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手拖手連結人與人

【本網訊】「卡巴迪」(Kabaddi)在香港未算街知巷聞,但亦已不是冷門事情了。這個有數千年歷史、自1990年起已經是亞運會比賽項目的運動,開始慢慢在香港落地生根。比較為人熟知的是,一班卡巴迪愛好者大半年前的眾籌、招募隊員出外比賽,成功組成第一支香港代表隊;在此以外,運動另一個意義,也漸漸在社區萌芽。

某個風雨交加的星期日下午,香港卡巴迪聯盟一眾成員,本來打算在土瓜灣鴻福街空地上開蓆,向街坊推廣這個運動,尤其是土瓜灣有不少少數族裔的市民居住。可惜天公不造美,活動唯有改在一個室內空間進行。

打比賽 入社區

貨車卸下軟蓆,羅旭光和其他隊員緩緩將之搬上升降機,動作似乎已很純熟。他是聯盟創始成員之一,又是名中學教師,娓娓道來為何要在香港推廣卡巴迪:羅旭光在中大人類學系畢業,學系兼任助理教授鄧偉文在中大開展「多元文化行動計劃」,希望通過卡巴迪拉近香港不同族群的關係。

2V6A7360.jpg
捉腳防止對手返回半場(圖:斌@維修香港)

 

一個運動項目在香港植根以後,在主流的論述、媒體、民眾,都會關心項目會否為香港爭光,香港能否組成一支有競爭力的代表隊去爭取勝利。聯盟在年初協助成立了代表隊,出戰台灣的邀請賽、6月馬來西亞的賽事;另一方面,聯盟為此項目申請了社創基金,以介入社會議題作為軸心,並與專業化的培訓道路雙軌並行。

卡巴迪不需要任何輔助器材,進攻方需要派一位隊員到對方半場,30秒內觸及某一名防守方隊員而順利回到自己半場就得一分,防守一方就要阻止對方返回自己半場。這項運動容許比較多身體接觸,防守會捉腳、撲上去防止進攻隊員回到半場取分。

卡巴迪聯盟舉辦的活動,很多時都有不同種族的朋友參與,而過程不可能拒絕身體接觸。

「少數族裔在學校跟華人同學的疏離感好強,上次我教那間學校(兆基創意書院)跟港島區的孔聖堂中學舉辦主客各一的比賽,通過運動大家有些直誠的接觸機會,不是口號式的反歧視,透過運動去貫穿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2V6A7264.jpg
(圖:斌@維修香港)

帶著蓆 四圍去

港隊成員姚偉茵,亦都同意卡巴迪是一個可以緊密地讓各種族接觸的平台:「卡巴迪有個動作需要同隊友拖著手一起做,我覺得代表一個連結。例如同不同種族的人一齊生活在香港,卡巴迪的比賽場區就象徵香港,我們一齊手拖著手為信念努力,大家一齊合作去爭取勝利,我覺得這精神很值得宣揚開去。」

羅旭光說,社區推廣是聯盟比較重視的工作,他期望香港可以有卡巴迪的固定場地,好讓現時的代表隊能有更好的訓練場,亦可以讓有意參與運動的人,有一個固定的聚腳平台。他在想像,仿效室內五人足球場,租一間舊工廠大廈,集結所有愛好者。

「不過我們喜歡帶著蓆四周圍去不同社區,平時在公園玩會吸引街坊,在這裡玩有局限,因為外人不能隨便加入或觀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