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見光墟:重燃「趁墟」光景 永續仍見崎嶇

趁墟,在年輕人眼中或許有點陌生,卻是許多上一代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墟市,曾經是不少市民購買平貨、吃地道小食的地方。而在香港走向現代化、商業化之際,本來隨處可見的墟市和小販,在商業、衛生的考慮下亦漸漸消失於香港人的眼中。到了現今的年輕一代,我們或許已經對墟市毫無概念。

近年香港物價上漲,公共商場和街市又被商業霸權所壟斷,市民在購物上選擇減少外亦被迫「硬食」貴價貨;因此,價廉物美的墟市再次受到社會大眾關注,市民對復辦墟市的訴求日增。適逢復活節假期,多個民間團體和街坊再次成功爭取於深水埗舉辦有熟食檔攤的「見光墟」墟市。於3月31日及4月1日,為期兩天的墟市相當受街坊和大眾歡迎,會場裡衣、食、各種用品應有盡有,場面極其「墟冚」。從中我們不僅能看到「見光墟」在社區經濟上的成功,同時它亦為社會帶來文化傳承、社區連繫等的提升。

然而,在民間對復辦墟市的熱切關注和政府愛理不理的態度下,我們要如何將墟市的「好」傳承下去呢?

個人與社區相輔相成的經濟模式

適逢復活節長假,見光墟吸引了不少來自全港各區的市民前來趁墟。S小姐(化名)是第一次以個人名義投攤,以日式玉子燒和自家製菊花茶為招牌。S小姐表示,她本意為借是次墟市的平台試試自己的手藝,沒想到大眾反應熱烈,幾乎每天都沽清所有食材,更帶來可觀收入。然而最令S小姐感動的,是有不少深水埗街坊前來支持,這亦鼓勵她往後參與更多墟市活動。「比起新春墟市,見光墟多咗好多街坊,佢地都用行動嚟支持我地,成件事好鼓舞!」S小姐道。

標題:玉子燒賣相味道一流,口碑不絕。.jpg
玉子燒賣相味道一流,口碑不絕

受歡迎的除了熟食外亦有各類日常用品。販賣各式雜貨的Anita,以價廉物美的散貨和二手貨品吸引不少基層人士,趁著假日前來「尋寶」。Anita由以前在九江街「擺地攤」,到是次見光墟擁有一個「有瓦遮頭」的檔位,過程中經歷了三次墟市,她坦言:「我覺得墟市值得搞,自己賺到啲錢之餘,區內嘅基層家庭可以多一個購物嘅地方,大家互相支持。」雖然墟市並不是Anita主要的收入來源,但它卻促進了整個深水埗區的消費。

墟市的消費模式主張買賣雙方直接交易,隔絕第三者(e.g.商家)介入,一方面檔主不用繳付昂貴租金,可以「賣幾多賺幾多」;另一方面能平衡貨品價格,令消費者能夠以更合理的價值購置合意貨品。墟市是種「個人與社區相輔相成」的經濟模式,不論買賣雙方都由社區成員參與,推動區內的自主消費。如此大規模的社區參與,帶來的亦並不止於經濟的增長。

自力更生:建構自我實現

見光墟既可讓基層檔主幫補家計,又能令他們有機會一展所長。居住在深水埗超過三十年的街坊何伯,販賣順德家鄉的魚餅,由購買材料到煎煮均是何伯自家製作。雖然製作過程辛苦,但他卻感到值得。他表示,自己十分熱愛烹飪,過去曾在深水埗開鋪做生意,無奈租金太高無法經營,是墟市讓他滿足自己的心癮,亦是他多次參與墟市的原因。不少熟食檔主亦指,墟市讓他們可以「試下手藝」。

申請程序簡單、租金相宜、人流如織;無疑是新手初次投攤的最佳條件。無論熟食或是自製手工藝品攤檔,見光墟提供一個平台讓檔主能夠販賣自己拿手的手藝,實現自己的興趣和夢想。對檔主來說,街坊顧客的一句讚賞是對他們產品的最大肯定。

墟市只能隔兩三個月才舉辦一次,即使一次墟市能夠有數千元的收入,但仍然無法依賴其維持生計,反而墟市是基層檔主自力更生的起點,成為他們就業的跳板。單親媽媽凱欣是其中一名基層檔主,販賣蒜蓉炒雞翼尖和魷魚,獲得街坊踴躍支持。參加墟市除了讓她展現廚藝,亦能吸取營運經驗,未來有望透過自己一雙手做一些小生意,改善生活。

 

