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本網訊】二十多年前一個凌晨,古洞麒麟村傳來一陣巨響,剛好未睡的黃伯趕緊從家裡跑出來,「見到一個客家婆,從斜坡上面跌下來,我趕緊救起她。」

據資料顯示,黃伯在1979年修建了一道15-20呎高的斜坡和行人路,當時的黃伯住在麒麟村二十幾年,都未見過這種意外,事後他在斜坡上圍起欄柵,以免再有人墮坡。 Continue reading “是時代的錯,不是佃農的罪"

有屋無契不是罪

今年三月,吉隆坡甲洞占利新村發生一宗縱火案,村民懷疑事件與地產商有關,到警署報案,但事件不了了之。

占利新村是一條華人居民為主的「新村」,其源起於70年代馬來西亞政府將土地批給私人公司採石,但土地範圍裡仍有人居住,於是公司與居民口頭協議,在批給土地的範圍邊緣撥地讓居民起屋、耕作。當採石權終結後,公司打算將土地改作多層式住宅大廈,於是就提出賠償以換取村民離開,但金額不高、亦未有處理居民安置的問題。由於公司持有土地地契,於是決定將村民告上法庭,指他們「佔用」私人土地。 Continue reading “有屋無契不是罪"

黃志俊:白腊豐富的濕地被破壞

白腊不包括土地,位於西貢東郊野公園,近萬宜水庫東壩,有一個偌大的沙灘稱為白腊灣,是夏天假日遊船河熱門的停泊處。這個不包括土地在2013年曾進行分區計劃大綱草圖,把超過兩公頃的土地規劃成可以興建79間村屋的鄉村式發展用途,環保團體大力反對把這片濕地破壞Continue reading “黃志俊:白腊豐富的濕地被破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