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鳳池村的村口,這三個月多了一個帳篷,成為了三村村民吹水聚腳的地方。每天晚上,村民來到這裡討論橫洲局勢、討論社會大事、討論被絕育的小狗能否還找到伴侶。

IMG_8233
吹水站起初的樣子

晚上8時許,永寧村的江夏黃伯從朗屏村買來了沙薑雞飯和啤酒,鳳池村的另一位黃生則在吹水站掃地,剛剛好遇到楊屋新村的田生夫婦飯後散步。這個位於朗屏邨巴士總站對出的村路口,三個月前因為地政強行入村,被村民設置了守村路障。村民起初日夜輪流留守,後來氣氛暫時緩和,漸漸成為了村民晚間飯後的「吹水站」。

5月2日,元朗地政處與警方突襲三村張貼憲報,宣佈根據《收回土地條例》及《道路(工程、使用及補償)條例》以發展為理由,將橫洲三村私人土地收回成為官地作公共用途,土地約於8月2日後收歸國有。村民聞訊阻止失敗,更有人因此事被捕及檢控;另一方面,有村民的家園和田地2015年時被沒有劃入發展區內,但卻在兩年後才突然被收地。

IMG_9832.JPG
村口的黑板,倒數著橫洲三村的命運(攝於6月17日)

昔日交流不及今日

有街坊曾經分享過,過往三村村民不一定有來往,事實上三村(永寧村、鳥池村、楊屋新村)在地理上的距離不算很近,來往永寧村與楊屋新村一帶的路程也要十至十五分鐘。三村之中永寧村屬非原居民村(無原居民祖堂或宗祠),鳳池村、楊屋新村都是原居民/非原居民混合鄉村;但兩村受拆遷影響的地帶均位於非原居民聚落,也位於村界的邊緣地帶。三村的命運,因為拆遷才連成一線,而村民也在這一兩年間互相認識;而在吹水站出現後,三村街坊的關係,也因有地方聚腳而熟絡。

除了是街坊的聚腳地,吹水站也是村民收風放料之處。有些較少走出來抗爭的街坊,路過吹水站時也會向比較活躍的街坊了解最新的局勢;村民也會在站頭,與外間、市區來的支援朋友聊天,讓他們認識橫洲三村的故事。旁邊的小黑板,則倒數著8月2日的死線。

IMG_8815.JPG
永寧村村民江夏黃伯

土地正義何從彰顯?

吹水站起初有帳篷,讓支援朋友休息和放物資,但後來這個帳篷因使用率不高被收起。任職三行的田生從家裡拉電和駁電線,這些功夫都難不到他:「要村民齊心、有聯絡聚腳的地點都是好事,不是烏燈黑火」;江廈黃伯則從家裡帶來了枱凳和支架,讓村民和支援者有位可坐:「還有這些雨遮也是我拿來的,都是為村民們擋一擋風風雨雨。」另一位黃生則負責日常的衛生和打理:「看看帳篷是否穩陣,有個地方給大家吹吹水都不錯。」

政府已經宣佈橫洲三村下週將變成官地,屆時不論業主、寮屋戶都成為了「官地霸佔者」,親政府媒體必定指摘村民無視法紀、阻人上樓;而他們也不會告訴大眾,橫洲本來可以興建萬七個單位,但旁邊的棕地因有鄉紳勢力,可以免於被收地之餘,更獲批短租約將霸地「合法化」。犧牲百戶村民居住權之後,只換來四千個公屋單位。土地正義,何從彰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