連結社區:美食下的交流

劏房林立的深水埗,居住環境狹窄,居民間仿佛有一層隔膜,難以感受到人情味。墟市的出現剛好成為契機讓居民聚在一起。見光墟把人們拉到球場上,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連結街坊,成為一個建立社區關係的好去處。

參與過多次墟市,不少檔主和街坊之間已互相認識。深水埗的餐廳老闆會在墟市前主動開放廚房給檔主預備食材,將本來互不相識的居民連結在一起,共同討論交流烹調心得,無形中建立了關係。見光墟參與攤檔數目不斷增加,吸引更多居民趁墟,凝聚社區。一句「好好食」、「點整架」打開街坊顧客與檔主的話題,檔主一邊忙於製作食品一邊回答,旁邊的顧客也許亦會插一句「以前細個經常食到」。你問我答,沒有刻意,沒有計劃,街坊間的交流自然產生,甚至從中發現同路人,互相分享經驗。每隔幾個月,檔主和顧客便藉墟市走在一起,成為社區內的習慣。檔主與顧客之間的關係連結了社區內不同組群,加強對深水埗區的歸屬感。

標題:一家大細來趁墟。.JPG
一家大細來襯墟

文化推廣:懷舊市井風味

當華人社會中流行的傳統活動「趁墟」與社區經濟發展結合,「墟市」漸漸成為一種本土文化。順德魚餅 、吹氣糖、日式玉子燒,人手一份,從懷舊特色零食到新興街頭小吃;小朋友爭相排隊撈金魚,婆婆邊談笑風生邊挑著花花綠綠的二手衣。墟市,蘊含了街頭小販特色和懷舊的市井風味。

是次見光墟復活節主題為「一家大細來趁墟」,意思就是一家人趁著假期,一同來感受趁墟文化。一連兩日,的確有不少市民攜同一家老少前來,當中不乏嬰孩和幼童。仔細一問,人客來自五湖四海,港島、天水圍,紛紛回答「嚟感受下」、「帶小朋友見識下」。他們許多不是居民,來見光墟主要是從社交媒體接觸到墟市文化,或是支持小販政策,認為是本土文化不可取替的一部份。他們不惜山長水遠,為的就是「買」一份感受,親身了解更多,讓下一代也認識更多。

「墟市、小販、街頭小食,通通都係香港文化特色,想繼續推動政府支持,推廣到社會關注,需要靠下一代傳承。」

一班來自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的學生,對小販政策和墟市文化感興趣,主動聯絡Jerry,透過於見光墟投攤售賣章魚燒,親身感受居民經營攤檔、趁墟的一點一滴。「從來冇惗過賺錢,只是想嚟感受一下。」「見到街坊來趁墟嗰陣同居民檔主有講有笑,『執平嘢』、食小食嘅開心樣;仲有唔少好似我地咁嘅學生都來湊熱鬧,就知道墟市文化有幾多人支持。」於這班學生而言,賺到的不是金錢,而是文化感受。從親身擺攤,觀察檔主人客來往,看到舊式香港市井生活來到現代的一面。見光墟不只賣貨品,更是把墟市這帶點傳統,帶點本土的文化「賣」給香港人,「賣」給下一代。

標題:社工Jerry和學生們。.JPG
社工Jerry和學生們

關關難過,困難重重

然而要營運墟市並不容易,想推及全港,甚至永續墟市更是面對重重難關。是次參與協辦的關注綜緩低收入大聯盟(下稱關綜聯)幹事李大成表示籌辦墟市的過程困難重重,民間團體經常無從入手。「籌辦的過程非常困難,可謂是歷盡艱辛。」而最當中最棘手的來自政府制度,分別是政府態度、場地、牌照與法例。

「政府其實一直都沒有『墟市』嘅概念,亦冇相關政策,因此官員遇到墟市申辦嗰陣成日都懶得理會。」李大成直言,政府過去在墟市的議題上一直採取冷漠迴避的態度,直至關綜聯在區議會和立法會中多次爭取後,才得到前食物及衛生局局長應允「由上而下」推動墟市。可是政府在口頭俞允後卻未有付諸實行,只設立一名申請專員負責協調遞表申請;在政策和制度中亦未有落實對墟市的承認和審批指引,未能改善民間團體在申辦過程中遭遇的困難。

標題:關綜聯幹事李大成。.JPG
李大成

各區的閒置場地管理機構不一,公眾地方、康樂場地、社區中心,牽涉的部門有康文署、路政署、房委會、地政總署等。在缺乏政府對申辦墟市的指引下,團體往往要到不同部門聯絡場地管理人,而且申請時間和要求各異,辦一個三天的復活節墟市,要提前大半年籌備,在爭取各部門支持時卻難以配合。「第一次申請,康文署並冇理會,直至我地強行闖入經理嘅辦公室先被接見,在幾次漫長嘅爭取下先成功申請到場地。」李大成嘆道,場地申請上的阻撓是對墟市營辦的最大困難。

