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臥軌之後 台灣工運何去何從?專訪桃產總秘書長葉瑾瑜

【本網訊】約兩星期前,台灣發生歷史上第三次臥軌抗爭。

第一次的臥軌行動發生於1996年,正值台灣第一波資本外移去海外設廠,8家工廠相繼關廠。關廠工人在桃園八德路平交道臥軌抗爭。事後,勞委會想關廠工人提出勞工創業就業貸款,平息事件。2012年,勞委會控告大批關廠工人,要求連本帶息按月攤還當年的貸款。大約百名工人跳下台北車站第3月台臥軌半小時,這是第二次臥軌行動。最後,勞動部在2014年也決定全部撤回訴訟。

第三次臥軌,全面執政的民進黨沒有回應社會上反反對的聲音,在上台數年內第二次修改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引起社會不滿。組織行動的桃園市產業總工會秘書長葉瑾瑜事後反思臥軌行動,運動的本質與動員。LRG_DSC02548.jpeg

問:這次勞基法最荒謬的事情是甚麼?

答:賴清德(現任台灣行政院院長)說這次的勞基法修案,不會有老闆帶頭排惡搞的班表。他說老闆不會故意要整勞工排很爛的班表。但是我們要看到,台鐵工人就是政府帶頭排爛班表的受害者。他們的班表因為整個台鐵人力不足的狀況底下,運量還是要這麼多,班次還是要這麼多,他們只好用一個日夜休的輪班方式。

(日夜輪班方式:工作12小時、休24小時不斷重複的輪班方式,除了特休以外沒有其他休假)

為什麼這次勞基法要修得這麼惡,仔細去看條文,是因為交通部的問題,或者是衛服部的問題,醫護人員。政府自己衛服部人力不改善,所以才要去改勞基法。

問:這次籌備臥軌過程是怎樣的?

答:我們看到民進黨現在的態度、對於抗爭者的打壓,認為他們會非常嚴厲地對待抗爭者。因此, 基於要保護我的夥伴,整個準備過程可能沒有辦法現在立即就跟大家有個分享。

問:跳下路軌的那一刻心情是甚麼?害怕嗎?

答:其實我對於這次修案的憤怒其實大於被司法追殺的恐懼,當下沒有想那麼多。我都知道之後會面對的問題,下去的盡量都是清楚(後果)的,除非是現場真的很激動的民眾,我們沒辦法先跟他說。我當下的感覺就是…很臭,哈哈,因為台鐵的鐵路很臭,全身都是那個味道。

問: 為什麼這次選擇以臥軌的形式抗爭?

答:坦白說,我們當然對於當天確實已經工作一整天,然後要通勤回去的勞工,造成他們回家延誤,感到抱歉。但是我們會認這一次修案,會令勞工繼續在過勞情況下,再也回不了家。我不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很抱歉我們必須要這麼做。

在這個情況底下我們其實沒有什麼辦法,很多人會講:「你應該用合法的手段,怎麼用違法的臥軌抗爭呢?」

問:那為什麼不罷工?

答:我們必須要說,工人在法律上最有力的武器,我們都知道是罷工。但是行使罷工權的時候,都限制在勞工和老闆的勞資關係裏,即是沒有政治罷工權。工人對於勞基法的修案不能行使直接、合法的罷工權對政府施壓,那就是違法啊,那就跟臥軌一樣,人家又質疑你怎麼不走合法程序。

在條件上面,我們沒有直接罷工的條件。台灣工會的組織率才百分之七,就是100個人裏只有7個有工會。如果你沒有工會要怎麼罷工呢?就是喊而已。學生你敢翹課,等於你敢翹班,全部人翹了,你就等於罷工,但是沒有全部的人去翹班,就只有你變翹班。

社交網站照片,最左為葉瑾瑜.jpg
社交網站照片,最左為葉瑾瑜

問:你覺得這次的臥軌行動成功嗎?

