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15-35歲青年對「青年發展委員會」及青年議會的期望

由張建宗主持的「青年發展委員會」將於數月內成立,是為政府回應青年需要的關鍵平台,惟委員會的具體內容模糊不清,亦未見針對性地諮詢民間青年。

為了解青年對社會參與的看法,民間青年政策倡議平台於今年二月至三月間訪問了接近500名青年,了解他們對「青年發展委員會」的期望。了解他們對現屆政府的看法 ,並就「青年發展委員會」的組成、產生方法、及實際權力收集意見,探討青年對社會參與的期望。

「青年發展委員會」淪為建制權貴分餅仔,貼地青年再次被忽略
從委員會組成來看,親中及建制的委員比例高,驟眼看已有近7成委員為中資背景、建制派或友好、或曾高調表示支持政府的,而僅得三位通過自薦篩選之一的青年更曾高調「反佔中」,令人質疑政府掩耳盜鈴,有偏聽之實。加上,委員會有不少是富二代等權貴人士,可見欠缺基層青年角度理解就業、住屋等結構性問題。

再者,委員會舊酒新瓶,將近一半的非官守委員由「青年事務委員會」過渡,令人憂慮會否再次成為執行「愛國」政策的機器。同時,24歲以下的委員僅得一兩位,根本無助政府理解最燥動、自主意識較高的年青一代,「真正落地」的青年人再次被忽略。

青年不信任政府,源於無權影響公共政策

調查結果顯示,青年人普遍願意參與制定公共政策,但政府卻沒有提供足夠的渠道及機會,更無向青年分享實權,讓青年人感到自身對政府政策的影響力非常細。而集大權於一身的政府卻失能,未能確切回應到青年的需要,只得3.3分,甚至讓青年感到政府毫無採納民意的空間,因而放棄參與社會,並逐步使青年與政府間的信任破裂,只得2.9分,同時不斷加重青年的無能感、無力感、及無奈感。

提高「青年發展委員會」民主成份,民選委員比例應最少達50%

面對青年對社會參與的訴求,政府重點以「青年委員自薦試行計劃」及「青年發展委員會」作回應。可是,7成人對試行計劃表示不了解,而「青年發展委員會」的代表性及影響力評分僅得3分,大部分青年更認為自薦青年比例太少,根本不能由下而上反映青年人的需求。 因此,「青年發展委員會」應立即提高民主成份,如9成受訪青年建議,透過民選方式,由全港青年一人一票選出青年委員,同時亦應由15-24歲的青年人主導,提高民選委員比例應最少達50%,才可有效吸納時下不同政治光譜及社會階層的青年,增加委員會的廣泛代表性。

賦予民選青年委員實權,擔當官方與民間青年的橋樑

除了提升「青年發展委會」的代表性,7成青年人認為此委員會應擔當官方與民間青年的橋樑。因此委員會應向民選青年共享權力,具體實權包括:1)參與決定會議議程;2)以青年發展委員名義舉辦公眾諮詢,能邀請官員出席;3)接觸並諮詢未能參與公眾諮詢的青年,包括在囚青年、居住在院舍的青年、性小眾、其他處於弱勢的青年;4)列席區議會及立法會會議等。

訂立民選且具實權的青年議會之時間表,由下而上制定青年政策

近8成受訪青年指政府應重設民選且具實權的青年議會,而青年議員的年齡亦應配合國際青年定義,介乎15至24歲,並 100%為由青年一人一票選出,同時必需向青年分享決策權,以真正回應青年的自主訴求。建議民選青年權力包括呈交議案予立法會、質詢官員、舉辦公眾諮詢等,促使青年自主自決,實踐自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