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老娘不幹社工了!」

【本網訊】在酷熱天氣警告下,一班社工離開辦公室,放下掛心的案子,走出來為自己發聲。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昨日開會討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有過百團體於公聽會發言,大約500多的社福界人士,包括社工和學生,從昨天早上開始聚集在立法會示威區(俗稱煲底),表達對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不滿。集會在早上開始,由社工、管理層和服務對象等人士輪流發言。

大約下午兩時,集會的人潮退去不少。身穿寫上「老娘不幹社工了」T恤的Wing 和朋友卻這個時候來到了現場。或許因為人少,她身上這句醒目的字句讓她在人群中更為顯眼。字句帶有不羈與憤怒,是不想當社工了?Wing解釋,自己不是不想當社工,只是不想當現在這種社工。

IMG_1029

跑數日常

看著人潮散退,阿wing說「無辦法,好多人只請到一節的假期。」但她堅持無論如何都要出席這個集會,甚至調動了所有行程和工作,為要騰空來到現場。

從社工系畢業後,Wing投身了社工這個行業接近一年,做長期病患復康服務,但工作內容,以跑數為主,她覺得沒有意思。「一日可能要跑五個個案,見個案,和他們傾、又要開預組。我覺得一個能力多好的人都未必做到。」長期病患復康服務主要從各大醫院、診所轉介過來,但有時轉介的數量不足,就會有壓力。

Wing的工作是要令到不願意參加的病患者加入他們,留下接受他們機構的服務。此外,她也要做新的項目,要去找新人。「見不夠人就會很大壓力。因為小組可能會開不成,少了一些人,就是少了幾節的人次,那裡也構成一些追數字的壓力。這一季不夠,下一季就要補翻,(機構期望)你又要再開多一點小組。」她坦言,久而久之有一種售貨員的口吻,要不停去遊說他們參加。

 

犧牲了服務質素

Wing語速略快,訴說跑數最大的影響,是服務使用者。「你滿足到數字的同時,又是否可以關顧到服務的人的需要?」她心目中的社工,是對人的工作,也是對人的熱誠。「不需要做多很多,只要多關心一句,可能一個電話、就可以跟進」但這份熱誠,在跑數文化下,完全做不到。「就算你好想維持到一定的質素的話,額外要花的時間是很多,但我額外的時間可以擺幾多落去呢?有餘下的時間我已經去了「開組」,可能有時我三節都要「開組」,到底我如何有餘下的時間去做Follow-up 的工作呢。

Wing指,政府的錢,都是由機構去調撥,「他們說很多錢都撥了去薪水上,但我們(前線)卻被壓價,又不夠人手。這樣的話錢可能是去了總幹事、首三層的人身上。但這些錢應該用在服務使用者身上。」

整筆過撥款未足以讓機構去恆常化運作所有服務。因此,機構仍會去申請大企業的資助。這個情況下難免有競爭,要「中標」,就要把價錢壓到最低,首當其衝的是社工的薪水和人手分配。「有時就是1.5人去做2-3人的工作。你人工再壓低一點的時候,就全行都做緊被壓價的東西。再引伸出去,就是你不接受被壓價,那我找一個接受被壓價的人回來做,這是一個很壞的風氣。」

IMG_0995

甚麼是整筆過撥款?

整筆撥款津助制度(Lump Sum Grant, LSG)已實行了17年多,時任社會福利署署長林鄭月娥在任內推行整筆過撥款津助制度,由以往的「實報實銷機制改為向社福機構每年提供一筆過資助。政府指出,這是令機構可以彈性運用金錢。然而,社福界一直有聲音希望可以改革制度,解決前線人手不足、社工「同工不同酬」等由制度引發的問題。Wing就是其中一名受影響的社工。

儘管要跑數、薪酬被壓,但她仍然肯定地回答,會繼續做社工,即使制度上有很多限制,她覺得自己在服務、在服務使用者身上得到很多不同得著。

「睇你點去平衡吧,如果你純粹因為LSG而做得好不開心,同工都好難繼續在社工界繼續下去。即使是多限制,你能夠從服務、在user到有很多不同的得著。應該會繼續做社工,希望不在社署下太多限制的機構去做,可能會開心一點,可能搵錢會開心一點,但社署旗下有很多條款要去遵守他,前線有前線的辛苦、中層也有中層的辛苦。」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