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香港農業何去何從?

今日土家請來了葉子林介紹新書,又同大家上一堂農業101。基進今日的直播好穩定,ppt同步轉頁,如果想了解本地農業基本知識,這兩小時內容肯定夠大家用。

土地大辯論開始以來,農地被土供組認定只能以公私合營發展,然後民間就提出不如用土收條例收回新界的棕地、農地,看起來似乎比較公義。

然而無論是公私合營、土收條例也好,新界農地被公眾認定有徵收的需要,本身就令很多村民、農友、關心農業鄉村的朋友痛心。多年以來,香港農村在城市化的主旋律下,還剩幾多?除了鄉郊文化被鏟到支離破碎,還有農夫在耕作多年的土地上、村民被迫得流離失所。新界農村面臨的威脅,比郊野公園來得更大。

當市區人喜歡食本地菜、願意出錢買本地米,但到了要選擇的時刻(例如土地大辯論),農業、鄉村總是排在被犧牲的首二三位。這或許跟由小到大我們都被輸入一種農村式微、鄉村破落、都市化才是城市發展出路的思考方式。土地按出價地租機制去分配,愈近市中心、鐵路站的土地,必定要被高尚商住物業所佔據,否則就成為了浪費。

如果真係要土地大辯論、要為下一代規劃和想像土地如何運用,為甚麼不是要重新反思那些過往被認為是正確無誤的分配機制?為何必定要將某種生產模式視作城市化的障礙,又,我們是否必定要走一條城市化之路?

香港土地問題出於分配而非供應,財團利用資本壟斷房地產市場,自製供應不足的假象。政府在公營房屋短缺下堅持賣地予地產商、容許過度士紳化、再想辦法為發展商在新界囤積的農地拆牆鬆綁,為財團、土豪劣紳發展開路;將安老、公營住屋置於爭議性大的郊野公園、綠化地帶、新界散村。除了土地不正義,更是刻意地挑動城鄉基層之間矛盾。

香港農業隨都市化成長,亦隨新市鎮擴張衰落,今日尚剩下不足800公頃常耕農地,本地農業供應2%蔬菜、90-100%活雞、8%活豬。看似微不足道,但對於一個城市來說,本地農業提供「最後的堡壘」,提供安全而新鮮的選擇。另一方面,南生圍、新田小磡村等農地,亦是廣大基層市民重要、廉宜的休憩空間,塱原、米埔為與我們共生的雀鳥提供食物,形成新界北部的生態景觀;荔枝窩、梅窩、八鄉、錦田保存著昔日香港的文化風景。高樓大廈以外,這些東西同樣值得我們為下一代留住。

土地大辯之時,更要先重新檢討城規制度,還土地分配的決定權於民。將地產霸權瓦解,市區高可達度土地跨階層共享,守護新界的農田、為下一代留一點綠,才是永續共生。郊野公園要守、海洋要守、農村和綠化帶同樣也要留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