牌照規定繁複 法例混亂過時

營辦墟市需要具備多種牌照,例如是次見光墟屬熟食、出售及娛樂墟市,因此需要申領臨時食物製造廠牌照、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出售有關食物的出售許可證等牌照。各式各樣的牌照加上發牌要求複雜,主辦團體須符合各種嚴格規定及於指定日數前申請才能獲取牌照批核,因此普遍團體和市民若沒具備相關的知識和配套,則不能輕易參與在墟市之中。

而過時的法例和各部門不一致的要求導致了不少矛盾的出現,令主辦團體無所適從。「牌照嘅設立其實源於1976年殖民時代對小販嘅管理,但依家墟市嘅規模先進好多,例如政府應該豁免食物只可以翻熱嘅規定,因為依家衛生情況好咗,又可以用雪櫃儲存食物原材料。」他亦表示部門間的法例時常有矛盾之處,例如食環署要求檔口要三邊圍封以確保衛生,消防處卻規定不可圍封免阻走火通道,最後的決策則在活動當天由雙方當提協商才得以解決。

宣傳管理不用忽視

即使渡過了政府這關,想令大眾受落,讓社會關注,讓墟市能推及至全港不同區,仍然面對不少挑戰。「今次除左主打家庭市場,更有吹氣彈床比小朋友玩,亦主打街頭小食、特色平民美食,藉此吸引更多人來。」李大成提到。見光墟的成功在於清晰市場定位,專攻港人愛好美食、「打卡文化」,運用社交網站、媒體報章,附以「100攤檔掃熟食」、「打卡必食」等標題大肆宣傳,成功俘虜港人心。不少人都直言「看到Facebook宣傳」、因為「有好嘢食」而來。於管理上,墟市由深水埗見光墟關注組專責,社工街坊一同開會商討,一同獻策營運。不少熟食攤檔原來自區內小店,因租金上升無法負荷不獲續租,藉墟市讓他們維持生計,同時以深水埗特色小食吸引舊有的街坊顧客,帶來不少客源。加上選址交通方便等,種種因素才能帶來成功。

反觀早早失敗收場的上環大笪地,淪為「虛市」的天水圍天秀墟,採用「由上而下」管理方式,如天秀墟主辦東華三院採取商場管理方式,對租戶投攤諸大限制,缺乏居民大程度參與,結果與租戶意見不合,引發大批檔主退場。此外,天秀墟選址偏僻,座落於人流疏落的新市鎮北面,以及長年欠缺宣傳包裝,使生意人流慘淡收場。歸根究底,於管理營運上應採取「由下而上」的方式,居民不單投攤付租,更要參與策劃,發表意見,墟市設計才能真正對應居民需要;而宣傳方面,墟市主題該與當區民生、文化接軌,以文化特色為賣點大力宣傳,才能吸引該區,甚至全港市民大眾關注。未來若想複制見光墟的成功,把墟市推及全港,仍需改善主辦團體營運、管理及宣傳的手法。

結語:「墟市」如何走下去

短短兩天,見光墟在市民的歡呼聲下圓滿結束。如李大成先生所言,辦墟市、當小販向來不是作姦犯科的事,根本無須提心吊膽,應該光明正大去做,見光墟的成功,讓他們「見光」,讓墟市重見天日。然而,在現今資本主義籠罩下的香港,舉辦墟市必然受到百般阻撓。由租借場地到食物安全評估,再到營運策略,墟市都要符合不同指標,推出不同賣點,才能成功舉辦,辦得成功。而事實上,辦一個墟市需要有天時、地利、人和的配合。感嘆見光墟成功的同時,我們會否反思一下見光墟的成功之處?如何能複制它的成功,讓墟市延續下去?而更重要的是,我們怎樣看待墟市?僅止於一個經濟活動,還是社會、文化、經濟各方面發展的推動者?

無論如何,墟市的前景或許惝恍迷離,營辦之路可能荊棘滿途;但只要在一眾有心之士的推動下,墟市文化仍有望能傳承下去。

文:陳穎晞 、鄧浩聰、王路恒、楊嘉愉
社工既為工作,亦站於不同社會問題的最前線,陪伴、關懷不同社群,亦與弱勢者同行抗爭。一班準社工(社工學士、碩士學生)走進不同社會議題,以行動、書寫參與其中,成果於《基進報導》發表。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