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街頭抗爭歷盡不公 專訪勞基法抗爭者代表律師黨苴睿

【本網訊】勞動基準法的修訂被民進黨政府和控制的國會通過,青年以臥軌的形式抗爭,民眾在月台上聲援。當時月台的人群中出現了一個穿黑色長袍的短髮女子,一邊拿著手機在社交平台直播,一邊被周圍的警察擋住,她是臥軌行動者的代表律師黨苴睿。「當時有人說不要「黨」律師,我還在想為什麼不要我?原來是不要「擋」律師,哈哈。」

 

律師被擋住了 委任狀被搶走了

然而,黨苴睿律師在整個與勞基法抗爭行動的「司法仗」卻非那麼輕鬆幽默。臥軌進行期間,律師們一直被警察擋住,只能在月台位置停留,未能接觸路軌上抗爭者。警察揚言:「如果你們下去 我們就即場逮捕你們。」她指,當時有一位同行姓李的律師,被推到路軌上,「成功企圖阻止警方有強脫她當事人衣服的行為」,但仍無法順利簽署委任狀,遭到警方與當事人隔離。 但根據台灣的法例,群眾有所行動的時候,警方若要作出任何拘捕行動,他們有權要求律師在身邊陪同,即使他們並未委任任何律師,也可以要求一名到現場當場接受委任。

由於未能下達路軌,黨苴睿律師只好在月台上將委任狀丟給路軌上的青年,希望能讓他們簽署委任狀,並受委任成為他們的代表律師。她形容當時有一名「光頭大叔」,身穿便服,在路軌上把委任狀都搶走,雖然他外表像一個普通的民眾,但觀察到他與警察的互動,「合理懷疑」他是一名休班的警員。台灣警察職權行使法第四條規定,警員在執行公務的時候必須身穿制服。黨苴睿指,這位大叔如此協助警方行使職務已經違法。她更解釋,縱使他是一般的民眾,警察也「放任」他在路軌上行動,沒有執法,令人不解。

圖片2.jpg
影片截圖左上角手上拿著摺疊紙張的大叔為黨律師口中的大叔

事實上,律師只要大聲講「那是我的當事人」,當事人也承認,委任程序便完成。黨律師指,雖然刑事方面委任狀的實際價值並不大,但「背後代表的卻是無價的人權」。

警察把律師騙走

律師們離開月台後,趕到達保安大隊,亦即是當時警方拘留他們當事人的地方。他們第一時間即與哨亭確認身分,並表示欲進入陪訊,但此時大門此時已被禁止通行。在大門口前,有一名警員要求再檢查一次律師證,但因該名員警並無任何編號,律師們請求她先出示警員編號,再出示律師證,但該名員警即下達命令:「擋起來!」,不讓律師進入陪同偵訊。

黨苴睿和三名律師被擋在外面,亦有律師被放行。但是要進去還是受到不少的阻攔。警方要求要有已經簽署好的委任狀才要放行。可是按照慣例,律師可以與當事人會合再簽,而當初律師為了滿足警方所稱「簽署委任狀後才可接觸當事人」的要求,早已經在月台丟委任狀,但又被搶走。黨苴睿形容這是她「執業生涯中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情」。

圖片3.jpg
黨律師與一眾律師參與勞基法的抗爭行動(黨律師社交網站圖片)

一位鐵路警察局的長官最後告知律師,警方即將把被告們移往地檢署複訊,而律師因此先行往地檢署。最後,他們發現一切都是「騙局」,法警對律師說根本沒有這個通報。她認為最令人髮指的是,律師一走,警員便要求當事人強壓手印,為製造警方資料庫之用,而十五位被拘留人士中有三名被成功留下手印的記錄。

早在2005年,大法官受理「《戶籍法》第八條規定請領換發新版身分證須按捺指紋」的釋憲案,認為人民的指紋留存建檔須有法律明確授權,稱有關做法違憲。那時候刑事局存檔的九百二十四萬筆指紋,如有留存必要,行政院也必須另外立法。因此,黨律師認,這個行為是違憲的,這些都是「人民的隱私很重要的一部分」。

「其實今天律師大意的地方是在於,我們不知道警察會騙人啊…不然我們一定不會決定會在警察那邊全部行使緘默權,請立即移送檢察官。」

拘捕律師

觀乎整個長達約一個月的勞基法抗爭,不合理的事情並不是臥軌行動前後才發生。在12月23日勞基法的抗議行動中,不到百名群眾在台北車站東三門受警方圍堵、押上警車, 現場有律師表明身分要協助時,更被警方帶走。當時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亦有回應,並澄清「並沒有任何逮捕的行動!」

圖片4.JPG
左:黨苴睿律師 右:李翎瑋律師

黨苴睿認為,這是毫無爭議的拘捕行為。依據刑事訴訟法第95條規定,拘捕訊問被告時,必須先告知:犯了什麼罪、可以保持緘默、可以請律師及可以請求調查對自己有利的證據。當天警察強行甚至在律師詢問法理依據時,警員指「憑警察執行職務」,有違條例之嫌,更有可能觸犯台灣刑法第125條濫權追訴處罰罪的第1款「濫用職權為逮捕或羈押」之罪,最高可判7年有期徒刑。

她表示,當時有四個律師被帶上警車。她說,「他們把律師總之就是載到很遠的地方,然後你很難回來,都是郊區…台北的各個邊界。」法理上,這樣的行動並不合法。而警方策略運用的背後原因則是希望把群眾的力量拆開。說不過去的理由,但卻是慣常做法。律師被如此對待,群眾亦如是。

風風雨雨過後,黨苴睿除了在律師公會聲明,更希望能夠召集更多的律師投身維護人權的運動,「假設我們有三十個律師可以出來控告這個警政署的作為,我們一個律師就可以請自訴代理人,那麼我們就可以有120個律師,可以讓台灣更民主,不會讓警察亂行駛權力。」

備註:訪問期間,桃園桃園市青年諮詢委員會的委員李翎瑋律師亦有在旁補充法律觀點,雖然這次沒有成為行動者的代表律師,但仍積極參與勞基法運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