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益茶樓,不僅僅是古洞村內現存的唯一一間茶樓,更是村民的聚腳地和資訊中心。錦益聞名的程度更是每個經過古洞村的「外人」也知道的名字,可以稱得上是古洞的地標。她自一九六一年起便座落於青山公路旁,每天上演著不同的精彩的情節,可以是平淡如水的晨運伯伯邊自助埋位開茶與街坊閒聊的日常生活,也可以是村長調解各位爭執、處理全村事務的「辦公室」

img_8337

錦益同時也見証著古洞村由六十年代農田遍地,至一個工商業發展蓬勃、自給自足的村落,到經歷種種的政府規劃帶來的衰落,以及成為面臨著成為香港的東北「新發展區」而來到的拆遷命運。錦益的歷史、錦益的位置和錦益的功能也使錦益成為古洞村獨一無二的公共空間。

甚麼是公共空間?是任何有不同地位、不同性別、不同工作、不同年齡、不同價值觀的人也可以隨意進入,並進入不同活動的地方。該地方不僅僅是一個點,而是因為整個地區的特性而形成的,這個點也會持續地改造整個地區。

古洞村的MK

在古洞,錦益是個點,而創造著她的是過去和現在的周邊地區。錦益會成為全村的聚腳地並非偶然,而是因為她位於整個古洞的市中心。如果錦益是熱鬧的西洋菜南街,錦益的大馬路區和田心區,便是香港的MK

古洞村沿一九一四年建成的青山公路開始發展,在公路向周邊擴散,漸漸成為一個大規模的非原居民村落。自一九四九年戰後大量人口從內地走難而來定居,帶來了古洞的農業發展。後來香港工業發達,古洞北部依靠鄰近深圳的地利發展起不少工業包括醬油廠、木廠、食品廠等等。在公路的南邊更形成了一個市集,供應村民日常生活所需。古洞在農業、工業和人口上的自給自足以及原居民鄉事派轄下的村長制度均是非原居民的罕有例子。

img_8334 (1)

而當中公路兩旁的大馬路區和田心區,便是整個古洞的市中心。有著在公路旁邊的地理優勢,使商住發展發達。在1949落成的菜站、1961年營業的錦益、1969年村民集資而建的村公所以及公路南邊的市集,該區掌握著全古洞的生活、經濟和政治命脈,更使該地成為全村村民每一日的必到之處。

到現在,古洞即使經歷式微,包括80年代收回公路南邊的部份土地興建粉嶺高速公路,拆卸了不少住屋和把受影響的村民搬至上水彩園村,把以前的商鋪搬至古洞街市,隔絕了公路兩邊古洞村的來往和90年代開始的斷斷續續的發展計劃;農業、工業和人口的銳減,錦益所處的大馬路區,依舊是整個古洞的中心。在錦益門外的停車處,更一直以來都是不同節慶上演戲棚和相關娛樂節目的地方,不只所有村民都聚集至該區,甚至能吸引上水、元朗等地的居民來參與。

錦益的成「公」之路

除了錦益的周邊地區因素使錦益能成為古洞的公共空間外,錦益自身的因素也不容忽視。

60年代錦益營運前,古洞已有不同的茶樓,為古洞提供飲食這經濟功能,然而錦益鄰近馬路、菜站和村公所以及她的大面積卻使她慚慚取代古洞的其它茶樓,成為古洞最重要的茶樓,為村民提供政治和社區功能。錦益可以成為村民清晨交菜至菜站後、進出古洞、到市集買賣後的休息用餐處。據從小在古洞長大,現已七十多歲並接手錦益的前村長良叔表示,以往的村長皆會在錦益處理公務,甚至在村公所建成後,村民有事也會到錦益找村長,可見錦益某程度上是取替了原居民村祠堂和古洞村公所的功能。

80年代後,隨著粉嶺高速公路的建成以及農工業和人口的衰落,村內的茶樓難以維生,最後只剩下錦益一家,良叔也指出現在的錦益難以維持生計,每月需要倒貼多達三萬元。在錦益失去她的經濟功能的同時,她的社會功能和政治功能反而愈見重要。除了她自身的優越的地理位置外,更是錦益老闆的功勞,正如接手錦益七年的良叔。

img_1320.jpg

錦益我話事

良叔的前村長身份使其有充夠經濟能力和人際網絡,也有心去把錦益成為一個維繫整條古洞村的公共空間例如長時間的開放、多元化的食物供應、不論光顧與否也能隨便打發時間、僱用當地人作員工、便宜的麻雀抽水、甚至時過時過節的聚餐、某家某戶的滿月酒和宴會、酌量免茶錢和賒數的人情味,正如良叔所言,古洞村沒有錦益,就如死城一樣。

作為公共空間,錦益多為年長村民的聚腳點而缺少年青的村民實有其限制。然而,自從東北新發展區這件事後,50多年歷史的錦益也產生了一些變化,成為了全村的社會和政治中心。2012年10月起,村公所不讓關注組開會後,錦益便成為了關注組開村民大會,集體議事,發表意見,互通最新情報的地方,更曾舉辦記者會。

問及前村長良叔為何願意幫助與現任村長立場對立的關注組使用錦益?良叔指因為不滿村長無所作為,不能以全村利益為先。當然良叔的得高望重,面對現任村長以及有錦益股份的鄉事派侯志強,也能說一句:「呢度我話事」。

古洞北新發展區已完成第三期諮詢,政府在不同的反對聲音、對選址是否必須、發展是否公義和對陳茂波的利益衝突的質疑下,也無視民間立場,寸步不讓。50多年歷史的錦益茶樓見証著整個古洞村的興盛、衰落和抗爭的故事,也承載著三千多名古洞村村民的情感,能否不因為經濟發展就是硬道理,其它一切公義和情感不能量化便理所當然要犧牲?在老式鄉村茶樓已成絕響的今日香港,希望我們能把錦益作為市民的公共空間而保留下去。

(文章於2013年撰寫,原刊於古洞故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