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手記

主流媒體對民間媒體的蔑視

做《基進報導》兩年半,雖然資源不多,但一直以來,也樂意與友好的民間媒體共享資源,因為小型媒體的弱勢是整體的,唯有互相幫忙才能維持。即使大家目的、理念不同,也會互通消息、交流心得,《基進》的文章出現過在《惟工》、《草媒》、《惟工》的相片也曾出現在《基進》。又講真,一個媒體大如電視台,也不一定每個source 都可以完全出自自身團隊;即使以往在報館工作,也偶爾要cap電視圖片炒稿,然後落個credit。對於一些只靠炒台、炒評論的媒體,尤其點名《立場新聞》和《852郵報》,大部分的報導材料更是來自其他媒體。

當然我很不欣賞上述這兩個媒體,以「新聞策展」為名,搜羅一堆材料和報導就當做一條報導出街,直到今天也如是。不過,至起碼他們也會告訴你新聞的來源,而全國政協何柱國先生持有、星島報業集團旗下的《頭條日報》,取走了短片都算了,連片段來源都要blur走。

問題的核心並不是大報館擅自取用小媒體的片段,作為民間媒體,本著資訊開放原則,完成了的報導刊登發佈後,基本上我們都任由公眾按共享創意4.0的原則使用(網站底部已宣告《基進》的內容是免費的共享資源),雖然也期望非商業性的改作,但一般而言即使是商業機構使用,我們也不會有任何反應,也沒有能力要提出起訴。

但向日葵花海的片段,肯定不只《基進》有拍過,試想如果今次被借片的是有線新聞、無綫新聞,《頭條日報》會敢不落Credit嗎?刻意採用小型非主流媒體的採訪成果,就是看準小型媒體連SD卡都買不起,肯定不會被同業反告的弱點;蓄意地拒絕credit,也顯示了一種大媒體對民間媒體、非主流媒體的蔑視。這種情況絕非只是媒體主管的決定,現時主流媒體的前線人員對民間媒體的不良觀感,認為民間媒體不專業、阻礙採訪。連帶是主流媒體(包括只經營網絡的主流媒體),長期刻意營造媒體「專業」、「深度」的形象,矮化「非專業」媒體人的努力,這種潛移默化令到前線人員和讀者,均只會認為取用民間媒體的片段,就只不過如同「網民提供」片段一樣廉價。

讀者們或者友好,可以做的事情比我們還多。除了以實質的月訂、單次支持以外,更可以在日常裡,拒絕你不認同的媒體採訪。同時作為民間團體的職員,我理解到在日常運作裡,組織者或倡議者始終無法忽視大媒體的影響力,在實際環境裡最終被拒絕的,往往是只有熱誠而欠缺資源的小媒體;但如果大家都能夠合力去抵制由資本家操縱的主流媒體,或至少對民間媒體一視同仁,已經能大大減輕我們的採訪難度,創造更多空間。

至於民間的獨立媒體也要爭氣,《基進》不打算、也沒有計劃要向新聞處和立法會確認自己「記者」的身份,不過民間記者在一些採訪場合的舉動、不合情理的提問、對弱勢者的不尊重,也確真引起公眾的質疑(其實主流記者一樣有)。記者不應該被「專業」所管束,但一些在社會裡慣行的共存共生默契,還是要先好好了解,即使要違反也要寫寫理據。

順道也介紹一下,被blur走的網站報頭是練黑龍的作品。近年的新媒體,多數喜歡現代設計標誌;惟當年新聞自由正被壓縮,網站改了名後,想找一位書法題起報頭,於是便找了在freelance拍攝工作時認識的書法藝術家練黑文龍幫忙設計,希望報頭能一如報格,風骨錚錚,繼續為無權者充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