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留意開新界鄉村的朋友,大概也見到最近荔枝窩村民因是否改作民宿問題引起村內兩派爭議。當然作為鄉郊保育的支持者,理應贊成能保存鄉村景觀和農耕活動的聚落形態,但村內的政治情況複雜,誰是誰非,作為局外人確實難以評論。既然略懂新界史地,也想向大家補充一些背景資料,亦搜集了一些文件希望有助大家討論。必須強調:部分內容可能比較難明和有爭議,而關於村務的部分並沒有一手資料,亦沒有做過查冊,因此推論只作參考。

荔枝窩是一條客家圍村,村內主要居住曾、黃兩大姓氏,但按村代表名單來看,兩位原居民代表都是曾姓,可見曾姓的勢力比較大。荔枝窩村民在2015至2016年間,組成了「培成堂鄉事基金會」,曾經在荔枝窩村的Facebook上發佈過少量資訊,值得研究。

當然,首先我們要了解「培成堂」是甚麼,也即是「祖堂」。常留意新界鄉事的朋友,大概也知道祖堂是一族人/一房人處理族產的實體。而「祖」和「堂」是有些不同的。

「祖」一般是以先人,又或者一族的開基者創立,並由創立人的男性嫡系子孫相傳,因此「祖」通常是人名,例如「鄧輯伍祖」、「文永壽祖」等,這些「祖」一般都是當年比較重要的祖先。在實際運作裡,通常「祖」會被稱為「太公」、「太太公」,後者的地位又會比前者高。

至於「堂」,通常是指「祖」或一些「祖」所賜予、供給的土地作為集體產業,並建立由親屬組織出來的集團。這些「堂」可以實質上有一個實體地方,也可以是一個概念,作為族產的管理集團。理論上,「堂」是不可以變賣或轉讓,也不得分家或割出,只能以父系親屬承繼。在新界西部有些「堂」以「會」的名議出現,例如「水塘會」,但當中的歷史尚有待發掘。而「祠堂」也可以一種「堂」,所以當年侯強所講的「只要有錢祠堂都可以賣」,可能也是在講祠堂地。

政府承認大約4000個「祖」、2000個「堂」,佔地4萬平方公里。現時「祖」和「堂」都是由一房/一族的成員選出司理管理,買賣需要得到地政署同意,根「祖」的司理未必需要入契,而根據《新界條例》,「堂」的司理則要入契,理論上祖堂司理成員的名單都可以向民政署查詢,而出任司理也要向以前的理民官、今日的新界區民政事務處註冊,需要得到民政處的批准。另外也順帶一提,新田我見過一些「祖」(蕃田莘野祖)、「堂」(蕃田明德堂),能夠成為認可鄉村,當中也應該有很多歷史原因。

HK_LaiChiWo_MainEntranceGateway
FEATURE PHOTO 由 Chong Fat – 自己的作品, 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3.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2432945

理論上,祖堂地買賣(有時可能連租約也是)都需要得到司理的簽名同意,大部分的祖堂地甚至需要「所有」司理的簽名(當然也有例外,是正宗的「各處鄉村各處例」)。因此,祖堂司理也鄉村裡的政治權力,分分鐘比沒有實權的居民代表還要高,也可能出現更激烈的權力鬥爭。

回到荔枝窩村,「培成堂」很可能就是荔枝窩村曾氏的一個「堂」,它既是村內一個地方名,也代表可能這些地方的LOT均是「培成堂」的族產。按網上資料估計,由於這個基金會開放予所有原居民參與,所以應該不是直接處理族產的機構。基金會由三房曾氏、一房黃氏組成,資金來源既有族產收入(據網上資料,培成堂擁有粉嶺「海聯」的權益,而「海聯」很可能就是海聯廣場,也不排除有其他原居民氏族參與)。

我沒有查冊去證實村內有爭取的土地是否都屬於「培成堂」,始終不是要揭露甚麼黑幕,也無必要花錢將土地文件起底。就網上帖子可見兩位村長曾亞七、曾偉業,以及民宿主要的反對派曾光,當時都有參與組建基金會。當然我也無法證實三位是否同一房人,但不能否認的是,如果土地屬於祖堂地,爭議就更複雜。即使如部分村民的意願起公路接駁市區,也不一定能大舉起丁屋發展。

祖地與堂地,是祖先留下來給子孫世代永續的土地,在今日的角度看不但不落後,反而也是認定今日我們常提起「土地共享」的理念。可是土地價值愈來愈貴,土地能帶來的利益也愈來愈高,周不時引起堂內兄弟同室操戈、甚至暴力事件。祖先們選擇了在一片土地上立村開基,以祖堂名義限制後人不得出售族產,也許他們正正是希望子孫們能夠守護這片土地,不要胡亂開發。

參考文獻:

《管治新界——地權、父權與主權》張少強 著 2016

《中港邊界的百年變遷:從沙頭角蓮蔴坑村說起》 阮志 著 2012

香港法例第97章《新界條例》15條:

如以任何宗族、家族或堂名義,根據租契或其他批予、協議或特許而持有從政府取得的土地,則該宗族、家族或堂須委任一名司理作為代表。每項該等委任均須向適當的新界區民政事務處呈報,而民政事務局局長在接獲他就該項委任而規定的證明後,如批准該項委任,須將有關司理的姓名註冊,而該名司理在發出訂明的通知後,並在經民政事務局局長同意下,即有全權將該土地予以處置或以任何方法處理,猶如他是該土地的唯一擁有人一樣,並須為該土地的所有租金及收費的繳付,以及所有契諾和條件的遵守負上個人法律責任。每份與任何宗族、家族或堂所持有的土地有關的文書,如由該土地的註冊司理在民政事務局局長面前簽立或簽署,並經民政事務局局長簽署見證,即就所有目的而言,均屬有效,猶如該份文書是由該宗族、家族或堂的全體成員所簽立或簽署的一樣。民政事務局局長在有人提出好的因由時,可將任何司理的委任取消,並可挑選新司理及將其註冊以代替該司理。如持有土地的任何宗族、家族或堂的成員在取得土地後3個月內並未委出司理並證明該項委任,或在更換司理後3個月內並未證明已委任新司理,政府即可將該宗族、家族或堂所持有的土地重收,土地一經重收,即為已被沒收。該項重收須以在土地註冊處將該土地的註冊摘要註冊的方式完成。

培成堂基金會的討論資料
https://www.facebook.com/LaiChiWoVillageliZhiWoCun/posts/1259163150793364
https://www.facebook.com/LaiChiWoVillageliZhiWoCun/posts/1151185401591140
https://www.facebook.com/LaiChiWoVillageliZhiWoCun/posts/126035697734064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