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做好分類回收 為清潔工友營造安全工作環境

採訪海麗邨工友罷工事件裡,才叫做認識到清潔工人在怎樣的環境下工作,所以有時說採訪者這個身份,反而帶領自己走入了很多不同議題。當然對於勞工和垃圾問題裡,我沒有太深入的認知和了解,但就想到幾點想先抄錄下來,想跟大家討論:

清潔工人的職安健環境差,除了本身工作的厭惡性之外,也是因為香港在處理垃圾的過程和系統做得不理想,令到前線去處理垃圾的工友或拾荒者,都在一個危險的環境裡工作。舉個具體例子是,海麗邨工友鄧叔每日都要處理邨裡的大型垃圾,並要將這些垃圾放置停車位,加上居民會自行棄置大型垃圾,然後每兩三天就垃圾就堆積如山,而鄧叔的腳就是被一個座廁撞倒而受傷。

IMG_5142
海麗邨的垃圾山

再細看這堆垃圾,見到有床褥、有梳化,這些固然根本是可以繼續使用,有更多的小件垃圾也可以回收再造。現時很多屋邨都會有回收活動,但這裡大件垃圾許多時也不在此列,如果可以在屋邨有一個回收、重用、FREE嘢的平台,將理應可以重用的大小垃圾用類似不是垃圾站的方式共享,一方面減低製造的垃圾量,另一方面也令到工友在處理這些垃圾時可以更輕鬆。理論上有系統的回收、鼓勵分類,可以令前線工人的工作環境得以改善,這既要從制度入手,也要從公眾教育入手。

尤其是垃圾徵費實行在即,其實勞團工會、環團綠運、基層組織應該要坐低傾一傾,未來垃圾處理的藍圖。如果屋邨或社區回收分類做得差,而街坊又想逃避垃圾徵費,可能會令更多人不去經正式渠道處理垃圾,加重工友的負擔。比較理想的想像是,通過鼓勵回收和減少使用,直接地減低垃圾的製造;當然這時或許會有人擔心,清潔工友或拾荒者的生計會被奪走,所以在整個垃圾處理的系統裡,應設計一個資源回收站或分類點,鼓勵居民直接在指定地點分類及處理垃圾;工友或長者在一個更安全、固定、勞力較少的環境裡,例如在資源回收站定點工作,進行分類回收和揀垃圾的程序。

IMG_5090.JPG
剝削清潔工友,或許我們人人都有份

當然這是比理想的局面,在具體實行上或許有很多細節中的麻煩,但以分類回收作為方向應該是沒錯的。幾個月前停收紙皮時也討論過:這一類厭惡性工作,不應該是多勞多得的;而回收和垃圾的處理,也不應該被視貧窮長者的脫貧通道,應該被視為一個普通的工作,要處理的問題是如何保障工友能夠在一個有尊嚴和安全的環境下工作,當然工資水平和待遇,也必須要得到保障的。但外判制度下,外判商既會想盡辦法壓榨工人的勞動成果,也沒有誘因要去做好回收和分類,或者請更多人去處理現時的工作,根本是N輸的局面。即使未能馬上改革外判制度,也必須在批出合約時增加更多條款,逼外判商去做。

由衷地感謝每一位工友的付出,除了敬重他們的專業,也是另一方面的啟發:消費必然會製造垃圾,而製造垃圾的過程中,其實我們也參與在剝削的過程中。所以我們現在需要做很多很多事情去交功課:

  1. 廣傳、交換更多關於罷工的資訊,參與聲援工友的行動
  2. 在生活上減少製造垃圾,自行做好分類及回收。若果必須棄置的話,自行直接將這些垃圾帶到去垃圾站、FREE嘢平台處理
  3. 不要將鋒利、危險的垃圾隨意棄置,先做好基本的處理
  4. 減少不必要的消息和浪費

另一個題外話是,想起不少聽障人士/聾人因為學歷水平普遍較低,所以不少都會從事清潔工作,賺取微薄薪金,當中估計必定也出現很多剝削的情況。所以想看看勞團、聾人社群、手語譯者能否連結起來做些勞工教育的工作,讓他們都知道自己的基本權益和加入工會。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