答:在臉書上可能我接受的資訊會有一點偏頗。可是我覺得,勞基法隔天還是照案通過,一切如民進黨所言進行了,可能會在這個概念上你可能會說這個一點用都沒有。或者換個角度說,現場都是完全知情的、有條件的組織者,才敢做這件事情,覺得社會號召力不夠,然後去定論這個行動是失敗的。

其實這個議題不會那麼明確有一個受害者,然後也沒有一種同理、同情的調式,它是個憤怒的調式,但是社會輿論其實沒有像第二次我感受到那麼多批評的狀態。其實我們這樣去阻礙交通,鐵路也不是第一次啊,而且媒體講的影響班次和人次有點台誇大,因為我們那一天時間不算久,(月台)也不是全封。我不覺得影響那麼大啦,整個社會對於這樣子的抗爭是有進步的。

問:臥軌當天晚上我也在,觀察到場面挺混亂的,事情發展是你們預料之內嗎?為甚麼會這樣?

因為某程度上它是保有非組織性的群眾,運動本身就帶有這樣子的形式,因為不知道「他」在哪。在台灣可以用一個詞,叫「空氣動員」。

「組織動員」和「空氣動員」是兩種不同的形式。「空氣動員」就是你喊,你不知道會來多少人;「組織動員」就是你很清楚這個工會動十個,那個動二十個,當天要包一台旅遊車,你很清楚知道事情甚麼時候開始,甚麼時候結束。「空氣」不是一個組織去弄出一個運動,它是「我們去了、大家去了」,這個運動是屬於大家的,沒有人說了說。我覺得318(太陽花學運)是最成功的空氣動員,應該是長那個樣子。

問:你認為整個勞基法的運動的價值是甚麼?

答:民進黨很快就讓直接就過了,所以事情沒有到很深化的階段,但是有萌芽的感覺。我相信在這次勞基法大家談的都是過勞,但是工會怎麼組、怎麼運作、怎麼發展,這個是我們接下來盡量要去突破的地方。

我認為這一次的運動對於同年輕人有兩個突破。第一個,在勞動上面,關注自己的權益,以及知道用積聚的方式,才能可以真的長出力量;第二個,是看清民進黨,馬英九那個時代那時候的口號是「國民黨不倒,台灣不會好」,那我覺得最近的口號是民進黨的。台灣掌權和比較右派的兩大政黨,開始不被年輕人信任,這在政治發展上是有力的。

LRG_DSC02539.jpeg

問:政黨不被信任之後,工人自己可以有甚麼作為?

我覺得工人階級發展非常的緩慢,還是胚胎期,可以說是他是非常弱小的東西。它的發展就是面對運行這麼久的資本主義來說,根本沒有辦法抵抗。但是如果工人階級一直沒有辦法去長出這個自己的政治實力的時候,他們是非常的危險。

政府可以直接修法,他可以隨意告你,可以放任資本家剝削,可以讓媒體抹黑工會運動,有很多手段去打壓工人的力量。工人沒有什麼可以靠了。有所突破,就立刻被「鎮壓」,坦白說在發展上時非常辛苦。

問:工運往後要怎樣走下去?

其實工運在這次勞基法這個議題上不去看到我們侷限,要發展工會是完全沒有可能。因為運動只會限縮在到底你的薪資到底多少而已,與其他人沒有關係,和沒有工會的人沒有關係。因為這次議題的特殊性,被迫讓工會去面對那些問題。

工運上的議題,由於這次工會成員不太會受到這一次修法的侵害,議題不是你個人利益問題,而是整個勞動政策,如果不能去掌握到其他人,你等於是沒有群眾了。

後記

24歲的瑾瑜,大學爲畢業便投身工會,為要實現在社科中學到的分配公義。訪談期間,她的聲音已經非常沙啞,疲態也盡現,但是對於工會未來的願景及工運發展,她還是口若懸河。。勞工法修案抗爭之後,現在的她已正在參與另一場罷工-美麗華工會罷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