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無聲世界 繪出共鳴

【本網訊】網絡上流傳一輯名為《我的無聲世界》的漫畫,以第一身角度描寫聾人和聽障人士的文化,用輕鬆的角度,分享他們在生活上的點滴。聾人與弱聽朋友,固然有所共鳴,健聽朋友,也恍然大悟:原來我們一直有所誤解,也可能有所偏見。

創作這輯漫畫的方包,未出生的時候患上德國麻疹,令到她只能聽見很微弱的聲音。

「小時候跟別人的溝通不太好,所以我在中、小學讀書時,不知怎樣跟別人相處,之後又聽不到老師說甚麼,所以成績很差,很多科不及格。還有不知如何跟同學溝通,覺得相處很難。所以一直都是一個人,但之後讀大專IVE、讀設計,我們年紀都比較大,思想都比較成熟,所以跟同學的相處都會開心一點。」

Image may contain: text

無聲的創作世界

方包的作品,很多都會描寫聾人或弱聽者在生活上的有趣事情。例如弱聽者不是完全不能說話,但未必會說得很清晰,於是去到快餐點,店員會以為她是要說英文或普通話;又例如,打風的時候,健聽人士可能會聽到很多風聲無法安睡,反而聾人或弱聽,卻可以繼續好好睡一覺。這些片段,都令大家會心微笑。

不論是Whatsapp來往,還是跟方包面對面對談,很多時候都會用上廣東口語。這是她在主流學校長大,一直以讀唇、口語作為溝通方式,跟主流世界交集比較多;聾人文化裡最重要的手語,反而比較少用;她說,定義自己是聾人還是弱聽,是以文化而不是聽力去分辨,因此她會定義自己是弱聽而不是聾人。不過她也說,自己跟聾人朋友也能好好相處,所以這個區分只是文化上的差異,而不是生活上的阻隔。

「我讀中、小學都聽不到老師說話,所以常常都在課本上畫啊畫啊畫,之後又看很多漫畫和慢慢找漫畫書看,慢慢就覺我很有興趣,然後又會自己想創作很多不同類型的漫畫給人看。我創作《我的無聲世界》的時候,會回想自己如何克服、面對困難的過程,所以慢慢感受有個畫面出現在腦海裡,然後就畫出來。」

https://fongbaoblog.files.wordpress.com/2017/09/21151739_1583985894996786_6122589316339374750_n.jpg?w=599&h=750

聽不見的創作空間

在中小學培訓出來的興趣,反而令她也走上創作、設計的路。大專在知專設計學院就讀,畢業後也從事相關工作,一邊工作、一邊創作漫畫。方包在以前讀書時,因為聽不到老師講書,又常常自己一個人在課本上畫圖畫,慢慢培養自己畫漫畫的興趣。不但是消磨時間,更是一種面對孤單的方法。直到今日,她依然隨身帶著漫畫簿,無聲世界的寧靜,反而帶給她更多靈感和創作空間,想到就會畫出來。

「如果我是健聽,反而可能沒太多想法和靈感。我覺得聽不到,反而會有很多靈感、感受。」

在生活上,創作者的靈感可以來自四方八面。方包未來依然以漫畫家作為目標,希望繼續用漫畫促進聾健共融,可是除了面對每個創作人都要面對的困境,創作自由的收窄,是跨越聾健都能感受到。雖然她的作品比較少涉及大政治的爭議,不過她亦感受到近幾年文化界瀰漫一種白色恐怖的氣氛。

「現在可能很多創作人,可以會有(自我)檢查,想想北京那邊怎樣看,覺得不可以出街,會自我審查,所以要好好珍惜創作人的言論自由。有機會創作的時候就要創作,我有些漫畫都會暗示香港社會有問題,例如我畫聾人看電影跟健聽的分別時,畫中的那圖電影就是《十年》。」

有得畫,當然是繼續畫,把握自由空間,去繪畫和書寫社會實況,正正是作為創作人和傳播人的責任:「我想更多搞笑、輕鬆的手法,不會太過負面,很簡單地表達、介紹聾人文化、弱聽人士,讓更多人認識我們。」世界無聲仿有聲,寧靜也能有共鳴。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