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1215集會 聚眾青年討論筆記

在12月15日的集會後,有一些朋友對整個局勢、幾日集會都感到一點不妥的年青朋友,很自然地在煲底開展了很多討論。當中有很多來自不同年紀及議題的朋友,陸續加入了討論。

這次參與的年青朋友之中,有不少都有團體背景、或本身已經參與在議題之中,甚至很多時都要在鄉村、社區、校園、黨內單打獨鬥,疲於奔命,沒有定義自己是本土派。

起初主力討論的問題有二:通過修規後,我們如何繼續參與?補選以外,我們對香港的運動還有甚麼目標?

這個討論的開展,源於在煲底後方少數對「大台」流程、以及這幾日的情況感到不妥的年輕人,有人感到無力、連帶這三年來「散落社區」努力組織,卻無法凝聚更大的抗爭力量;也有人對大台一次又一次提倡下次目標是選戰,感到不滿。

在幾個小時的討論中,我們一共寫下15頁的筆記,既有組織者們的無力,也有參與者對大台模式的不滿。在討論也未開始熱烈之時有段小插曲:一些會眾走來後方,抗議討論阻礙其他人聽大台的發言,是對大會的不尊重。馬上引起討論者的反彈:「呢個咪年青人點解唔嚟囉!」有討論者質疑,尚肯出席參與的年青會眾都感到無力,但大台不斷去強調補選、或者呼喊出所謂激盪人心的不敗口號,似乎沒有回應大家心裡的無力或挫敗感;而這種政治家在台上、聽眾拍手的模式,也不是會眾所渴求的,而心中生氣的感覺也無從處理。有會眾也質疑,到底「非暴力」抗爭的定義是甚麼?掟磚與靜坐之間沒有更多可能嗎?

亦有討論者認為,311補選不是壞目標,也是政治再次動員的機會,關鍵是能否把握機會去做轉化工作。沒有實在議題的政治動員、只重政治演說的聚集,最終只能如東北13人案後的集會一樣,浪費了民氣。有朋友認為,集會現場發生過傳統泛民對本土派不友善的情況,正正突顯了傳統泛民一貫不包容的作風,令人卻步;泛民本土應該互相檢討集思,尋找接點想像如何為共同目標抗爭。有眾志背景的朋友也承認,即使眾志青年在台上發言,也不代表他們能代表年青會眾的意志——當然會眾仍會支持他們,但那個參與在大台體制的時刻,並不能代表青年。

有朋友也提起,在社區裡最願意接單張的是中小學生,但Y/Z世代只有很少平台會組織學生;即使大家普遍不喜歡被代表,但不等如不需要共同參與的平台承載。亦有聲音認為,當議題參與者在社區全力參與,但外間卻沒有得到傳統泛民支持者的支援,這部分可與太依賴社交媒體有關,會眾應有更多見面、爭吵問題的時刻。亦有討論者認為,組織者之間沒有交流,再堅持的人都會疲憊、痛苦的時候,卻沒有互肚苦水和分享好經驗的平台或機會。而今次的聚眾應如何轉化?投入社區組織者的議題幫忙?成立組織?

討論者將會整理15頁的筆記,商討過後,明白未必會組成組織,也明白即使走在一起,也不一定有之後的答案;本身已肩負議題的人,也未必有心力去起動一個定期的聚會,但一次討論既不能完滿討論,也不能得出結論。在1/1元旦遊行後,再次進行debriefing :可能討論面向更廣大,既是繼續討論未完的話題,也會讓各參與者繼續交換資訊。具體操作,有待今次會後留了聯絡的朋友討論,會繼續開放參與。有與會者強調,這種討論必定與大台的時間表相撞,但下次要好好處理與大台支持者的關係,既不是以拆大台為目標,亦不要令討論演變成備受質疑的另一個大台。

一條留言

  1. 立法會議席不可再失,但取回亦改變不了高壓政治。回到各區街頭組織運動,是與在位者繼續爭持的希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