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黃偉國的最後一課

【本網訊】浸會大學教職員工會主席黃偉國不獲校方續約,將於8月底離職。黃偉國的教學表現一向不俗,在系主任的評核中獲得「very good」的評價,但校方解釋今年續約要求比以往高,要達至傑出教學(outstanding teaching)才能續約。由於有關做法前所未有,加上他多次在校長遴選機制及普通話畢業要求等議題上一直與校方抗衡,讓人質疑這是校方對教職員的打壓。

4月25日下午兩點,跟隨浸大新聞系講師呂秉權趕到課室,上黃偉國最後一課。這位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助理教授一如以往架著一副招牌圓圓的眼鏡,身穿藍色上衣,滔滔不絕,用英語講解簡報上的內容,總結「Political Movement: Chinese and European」課程的課題。談到面對當權者打壓的課題,他問大家可否說粵語,後來又改用普通話,彷彿要趁著這特別的日子證明兩文三語的能力,但語言沒有影響講課的態度,一樣都是斬釘截鐵。

浸大課堂在每小時二十分完結,誰知還要說考試的備忘,尷尬笑一笑,讓大家再給他數分鐘。

兩點二十六分, 坐在最後一排的傳媒人拿起鏡頭打算拍下, 但是沒有長篇大論,更沒有提自己與校方的一場角力,單單一句「Good sleep. Good luck and Goodbye」 ,放下麥克風,和學生寒喧幾句,離開課室。

呂秉權尾隨他步出課室,笑說以為他會有什麼感人肺腑之言。黃偉國回答,這種離開的經驗不是第一次,「之前在教院(現為教大)、珠海都有試過」。沒有再多說,便出發去聲援他的行動。

IMG_2812

場面冷清 學生沒有來

到場聲援的人不少,包括職工盟李卓人、教協主席馮家強、港大教授何式凝、浸大工會成員陳家洛和呂秉權、城大教職員協會主席謝永齡以及同樣為浸大畢業的何秀蘭等 。行動沒有大肆宣傳,發言一邊雖然人才濟濟,但聽發言的人不多。學生頻頻經過可能是趕著上課,可能未知是甚麼行動,可能學期尾都忙著做paper,過程中停下過腳步聽的,加上最後留下來的,大約有二十個。

黃偉國說:沒有特別在堂上提起事件,笑言自己不太懂得表達自我 ,「好多時候我想講係上堂已經透過案例講過。」

面對聲援行動場面冷清,他認為,這是你情我願,「既然我尊重個人意志,就要信任他們 ,不來代表不支持我,或許他們知道發生甚麼事情,對事情有個判斷」。

黃偉國又希望,今次事件能教育學生別事不關己,又說起剛剛課堂上提到凡事要問清楚,「5個學生去問、10個同學問、成個學系同學、二三年級的人去問學校發生甚麼事,可以給學校一個威脅,學校要交代。」

離開浸大 工會何去何從

離開浸大,還會繼續參選工會嗎?黃偉國說,工會的幹事會選舉已內閣制形式進行,除非有第二個內閣出來參選,或有「很多反對票」,「否則根據現時情況,有很多工會同事都很支持我們做的事情」。

他認為工會有一定重要性,「好多時候同事有事,第一時間會搵工會」,亦認同實際上需要有人保障他們免受管理層剝削和打壓,亦肯定過往工會能夠幫助到同事。雖然他承認工會正經歷風風雨雨,早前出現人士變動,亦有人有意傷害工會,但覺得「眼睛雪亮的同事都是邊個係忠邊個係奸」。

黃偉國呼籲同事,特別是已升職的同事,多關心校政並為此發聲,「而不是好似我這一類的合約制同事好似攞分工玩命,去做人地覺得和校方對著幹」。

IMG_2821

院校不透明的續約機制  

事情發展至今,工會和校方爭持不下。工會指校方有意打壓,校方的回應是 既定程序。然而,有關程序是內部決定。浸大在處理人力資源事宜上,並沒有學術人員自動轉職機制,所有招聘、升遷和續約個案均由相關委員會按既定程序進行,背後有需要考慮一籃子因素,包括院系運作及工作資源等。而大學指,為保障個人私隱,不會透露或評論個別個案資料。

校方續約機制不透明的情況不只在浸大發生,理工大學繼應用數學系有6名教員上不獲續約,應用社會科學系有至少8名半職實習導師不獲續約,這次學校以財政和資源為由。風氣似乎漸漸蔓延開去。

黃偉國不想今天和學校一刀兩斷,與世隔絕的一刻,未來會否再見,他說看緣分。最後一課看似平淡沒有驚喜,就像黃偉國鏡頭外淡然處之的舉手投足。

那之後有甚麼打算?「退休囉,咁樣自己先可以行得前」。人群散去,天下起濛濛雨,黃偉國此時大笑了兩聲,抬頭看天,旁邊的李卓人走過來說,「你睇,連個天都知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