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九樓截電 八樓點光

【本網訊】五十幾位自治八樓的成員及聲援者,昨晚遊行到學聯會址,要求學聯停止收樓行動,當中有學生,亦有舊區街坊參與,學聯秘書長李軒朗亦曾經回到學聯,八樓成員及聲援者,向他提出三點訴求:

「一眾來自不同界別的同學及社運朋友、公眾人士,我們認為九樓應有三點承諾應該答應到。第一個是立即停止所有迫遷收樓的行為,第二是重啟八九樓溝通平台,第三是要進行一個有開放性的討論會,並且在討論會內要有學聯常委,及容讓所有想參與的人士,同學也好、社會人士也好,都要在入面。對了,這三點你會怎回應?」

李軒朗則回應:「(2月11日諮詢會)邀請了四間院校的常委出席,希望到時見到大家可以在正式的場合、公開的場合可以跟他們直接發表意見。我作為學聯秘書長,我今屆的職責很簡單,就是執行常委會和代表會的指示。今日我亦有同常委會方面溝通,他們叫我轉達這個訊息,今日暫時是這樣,多謝各位。」

自治八樓在晚上刊出行動宣言,據了解學聯曾向大廈管理公司表示,不能將太多人放上九樓。至於李軒朗,則在學聯逗留大約45分鐘後乘的士離開。

被稱為「自治八樓」的學聯社會運動資源中心在1994年成立,當時學聯希望加強推動社運發展,解決學聯每年換屆令社運經驗難以承傳的問題,近年經常支援相對弱勢、邊緣的社會運動,例如移工權益、居留權運動、重建運動等等。

八樓成立後,與俗稱「九樓」的學聯運作上出現分歧,九樓認為八樓運作獨立,八樓則認為九樓在社運議題上相對保守。

2004-2006年期間,九樓希望八樓分擔新會所及福利部工作,並將八樓的管理委員會置於學聯管治之下,八樓於是宣佈自治。直到2010年開始,重新向學聯周年大會提交報告。期後八九樓繼續以不同身位介入各類型社會運動,2014年更重建溝通平台。

不過,自從「退聯」風波發生後,八九樓關係再次跌到冰點,去年7月16日,學聯代表會決定全面收回八樓單位,據報導,九樓擔心單位被逆權侵佔,預留10萬作為法律費用。學聯於2月1日截斷八樓的電力,當時李軒朗指八樓另行註冊社團,已與學聯無關,不會再為八樓交水電費。而八樓則反駁,多次的諮詢會議都沒有常委出席,質疑收回單位的決定沒有民意基礎。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