鄉郊

關於農業園第一期道路的調解會議:農業園,農業完?

還記得今年立法會審議綑綁了農業園第一期發展及道路收地賠償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時,縱使數十頁的顧問報告遮黑得比橫洲顧問報告更嚴重,但在保皇黨的護航下,相關撥款被強行通過。

今天,蕉徑及長瀝村的村民頂着悲痛,為了保衞自己的家園,守護自己的農田,一起出席由政府部門安排,關於農業園第一期道路的調解會議。

不料,撥款通過了幾個月之後,政府仍然沒有準備新的資料去解答村民農夫的關注,更暴露了政府和其顧問公司對農業的認識不足,以及其心虛,拒絕讓蘋果日報的記者進內採訪。會內政府只繼續聲稱農民可以在農業園繼續耕作,但其租金的水平卻不肯公布,只以一些含糊的原則回應,如參考鄰近的農地租金等,令現場的多位農民很擔心(現時是幾百元幾萬呎地的租金),日後的農業園其實只是大資本,肯豪花金錢的農業模式的企業才有能力進駐。而文哥及其姐姐更抗議漁護署莫視香港農民的耕住合一模式,破壞他們的農村社群網絡,任由大型道路在農業園興建,增加了地主的誘因,開始不斷逼遷蕉徑的農民村民。

現時,政府雖然聲稱受道路工程影響的農夫可以被安排在第一期農業園範圍內「重新耕種」,但蕉徑農夫文哥表示以往政府三四十年前抽走了蕉徑的水源,導致農田荒廢,地產商收購囤積,政府安排他們在該處復耕便是死路一條。因此,現場的農民不禁質疑政府,政府所邀請的顧問公司,嘉科工程顧問公司(曾涉及港珠澳大橋的驗石屎造假),這一間是做基建建築的工程公司是否有相關的農業專業去進行農業園的規劃,漁護署的黎宇匡先生則堅持嘉科工程顧問的公司有相關的農業專業,但卻拿不出任何證明文件(如相關的學術資歷及其農業操作經驗)向農民村民展示,而土木工程拓展署的阮逹勇先生則同意政府部門應多和蕉徑長瀝村的村民農民交流,並會安排一次和眾多團體一起的「田園考察」。

蕉徑長瀝關注組重申,政府的任何規劃應以人為本,不要想着可以隨便雇用一間顧問公司作「研究」,便可作為政府推展農業園的通行證。我們不要政府有了既定方案,才作的走馬燈式的諮詢及「田園考察」,我們要求顧問公司及政府不要閉門造車,以當地居民的農民村民為先,儘快和每一位村民、農夫、關注組,以及其他關注團體,包括環團及農業團體推行深入的對話,一起參與農業園的規劃,以免日後的農業園項目只成了一個笑話。

文:蕉徑長瀝關注組(農業園計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