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郊

關於農業園第一期道路的調解會議:關注組的立場書

自菜園村事件、新界東北事件引起的香港農業復興運動,政府在2014年年底推出新農業政策諮詢,打算以此應付民間訴求。2016年,政府聲稱以農業園及農業優先區保護農地作可持續發展,農業持續發展基金協助發展。 不過,在推出農業園的項目時,政府卻將農業園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內容大量遮黑,包括預計容納農場數目、面積、車流量等,資料不清不楚的情況下,便將農業園第一期(當中包括興建一900 米雙線雙程大型道路)的收地撥款,綑綁在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於今年三月在立法會財委會遭強行通過,並且就農業園第一期的擬建道路啟動道路(工程、使用及補償) 條例(第370章)的法定程序。

空降農業園趕走農夫村民

第一期擬建道路將破壞十多名農夫的農地,亦增加了地主逼遷的誘因,對蕉徑農業社區的破壞已陸續浮面:有農夫長期租用的田已遭收回,也有住在擬建道路旁邊的農夫,屋地遭地主收回,被逼離開50年家園。擬建道路也將會鏟走兩家人居住了數十年的家園,破壞鄉村的社區網絡。這條具破壞性的道路其實毫無必要,因為蕉徑有完善的鄉村小路網絡,在顛峰時期日產2萬斤蔬菜,配以手推車或鄉村車農機車等小型車輛,也足夠支持農作物、器材、肥料等的運輸。即使堅持建路,其實也可稍為調整走線避開民居,但政府卻堅持向村民開刀。

蕉徑長瀝關注組重申,發展農業不應有逼遷發生,政府應該珍惜每一名農夫。而農業園可以先試驗以現有鄉村道路網絡發展農業園第一期,接着才檢視大型道路的必要性。另外,政府委託的顧問公司意圖在蕉徑長瀝進行多個鑽探工程,當中一些鑽探工程是為了估計農業園第一期擬建道路及基建的造價,大多村民農夫對鑽探很擔憂,怕地下水文受破壞,也不想鑽探為逼遷和破壞農地鋪路,因此,村民設計多個裝置藝術,以表村民對蕉徑長瀝未來社區及農業發展的期望。

農業現代化、高新科技迷思

政府常常舉著高科技、現代化的旗幟,去遮掩一些不願觸碰的問題。本港農夫面對的問題並非技術不足,其中一個最大的問題是農地被囤積、租約租金不穩定。政府一廂情願想在單單80公頃的農業園內,不顧原有農村生態及行之有效耕作模式,利用農業園試行新技術(包括破壞農地的水耕)盲目追求及試驗高科技種植。大隴實驗農場已做了多年的科研,以上問題未見改善,証明農業困境不是以高新科技可以解決。保障全港 4000 公頃農地農用,提升蔬菜自給率,擴大本地菜巿場,製造復耕條件,才是對農業最大保障。

農夫為本、由下而上的適切農業操施

要讓蕉徑長瀝的農業可持續地發展,政府應公開資訊,不要走馬燈式的假諮詢,放棄以工程為本的空降農業園及高成本的高新科技;應轉為由下而上,以人為本,了解農區特色及農夫需要,制訂更適切的農業操施及適切科技,並下放權力給村民農夫做決定,發揮蕉徑長瀝本身的文化、地理優勢,成為有特色的農區,同時減少不必要的基建工程以節省成本及減少資源錯配。

蕉徑長瀝關注組希望政府能真正重視本地農業,保護農業最重要的兩個元素–農夫及農地,讓農夫在安穩的住屋及田地上深細作,讓香港人有新鮮優質、安心食用的本地農產品和足夠的蔬菜自給率。關注組促請政府及農業園的顧問公司把規劃資訊透明化,並和和關注團體、村民農夫等溝通,共商香港農業發展的未來。

文:蕉徑長瀝關注組(農業園計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