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容邵武:如何與社區動起來—我的台灣埔里籃城社區的行動筆記,兼論香港的新農觀察

我將描述我和學生採取行動人類學、合作人類學的方式,進入到台灣埔里籃城農村型社區試圖和社區居民共同參與行動,建立起和在地社群的夥伴關係的個案 。

首先,我們讓社區居民能瞭解並一起實行計畫,評估在具體脈絡中,什麼是需要處理的具體問題。其次,有時當地人需要和外來者期待產生落差,通常會導致雙方衝突和誤解,有時當地人對於計畫或方案背景緣由,無法清楚。這過程便顯現了深度參與的重要性。

埔里籃城農村的經驗也促使我關注香港新界幾個新興自主的農業組織,台灣香港的政治經濟現況導致二個農業例子運作方式有所差別,例如我在埔里農田的行動往往將農田視為一個提供社會福利、休憩或教育等功能的輳合場域;香港的年輕農夫倒是真實的想以農為業,認真對待農業的最基本功能。然而由於香港的城鄉矛盾異常緊張,農鄉面臨巨大而迫切的開發壓力,農業與城市的關係非常緊張。

但是香港其新(無毒、自然)農業受限於農地的細碎和不穩定,它運作的模式似乎註定是遊牧式、拼裝的。初步來看,一塊農田,在埔里似乎被圈定是由在地人耕作的堅實土地,而在香港農田的物質性卻反而似乎隨著它的游移耕作者被帶到城市的許多角落。

Part 1

Part 2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