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食環趕盡殺絕 三個月出動59次打壓深水埗午夜墟

【本網訊】食環署於今年六月一日至八月二十三日期間,和警方採取聯合行動,針對北河街街市附近一帶夜墟檔主的擺賣,期間他們共進行了59次打擊無牌販賣和阻街的聯合行動,一共提出了42宗檢控、發出12張定額罰款通知書、36個口頭警告以及撿獲小販棄置物品297宗。

過了70歲的芳姐,大約一年前開始在深水埗桂林街擺地攤維生,每天大約四至五點由沙田拉著買餸車去到桂林街,等到六點幾七點開檔,但深水埗墟市光景不再。芳姐這一個月以來不斷被食環署職員沒收她的財物。她直言自己的貨物大多是別人贈送的,即使食環人員收了也不太打緊。但最令她生氣的,是上一個月被職員沒收水和飯盒:「見到你個檔就跑過嚟,搶曬你啲嘢」

69歲的歡姐在桂林街擺地攤已有四年,她指靠三千多元生果金根本不足以生活,需要擺檔幫補。但她四月被食環署票控,今個月11日要上庭,要交一千九百元的罰款。「我本身已經執咗啲貨係一個紅白藍膠袋到,(食環)見到人地畀15蚊我,就叫我畀身份證,其實我個日好少野,都係得一個紅白藍,但佢寫我有三個。」

IMG_2572.JPG

食環執法愈加嚴厲

芳姐指,過往也有一些相熟的食環職員,會在執法前通知檔主,特別是公公婆婆,讓他們能夠執拾東西離開。但兩個月前這些「好人」全被調離,來了一群令他們擔驚受怕的彪形大漢。自行動開始以來,墟市檔主們的收入便大減。以往歡姐一晚大約有60-70元收入,近日十元都沒有。在旁的芳姐語帶激動:「一個禮拜掃五日,而且啲人係輪更,夜晚、食飯都有人睇住,就算可以擺,都係十一點擺到十一點半跟住就趕你走。」而且,即使他們讓檔主開檔,數量也是以往的一半,街坊見到此情此景,也不去深埗「尋寶」了。

深水埗見光墟關注組召集人李國權指出,自從民建聯5月提出了動議,要嚴厲打擊,結合警方一起做掃盪行動之後,官方最明顯是態度上的改變。「以往係寬鬆、會警告,最多好客氣係隔離通知你,提醒你要收啲嘢。但現時一嚟就成班人圍住你,甚至捉一兩個人去祭旗,令到其他街坊驚。」他指出,現時官方的態度是想完全消滅這群人。

民建聯的糖衣毒藥

及後,民建聯上個月八月二十日在深水埗區議會指於夜墟造成環境衛生、阻街、嘈音問題,在沒有諮詢地區人士和檔主的情況下,提出將通州街與欽州街交界天橋底的部分臨時停車場或旁邊的斜坡用地改為過渡性房屋和平民墟市,提供合法墟市,安置北河街和鴨尞街的檔主。

但團體亦發現,民建聯建議的用地均未有落實用途,臨時停車場需要徵詢運輸署意見,但現時未得運輸署同意使用。而旁邊的斜坡則屬於地政總署斜坡維修組,撥地期至20196月。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組織幹事李大成指,民建聯的議案看似安置,但他認為是糖衣毒藥:「呢到(民建聯建議用地)和約定俗成的墟市是兩碼子的事,我哋關綜聯都有係呢個用地擺過節日性的熟食墟市,過時過時佢哋都得閒行遠啲嚟,但如果係一個咁遠的地方,啲人係好難走過嚟。」

由下而上的墟市無可取替

社區發展陣線代表黃穎姿不希望深水埗重蹈天秀墟覆轍。她指出天光墟的所在地用了67年的時間慢慢建立,吸引了附近四條屋邨的居民,才形成了一個墟市。但自從政府將天光墟移至天秀墟,即使兩地只是一街之隔,主也要重新建立客群,而大部分的熟客也不會移至天秀墟,以至不少檔主損手離場。

「我哋過去十幾年都係元朗區議會到爭取天光墟合法化,因為我哋相信一個自然形成,由居民用好多時間建立嘅一個社區係唔能夠畀由政府由上而下好有規劃嘅墟市係取代得到,好多人情味的建立係無辦法重新營造得到」

墟市聯繫社區基層

貨物不斷被收,還會去深水埗嗎?歡姐和芳姐異口同聲說:會!

芳姐指出到深水埗開檔不單是因為要揾食,更令她想留在桂林街的原因是一群相熟的街坊:有專程幫襯她的熟客,同時將不用的物資贈送給她,又有送她水和食物的好心人,也有互相幫助的檔主。一個月前芳姐連水和食物都被沒收之際,歡姐偕同幾個檔主一起去幫她執拾物品。獨居的她已養成每日到深水埗的習慣。

下午十二時許,記者會完結,芳姐仔雙手拉著買餸車到老地方,想開檔但不敢開。「要睇定啲,睇下有冇食環係到」,芳姐和她的伙伴每日花上一至兩小時「睇水」已變為常事。一群手無寸鐵的老人,自力更生,需要政府勞師動眾趕盡殺絕嗎? 官方還要他們提心吊膽到幾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