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心裡戚戚然,島民淡淡然——凝望颱風後的蒲苔

【本網訊】被稱香港的「南極」──蒲苔島面對超強颱風「山竹」吹襲後,受災情況嚴重。事隔四天,居民連日來清理沖到岸上厚厚的泥沙和垃圾。面對島上寮屋建築被吹剩的支架及地台、民居未有電力無應、儲水缸未恢復運作⋯⋯ 與海為友的居民淡然面對一切。七十年無一見的颱風 八號預警下島民不撤蒲苔

在八號烈風或暴風訊號懸掛前,民政事務署曾呼籲居民撤離蒲苔島,但島上的五個居民選擇留守家園。

一名黑黝黝、頭戴草帽、鼻樑托著一副墨鏡、穿醒目橙色衣裳的男人,他完成發電機站的復修工作後,緩步走過來,他是樹哥。村民都愛開玩笑叫他「村長」,實際上蒲苔島村長之位早已懸空,但健談的他會為村民發聲,就如村內代表。

樹哥在島上長大,住了近70年,這是他首次看到如此強勁的颱風,「我們相信自己,不信有那麽強大的風,『天鴿』都不是很大(風)。七十年都未見過咁大的風。」他說加上魚排及漁船等工具未停泊安置好,所以選擇不離開小島。

IMG_2474.JPG
被吹爛的寮屋

見慣蒲苔風浪的守護者

「我們一直都在這裡居住,都見慣了風浪,次次都覺得不怕不怕。做漁民都見慣了。」樹哥與其他居民一般會預測颱風的風向及水流,但他坦言,這次的強颱風的破壞力是他們沒有預計到的。 「以為打東風無事啦,誰不知打東風也那麽厲害。」

看著只剩下天藍鐵框、地上都是破爛不堪的碎木板,難以想像這裡從前是島上唯一一間海鮮餐廳──明記海鮮酒家。

餐廳負責人也是留守小島的其中一員。他憶述當日的境況,形容海浪席捲時有5米高,如海嘯般。當時他在岸邊的石屋內避浪,看著所旁的物件都被沖走,他只平淡地說:「東西沖走了都不會出去啊,救不回的。」

負責人未點算餐廳在天災後的損失,只知道所有冰箱都壞掉。受颱風吹襲後,負責人及員工已連忙收拾及清理,但酒家仍未能重新開業。負責人說:「開唔到檔,都沒辦法。」

IMG_2462.JPG
爆裂的食水缸

小島資源不足問題湧現

小島上公共資源的匱乏在颱風中表露無遺。鹹水隨湧浪捲入村中,沖濕街燈柱致停電停網。在風暴後的第四天,街燈柱才開始進行搶修。由於民居要經街燈柱取電,因此部分村家家中仍未有電供應。

颱風也破壞了儲水缸,三個缸全部被沖破並裂開。供水系統使居民需要在村中取雨水飲用及煮食。居民表示雨季為他們帶來尚足夠的水源,但開餐廳的島民則認為島上有缺水的情況。

村內原有一個公廁,因裝修原故改放幾個流動廁所。可惜風暴過後,廁所被吹走至不見影蹤,以致現時島上一個流動廁所也沒有。要上廁所的話,就要回到船上。

居民認同島上的資源出現問題,但他們大多喜歡沉默。或許他們只想簡單低調地生活,但卻連最基本的生活條件也沒有。

蒲苔島對居民來說是⋯⋯

小島對市民大眾來說是文青、行山人士「打卡必去」的郊遊熱點,遇上了颱風,他們大可以不坐船入島。但對村民來說,即使面對再強的颱風再大的浪,這是不能離開的家。

樹哥說:「有人會問我,下次又再遇上大風會走嗎?我答你,我不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