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記著即將清拆的安樂窩

【本網訊】橫洲三村自去年起舉辦大樹菠蘿節,村民會在這天分享他們的收成,在小小的空地上漂來陣陣大樹菠蘿香,也製成了不同的大樹菠蘿食品:有酒、涼茶和果醬等。這個因為農作物而誕生的嘉年華,享受土地為人類生活帶來的鮮甜。住在鳳池村、人稱小巴黃的黃橋根每年都負責開菠蘿。

今年64歲的他一樣起刀落,菠蘿一個接一個被劈開 ,讓人想叫他一聲大師傅。然而,隨著橫洲三村被政府收回,今年很可能是最後一次的大樹菠蘿節,似乎很難再有機會讓這個大師傅表演刀法。

歷經兩次逼遷 始終心繫寮屋

他自幼在寮屋長大,看著家人在藍地的青磚圍養豬、種菜是一種樂趣,往後看見土地便彷彿看見家。沒有高科技玩意的年代,小時候「通山跑」。享受簡單快樂的童年、少年,然後長成。

1998年,政府開展興建西鐵工程,少不了收地發展,他們一家失去了在青磚圍的寮屋和豬屋。後來和家人遷到朗屏邨居住,十年過去,小巴黃一家在石屎森林鍾尋尋覓覓,終於尋得鳳池村這片樂土。千金難買心頭好,最後斥資重建一件被白蟻蛀了的木屋,與家人定居於此,又過了一段安穩的生活,一住便是24年。

習慣了的居住環境

IMG_1877

大半生都住在鄉村的他,住不慣高樓大廈,鍾情鄉村的相處模式。「(鄰居)一出門口有打招呼,你有細路我有細路,佢地可以玩埋一齊,好開心嫁,永遠不用閂門。而家我地都係閂大門咋嘛。」

他喜歡開門見山,偏偏在一棟樓要找一伙人願意打開大門卻難上加難。「住樓得話就要閂門,仲要搵把鎖去插住自己,幾討厭呀,忙起上嚟都要搵鎖匙開門,住公屋門口對門口,同隔離左右都唔認識。」

「住朗屏半年都訓唔到,太侷促。間房有窗,你唔打開道門,空氣就唔流通,門一閂,啲空氣無得流通。」是心悶還是空氣不能對流,看著他微妙的表情真的無從知曉。

一家四口住在鳳池村超過十年。政府去年在他的家門,貼上公告,指出他的家園歸政府所有。工程撥款今年底提交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審議,並向財委會申請撥款後,就是他們一家遷出之時。

原先小巴黃打算在這裡安享晚年,如意算盤被政府打碎了。三年前得悉自己的家園要被政府收回,作橫洲第一期發展,感到十分徬徨。「個時成日都驚住走,半夜醒了就訓唔到,而家倒數緊幾時走,呢啲噩夢。幾年都訓得唔好」

對失去家園的憂傷 對未來住屋的迷惘

IMG_1879

一星期前來過小巴黃的家,白色的電燈泡照著灰灰綠綠的地磚,低調的裝潢尚算新淨,13歲和7歲的兒子探頭出來,好奇有誰到訪,來來回回。面對再次失去這樣簡單的生活,他沒有看化。訪談間,他不時周圍張望,想將眼前的家好好記住。「過咗出年又無機會係到,好傷心呀,點解傷心呢,傷心在過咗出年就無咗自己嘅環境」

他打算留守至拆村的最後一刻,但未想到遷往何處。現時小巴黃只寄望政府可以安排他上樓「住得好辛苦都想有地方棲身,再睇下有冇呢啲屋,買到呢啲屋,裝修下咪可以住得囉。我都係鍾意住呢啲。」他這樣說。完成了開菠蘿的任務,他累了回家又再回到他一樣不捨的大樹菠蘿節了。他又四處張望,家的樣子可以靠科技文字可以紀錄下來,但留不住家的感覺。

音樂會是最後的環節,小巴黃停止張望,眼神停在歌手身上,但又彷彿聽在遠處,在音樂中再次跌入美好的回憶中。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