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手記

公民記者作為身份,帶自己走入運動

盡量不寫太多手記類文章,一來是之前調查的過程十分敏感,不能披露太多;二來即使有個人的感受,都已經在報導中評論,或者通過被訪者表述。但剛完成那個關於置業階梯的報導,有一些對傳播、公民記者的新想法,所以要記錄下來。

剛完成的報導,花了超過三日製作,遠遠超過預期,單單是手語都花了兩個鐘頭錄影。用大量時間做一個悶、公眾不感興趣的議題,並不是因為「重要」才做。政府近年提出一些新政策,都會用新、等定的名詞,某程度上就係想將複雜政策簡化做三四粒字,然後到去輿論時,就將事情簡單地二分。因為主流傳媒無法在限時內傳遞更多內容,讀者也不願意了解更多,無論是「一地兩檢」好、「置業階梯」也好,這些詞語對閱聽日而言都很熟悉,卻又很空洞。

所以做手語報導是有意義的,如果一個議題,或者一個政策不能夠簡單地用手語表述出來,除了聾人無法了解事件外,某程度上都反映到議題不容易被大眾明白,包括且不限於是健聽的大多數 — — 包括我們自己或身邊同樣有參與社會議題的朋友。這些長達5–6分鐘的「解構式」報導,也附有強烈的批判觀點,主要的服務對象是社運、公民社會中較少接觸這個議題的朋友,讓大家都可以一起深化或認識較為邊緣的議題。

另一個體會是,由於自己任職的組織關注的議題十分集中和專門,投身工作崗位後幾乎沒有時間再認識其他議題。還好保留了另外半職時間和空間,真的變成了公民記者。在思索《基進》未來的時候,偶然再次接觸聾人議題和手語運動,靈機一觸下,在沒有計劃之下開始提供手語傳譯社運/議題報導,每一條發佈的短片都加上手語傳譯。

民間媒體除了在題材上要尋找自身的獨特性,也要思考自身的報導是否合乎字裡行間提出的倡議、能否參與在運動之中。加設手語社運報導,正正是想突破只靠題材突出的媒體慣性,也利用公民記者的身份,將自己和媒體帶入運動當中,擔任或者開拓一些崗位。即使上述的目標通通不能做到,至少也將資訊傳遞給一班過往較少接觸的群體。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