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手記

寧可真相褪色

大埔公路車禍,救援爭分奪秒,直播畫面卻傳來不只一位主流媒體同工,要求搜救人員「畀多幾分鐘」,無論是為了傳送畫面訊號,還是要對好焦換好位置,這些行為對全個行業,不論是主流或獨立媒體,都有很大傷害。

或許這裡可以連同部分報章網媒直出血腥相片、置於A1、網站頭條一起思考。昔日我們未做非主流媒體之前,偶然都去過一些災難現場,當死傷者由災場抬出,有時見到攝影記者一湧而上,希望拍得最「新」的畫面;對於災難死傷者、或者自殺死者加以調查起底,放大家屬傷痛;對於涉事人物大加鞭撻未審先判。尤其是災難,當大家都未掌握很多資料時,已經要做出很多評論、判斷;新聞機構和前線記者,為了讓大家的即時判斷有更多資訊,就要盡力在現場搜集最多、最新的畫面。其實到底所謂的「影到」是想拍甚麼?記者在一個災難,或者事件現場是怎樣的角色?一張相片、一個畫面,呈現了幾多真相?差了3分半鐘,就會令真相失了色?

這些問題,不是想要針對兩位要求救援人員畀多3分鐘的記者,也不是要批評記者工作阻礙了救援——這種「慣手勢」必然不是只會在這兩位記者身上出現,而相信也沒有記者會真的存心去阻礙救援。要問的是,到底我們整個行業由電視台到網媒、新聞主播到公民記者,是如何去理解、認為我們聲稱要報導的「真相」?我對眼見到就係真相?真相是否要馬上、立刻、不經消化和編輯就能傳播開去?將翻起巴士的畫面即時地傳到電視台,對公眾來講是怎樣的意義?

我知道以上的問題,很多前輩都會用以專業決定作為一種合理解釋,然而判別新聞與畫面重要性的人,很多時都只坐在新聞部,遙遠地指揮前線工作,即使經驗老到也不會完全了解新聞現場的限制和實況,下達了未必有道理的要求。前線的採訪人員,也有責任去頂住一些不合常理的指令:如果在這件事裡,明知拯救行動是一個關乎生命——或者可能現場記者已知車上無人,但還是想要知道,3分鐘的落差是否就會令事件、真相褪了色?

前線人員只執行採訪主任的決定、按慣例行事(可能有些記者會視抬起巴士的一刻,同海關人員搜到毒品開記者會展示證據的photo call一樣)、追求重要的畫面方便剪接及描述事件。又或者前線人員將自己的工作(報導事件、拍攝畫面)放在第一位,忘我地去採訪、忘記了自己置身於一個怎樣的現場。這似乎不是個別事件,而是整個行業都出現的通病:為了採訪,原來大家可以去到好盡,而且是無底線地去盡。

之前去某大電視台參觀,主管級人員在錄影廠好自豪地介紹新的廠景值百幾萬、有touch screen、攝影機全自動控制,四百職員全日24小時提供直播新聞。新聞部有一條走廊,貼出了攝影師在旺角被示威者用利器行住條頸、伊拉克戰地採訪、船民營採訪的照片,這位主管說,這些相片印證了新聞工作者在危險裡,不怕困難報導真相。華麗的錄影廠,主播臉帶微笑地描述血淋淋的畫面,到底看著auto queue讀稿的他或她,當時心裡想著甚麼?在現場著緊畫面能否出街的記者,會否有一分半秒忘記了自己身在何方?作為報導者,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時刻緊記、提醒自己和同工:災難現場裡採訪,先是人,然後才是記者。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