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郊

東北橫洲同氣連枝 乾坑蕉徑情意相挺 ——堅持不遷不拆 共同守護鄉郊農村

東北抗爭已經走過近10年的光景,橫洲村民也已經走了3年的抗爭路。這個在傳媒眼中過氣的議題,隨著政府在土地供應專責小組進行公眾諮詢期間,公佈加強政府清拆行動的寮屋安置與補償措施,再一次有一個「機會」。

這個「機會」,對外間很多市民來說,賠償金額看似增加、安置安排也更合理。然而,一眾來自新界東北、橫洲、大埔乾坑及屯門井上村村民,事實上都不是需要這種更好的安置補償安排。

村民追求的,由始至終是希望能夠繼續以原本的方式、在原本的地方繼續生活。

這背後有幾重意義。第一,「不遷不拆」這句口號的重量,在於真誠希望現有的鄉村和社區網絡能夠被保留,留下來的人願意將這種生活方式向社會分享、為一下代保留這種生活的選擇方式,同時也希望每一個公民都權決定這片土地應該如何使用。所以沒有真正的「民主規劃」,就不應違反當地居民的意志進行任何開發。沒有迫遷,又怎會有人說要不遷不拆?

第二,寮屋的存在價值和意義,一直都被政府抹黑、公眾誤解。不少人認為寮屋都是土地的霸佔者,但在新界(和市區部分地方),寮屋散落於官地和私人地上,新界不少寮屋更是以「一屋一田」的格局存在,與我們理解的「寮屋區」有所差異。部分官地寮屋村民,至今手持一種稱為「租用官地牌照」(Crown Land Permit)的文件。這種牌照主要在50-60年代起出現,當時香港、九龍市區人口因難民潮大幅增加,鄉村人口亦有所增長;同一時間,糧食和工作機會卻並不足夠。於是,殖民地政府為鼓勵市民開發新界未被佔用的土地耕作,就通過理民府開放邀請懂得耕作的人申請牌照,令他們能以耕作維生。

而在私人農地的寮屋,也與農業發展息息相關:50-70年代不少男性原居民到海外謀生,當時不少父老為免農地被荒置,將土地交由非原居民耕種,並讓他們在私人土地上自行搭建農舍;當年政府批出官地耕種牌照時,也容許村民自己搭建構築物。不過,這一類型的寮屋很多時隨著土地業權人的改變(例如繼承、重選司理、買賣),而業主對寮屋戶會有不同的態度,最常見的就是業權人會認為過往的口頭協議不具法律效力,強迫、利誘寮屋戶與地主簽訂租約,防止被逆權侵佔。

一直以來散村、非原居民村都是本地農村最重要的耕耘者,但到了1972年,殖民地政府推出丁屋政策之後,原居民開始收回宗室、繼承得來的土地興建丁屋,又或者要求在農地上耕作的農民交租。而亦有地產商開始在新界向原居民買地買丁,以「套丁」的方式建造新界獨有的丁屋屋苑。加上新界的新市鎮亦開始慢慢發展,土地、丁權也開始有價有市。

這種情況自80、90年代開始一直存在至今,更甚的是,政府在多個新市鎮發展後開始調整鄉郊開發政策:由於發展原居民村要「拆村賠村」,於是政府的發展計劃,往往都會避開原居民村。無論是高鐵是要逼走橫台山菜園村、到東北發展的古洞及粉嶺北四村、洪水橋多條非原居民村、元朗橫洲綠化帶公屋計劃,非原居民村在沒有保障下成為了當局的開刀對象。

第三,香港的土地問題並非供應不足,事實上,在公營房屋需求短缺的時候,政府仍是不斷賣地予私人發展商、容許市建局起豪宅、港鐵上蓋起私樓。

在現時的財金制度下,香港所有賣地收入均會撥落用作基建、民生設施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而不會撥入其他項目之中。愈多基建——尤其是大白象基建,就愈需要賣地起樓來賺經費。地產商高價買地後,當然不想樓價下跌,會嚴格控制推出市場的單位數;同一時間,適合作大型公營房屋的土地,很一部分都被地產商買走,公營房屋愈少,私樓就會愈貴。

橫洲附近的前元朗邨用地原本重建後會興建三棟公屋、合共2000伙單位;但當時政府以「有區議員認為私樓和綜合發展項目可以改善區內失業問題」為由,將一半土地拍賣起私樓。最終重建後的元朗邨土地,只能提供438伙公屋單位(今日的朗晴邨),其餘土地就成為了長實限呎樓「世宙」,合共1129伙豪宅。然後政府就說要開發綠化地帶,開發郊野公園和填海去解決「住屋問題」。在發展的時候又因為無錢起,然後將開發後的土地再賣予地產商賺錢。不解決根本性的財政結構問題,以上的循環只會不斷發生。

環境保護、守護鄉村絕對不應與基層居住權對立。整個社會的資源不只有住屋單位、居住權也不止於「上樓」。綠化地帶、鄉郊農地和海洋,理應也是每個階層都有權享用的資源,綠地可以抑制熱島的溫度,地產地銷的農村、墟市、魚市場可以減低購買本地菜的成本,讓基層也可以用合理價錢買到安全、新鮮的農作物,農夫也可以得到公義、合理的收入,不需要被運輸和租金分薄收益。天然資源不只屬於今世代的人,也是未來後代的重要資產。

橫洲綠化帶消失後,元朗的夏天不經不覺間又會升幾度,朗屏邨在未來幾年不會有安寧日子,住在附近的人更容易病,有錢人可以看私家醫生,但窮人看的公共醫療體制卻已經崩潰,無法應付。本來已在衣食住行都被榨取的窮人,在無形之中間接成為了橫洲拆村的受害者。

有人會選擇令自己變強、賺錢,使自己能在不合理的生活成本下繼續維持生活,那其實也是一種「自保」的面對方式。但既然抱著為更多人創造更好世界的意志,所以就要更盡力的反駁詭辯、扣連議題。守護橫洲綠化帶、守護本地農村,沒有人是局外人。

因此,新界東北、橫洲、乾坑等散村村民,以及關注新界鄉郊規劃的市民將會連成一線。這場反迫遷運動、土地大辯論的核心,還是我們要爭取分配土地運用的權力,由現時的行政主導下放至人民的手中;或者是,不要再有任何人因為土地分配的不公義,需要被強行改變生活方式和剷除家園。而亦只有這種願景,才能使「不遷不拆」成為一句有重量的口號,重到值得有很多村民、朋友因而背上刑責責任。

堅持自己要有份規劃土地,相信保留鄉村是對下一代人有承擔的選擇,土地分配不公才是真正的土地問題。村民和同行者將會一起爭取不遷不拆,守護鄉郊農田。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