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勞工幹事六月停薪?街坊工友齊吶喊

【本網訊】今年勞動節,工人一如以往走上街頭捍衛權益:零散工問題開始廣受關注、移工朋友要求撤銷與僱主的同住限制、巴士司機希望減少工時。不過在遮打花園,街工三位勞工幹事高呼「工人唔係話炒就炒!」,既為全港打工仔發聲,卻同時也為自己呼喊。

沒有工友,還是街工嗎?

自3月開始,社運界開始流傳街工打算將勞工組解散、將資源投放於選舉工程的消息,三位幹事阿花(王曉君),Billy(黎治甫),阿英(譚亮英)的薪金,還有在旺角的辦公室將會在5月之後無以為繼。

「街工的議員參選是為了推動社會運動。面對財赤我們不介意去傾,凍薪、減薪……這些方案其實我們不介意,其實我們願意去傾。但我們的僱主很堅持要我們於五月三十一日之後走。」Billy 如是說。

按街工成員的說法,街工副主席梁耀忠於昨晚的特別會員大會上解釋,因為街工有財赤的情況,去到5月31日後就無錢出糧。但無錢出糧又不等同遣散,指明勞工組可以回去做義工。梁耀忠也說,自己可以出大約十萬至二十萬資金供勞工組運作,但現時將勞工組薪水和辦事處的租金算進來,他們一年要大約用七十萬。梁耀忠也表示,如果其他成員可以籌到錢,勞工組也可以繼續運作,只是之後他們就不會是議員辦事處。

但令勞工組和其他街工成員不解的是,為何只是勞工組三人,財赤的具體情況為何。「沒有實際數字,我們很難去接受這個原因。」阿英說。

IMG_0557
被打叉的「工友」字眼

工人學社起家

街工是少數植根於公共屋邨的政黨,其源起可追溯至70年代中期,民運份子劉山青在荃灣成立「新青學社」,為工人提供在育教育課程,同時喚起工友們的社會意識。梁耀忠、岑建勳及中原地產創辦人施永青等都曾在新青學社任教。其後劉山青在大陸被判反革命罪入獄、工人學校也因殖民地政府改革教育制度而結束,梁耀忠就提倡工人社區化,又介入了葵芳邨、葵興邨的偷工減料事件,與街坊一起抗爭。1985年,他們贏得涌中選區議席,並將學社改組為街坊工友服務處。

其後街工以葵涌區公共屋邨為根據地,成為葵青區民主派一大政治勢力。街工也同時營運再培訓中心,並設立勞工組,繼續昔日的工人服務。據勞工組成員所述,他們與議辦的分工主要是,前者主力做倡議工作,個案完成後也希望將個案連繫到勞工議題,實踐倡議工作,將個案拉到政策層面討論。;而議辦則以單獨個案為主,例如接工傷、勞工個案,也有追討賠償。

民運團體內部有民主嗎?

阿英認為,事情反映了街工內部出欠民主機制。「我們不斷說街工成員去參選除了是代表街員,也是要一些議席去領取資源,去推動工運。所以主導他們的薪金如何用,應該是整個街工去決定。但是,現時是一個人去做決定。」

未命名-1
街工勞工組的工人維權行動(資料圖片)

「作為爭取基層民主、作為爭取勞工權益的團體是不應該這樣的。」但阿英坦言,事情不可以只歸咎於梁耀忠,他們作為街工成員也是責無旁貸。「因為梁耀忠的公眾認知較高、以及因為梁耀忠的知名度,去做一些事情太方便,所以做成了街工成員的惰性,沒有跟街工的權力架構,以致梁耀忠在街工中的權力過大。」

「我們覺得自己不是簡單地做一份工,而是在參與一個社會運動。街工作為一個社會運動、勞工運動的團體,除了是僱員僱主關係之外,更應該建立一種組織內部民主的關係。」

梁耀忠接受其他媒體訪問時,表示勞工組說法跟事實有所出入,街工正在處理問題,至於是否保留勞工組則未有定論。

而職工盟下午亦發起五一遊行,超過二千名市民參與爭取定立標準工時、設立生活工資等訴求。學生團體「工學同行」則在遊行後舉行集思會,討論大專學界的人事風波、實習的勞工保障等議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