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不能逾越的郊野紅線

【本網訊】為期5個月的土地大辯論還有幾日結束。雖然土供組承認郊野公園發展有巨大爭議,但不少親建制的智庫、團體,依然無視700多公頃的可用棕地、佔地170公頃的粉嶺高球場時,估計共可提供14.2至23.4萬戶房屋時,政府卻盯著郊野土地邊陲地區。

學者環團:政府錯放房屋問題焦點

香港鄉郊基金主席林超英博士指政府應先有正當的城市規劃,才去覓地,「將啲地分等級,有啲係可以掂先既,(就是)棕地,最後退無可退,先係郊野公園。」

他形容港府現處理房屋問題只是「搵啲空間裝人入去」,有土地就建起像豬欄的地方予市民居住,令他們「只有生存,沒有生活」。

他表示發展郊野公園常被拿來與高爾夫球場相提並論,但其實不在於二選其一,只是政府焦點放在覓地的選擇上,但問題卻是土地規劃的不足。

綠色和平項目主任朱江指土地專責小姐經常說要「做大個餅」,因此推出在郊野公園建屋的覓地選擇。他批評這做法等同「做唔啱個餅」,到最後只會「分錯餅」。

Image may contain: 2 people, cloud and outdoor
關住聯圖片

郊野公園建屋為奪走公共資產,抑或是為公眾利益?

林超英談及設立郊野公園並非單純保護生態。他追溯到郊野公園成立時的法例,法例首點列明發展郊野公園為康樂及旅遊目的,使公眾人士得以享用。

「即係嘆世界係第一個目標。」他說道。保護花草樹木及野生生物亦有列在條例當中,但林指這並非設立郊野公園的首要點。「佢地宜家話要攞走郊野公園啲地,第一佢唔係發展緊個郊野公園,係破壞郊野公園;第二,佢係破壞緊郊野公園俾市民既康樂同旅遊。」他強調。

他認為在郊野公園建屋是將公共資產變成私人資產,是對公共資產的掠奪。

面對公共資產與公眾利益,人們會如何抉擇呢?朱江指政府常以劏房家庭的慘況強調覓地迫切性,層層推進,讓市民相信郊野公園是其中一個選擇解決房屋問題。他曾質疑自己作為環保團體的成員,是否正阻礙劏房兒童、基層市民上樓。

林超英指即使是基層市民也需要自由、舒服的地方,「劏房既人最需要郊野公園,但他們就是反對(開發郊野公園)的人。」他說。

IMG_4308.JPG

為何鄉郊紅線不能碰?

郊野公園為自然保護區,每一個發展的程序都必須合法。土地委員會在土地大辯論中「退一步」,轉移視線到城鄉區與自然區的中間線,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

2017年5月,10個環保團體連同300 名市民走到位於郊野公園邊陲地帶的植林區──馬安崗,高舉橫額反對郊區開發工程。

被稱為「郊野公園之父」的王福義博士,對郊野每一寸土都珍而重之,「郊野用地唔係可加可減機制,都唔係整啲綠色就當係郊野公園。」

王福義指剛劃分郊野地區時,城市、鄉郊及自然區的比例為20%、40%及40%。40多年過去,城市、鄉郊及自然區的比例變為24%、35%及41%。

他表示政界、學界、商界曾指責紅線不利市區發展,政府亦會因此向生態價值低、遊人少的郊野邊陲地區打主意。

他形容現時鄉郊地區愈來愈亂,「有啲地方俾私人用咗,有啲做軍事用地,有啲就俾私人買咗,攞咗啲地皮,有啲就私人之餘仲俾人放火燒咗,令生態價值低咗,就可以為所欲為。」

堅守郊野用地的紅線,一寸不讓聽下去像是極端說法。王福義說道:「有缺口,有先例,就唔可以阻止到其他野發生。」

環團:郊野公園不應成「點心紙」的選擇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早前左馬𩣑山及銅鑼灣向市民派發覓地選項問卷(俗稱「點心紙」),收集公眾意見。18選項中包括發展棕地、私人遊樂場地契約地(無指明是否高球場)、維港以外填海,以及發展郊野公園邊陲用地。

「點心紙」內也有發展岩洞和地下空間的選項,王福義指若岩洞位於郊野公園地下空間,亦需要得到郊野公園批准。

大辯論中提及可提供110公頃棕地予土地發展,但有研究社指政府低估棕地可發展範圍。朱江指,政府曾多次表示新界棕地分佈零散難以發展。但本土研究社早前發表新界棕地的調查報告則顯示,估算最少有723公頃棕地,還未被納入政府的發展計劃。「如果要郁(用)自然資源,咁呢啲棕地拎黎做咩?」他質疑。

面對政府被指缺乏土地規劃的指控,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成員林健枝認為,在土地大辯論中,歡迎市民提出解決土地供應以外的問題。他否認在小組會議中存有內定的覓地取向,亦不認為特首林鄭月娥有向他們施加壓力。

林健枝則表示「點心紙」內18個選項內,認同涉及的機制和政策的部分都有落差。「都反映左會內好多選項其實都仲有好多意見。」

保育自然生態成世界主流 香港卻位於逆流

王福義指英國出版了倫敦綠色地圖,中國內地亦提倡了生態文明建設(對於領導幹部在任內破壞了生態,在離任後亦會終生追究)。但放眼香港自40多年來便設有法律保護郊野公園,他感嘆「香港我地做得咁好,點解要宜家破壞呢?」

「內地都進步咗,點解香港反而就退步呢?」林超英不解為何香港有權勢、有知識的精英分子,不重視世界各地所重視的生態文明。最後他以一句話作結:「香港講緊係郊野地方建屋,是等而下之既想法。」

開發郊野公園及其邊陲地區無疑是一個能解決土地問題的選項,但當我們手上仍有選擇權,還是不是要把我們唯一貧富共享的自然資源拱手相讓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