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大坑街頭巷尾,不少舖頭都在店外提供長凳,區內的居民和上班族,都喜歡在這些空間打躉吹水。

姚嘉欣也很喜歡在這小社區工作,她在一間賣環保海鮮的公司做市場推廣工作,由大學時代做兼職至今已經六、七年。她認為,這份工作也是一種社會參與:「環保海鮮即是生長速度較快的水產,相對之下比較能夠抵禦過度捕撈。我認為環保海鮮是可持續、對地球相對友善的,所以我也認同公司的宗旨。」

姚嘉欣的生活看起來跟一般打工仔女無異,平日忙於工作,然後放假去船P、消遣。不過,相比起大多數上班族,她依然願意抽時間出席示威遊行,即使投放的時間比以往少。 姚嘉欣大專時代曾經上過劉小麗的課,後來入讀樹仁大學,唯然沒有加入學生會或上莊,但也會積極參與學生運動:「那時候總會覺得,如果有街動發生了甚麼事而我不在場,我的心會很不安樂……即使我知道我的出現不會改變甚麼。」

10631125_1470999339843357_968443701660697599_o.jpg
樹仁大學罷課委員會

曾經是不用返工的人

這個想法,三年前將她帶到遮打道街頭,成為72511的一員;暑假之後,比同級同學稍大的她身邊朋友很多已經畢業:「而我剛好是不用上班的人,總在想可不可以做點事情呢?於是便加入了樹仁罷委會。」

「雨傘運動最深刻的,可以說是那種落差。有時在金鐘過了夜,坐車過了兩個站後,餐廳舖頭照樣開門做生意。那時很難以置信,明明在幾公里外正在發生大衝突,但其他地方可以乜事都無。原來城市依然繼續運作,大部分人生活如常。」

「出來工作之後,不可以說是明白,至少是理解——那時我整整兩個月沒有返兼職,老闆是開明的人所以也不反對;今日全職工作,即使老闆批准我放一日假去遊行,但我要見的客不可能因為我被捕而等多我一日。」

10432489_1482471745362783_344967823554250080_n.jpg
雨傘期間,在街頭聽樹仁大學張少強老師講課

現在是要上班的人

這種理解倒不如說是「面對現實」,香港的風格就是資本主義牢牢地掌控人的上班下班時間,令你連參與抗爭的時間都沒有,反抗建制的力量自己減少。

「但我還是會做的,即使所做的不多。」姚嘉欣說:「有次去完船P,在車上跟朋友講起佔領運動,他說:『我反對激進的抗爭……為甚麼學聯當時不把握機會跟政府對話呢?』然後我回應說,為甚麼這個城市的未來,不是由大家一齊負責、然後我們將責任全部放在那班同學身上?」 「有時就是會有這種對話,即使改變的人很少,車上只有七個人,但如果能夠令他們知道社會上的另一種聲音,我覺得才有改變的可能。」

姚嘉欣身邊有不少所謂的「社運人」,散落在眾多團體和議題之中,既然自己又抱有熱誠,為何不學他們入行?「我自己從來不是、也沒有想要做組織者的角色,又或者覺得自己沒有這種能力;反而想對身邊的人做多一點……其實從來都沒有『選擇』過做或不做吧。」

「黎明前得黑暗,當然是很黑;即使有些朋友去了坐監,依然覺得情況也不是最差最差。不過記得那時,警察在我們前面,過了幾個不安的夜晚,天光的時候天空很美,然後就會覺得希望是會出現的。直到現在,我依然如此相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