡地盤工會,解釋反對填海並不是要打爛工友飯碗;基層組織、劏房組織也登報抗議被擺上枱支持填海,大家都明白公義的規劃、安全的食物供應,也會令基層工人(也是街坊)在工作以外的生活質素提升。即使我知道還是有些工友,對填海工程的期盼很大;也知道劏房街坊會期許更加了的土地,可以改善生活環境。

其實講咁多,我只想講一樣:有些朋友重視性別意識在不同議題的彰顯,有些朋友會覺得搞活動、搞社運不是組織者製造不必要浪費的籍口,有人重視的是基層、相對無權者在每個議題裡能否也被看見,這本來就體現社運與組織者意志同樣多元。而比起一團和氣,倡議者公開的質疑和提點,正正提醒其他倡議者也要考慮得更周全,也不要忘記更弱勢但受影響的人、環境、物種、文化。

我不對人,也不對事,做散村組織做土地,同搞工會一樣重要,同性小眾權益一樣重要,同農夫有田耕一樣重要,同劏房安置政策一樣重要。寫低是畀自己和同工做個備忘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