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地,係2010年全港約有6,000多名聽障學童,部分學童的「語言歲數」僅及實際年齡一半。中文大學研究發現,以手語同口語混合模式教學,有效將「語言歲數」與實際年齡拉近,每年可追趕1.5年的「語言歲數」。係首批參與計劃的學生入面,有半數經過約2至4年混合教學後,其表達能力已達同齡的健聽學童。

根據政府統計處2013年的統計數字,全港有15.5萬多人聽覺有困難,但註冊的手語翻譯員唔足10人。而有關手語翻譯員的評核考試,以往都係由坊間的機構籌款舉辦,而在9年前更停辦。雖然政府在2015年重新投放資源,資助機構培訓手語翻譯員,但最快要到2018年,學員才可考牌。

其實有冇諗過香港有15.5萬的聽障人士,係佢地入面可以學識手語的又有幾多個?根據政府統計處於2014年發表的第62號專題報告書,有關殘疾人士資料,全港15.5萬名聽覺有困難人士中,只有3,900人懂得手語,僅為2.5%。為何聽障人士中不懂得手語?係政府推行融合教育後,大部分聽障學生都裝了人工耳蝸,跟健聽學生一同上課。主流學校不會教手語,全港只剩一間聾人學校,手語逐漸變成消失的語言。香港人成日話要捍衛廣東話,因為代表住香港人;其實聾人都一樣炸,佢地雖然仲係學生,但佢地一樣捍衛緊自己的母語。

其實大家要明,一個聾人帶了人工耳蝸唔代表一樣可以好似正常人聽到,因為手術唔一定成功,比較好彩的咪好似陳芷瑩(Bowie)咁,佢帶了助聽器聽得比較好,但佢都唔係咩都聽到,有時同佢出街好嘈的地方,佢都會叫我講多幾次,再唔係就叫我做手語,但佢已經叫情況比較好,因為做完都唔一定有用,帶了耳機,都唔代表佢聽到,無手語佢的生活真係可以?

香港中文大學手語同聾人研究中心係二零零六年八月獲香港賽馬會撥款,每年有6個聾生可以入讀手語雙語共融學校,第一界使用者今年中四,但2年後呢個計劃賽馬會唔再比錢,政府以每個聾人每年$13000的資助,真係夠請手語老師幫佢地?人所共知,香港高中要選科,但又係咪個個手語老師都讀過個一科的選科?一個手語老師仲要教三科,每級六個襲生,但手語老師不足,聾生想選自己要的科就要因為其他聾生的選擇,六個聾生同一名運,同一樣的選修科。但由小到大,老師都話我地每一個人都係唔同,唔需要因為別人點選擇,自己就點選擇,但對聾人的佢地來講,又係咪?

因為資源有限,所以只有兩個選修科有手語,好似Bowie咁,佢選修就要冇手語咁讀,其實只係因為佢的聽力比較好,又再三堅持下,學校先肯比佢讀,比佢讀到啦,佢係咪又追得上?佢唔明又可以點,冇錯,佢落堂可以去問老師,但日日問佢都怕打擾老師,可能你會話,佢可以出去補習,但你覺得,學校老師佢都聽唔切,仲話出去補習?除非一對一,但一對一的補習費用好貴,你係咪覺得聾人的家庭一定個個比得到,就算比到,又係咪真係搵到適合的導師俾佢地?有幾多補習老師可以識手語?

睇到呢到,大家應該都會問一句,點解聾人唔讀返聾校?1968 年,政府確立「殘障兒童應盡可能跟一般兒童接受同樣的教育」,成立首個設於健聽學校內的弱聽班。為了讓聾童使用剩餘聽力,1972年政府免費提供助聽器,配合語言治療服務。1994年起讓聾童接受人工耳蝸手術,手術後大部分會到主流學校就讀。聾校得返一間。現時教育制度下,聾童可以入讀主流學校或聾人學校,全港唯一的聾校路德會啟聾學校,用手語及口語教學。學校課程由小一至中六,全校共67個學生,名副其實的小班教學。學生人數少,並非聾童少,而是教育局設立的收生標準高,校長許加恩說:「嚴重聽障,即是雙耳都聽不到的學生,才會派來此校。」單耳聽障的中度聾生想來接受手語學習,局方也未必批准。依加唔係聾人唔想學手語,係政府你唔比佢地學,仲要係用盡方法唔比!

初初識的Bowie佢會好有自信咁話俾我聽佢好想做獸醫,因為佢想幫到聾人的主人,唔需要有狗會再因為手語翻譯員未到而失救至死,但到近呢年同佢傾計,佢會同我講,「唔知,覺得好似冇咩可能咁」,但我識的佢,我知呢個確確實實係佢的夢想,但點解佢會想放棄?其實佢冇唔再鍾意狗,佢仲係好鍾意,但因為冇手語的老師幫佢,令佢唔多唔少的卻步。

其實聾人的智力正常,佢地都只係聽唔到,但如果有手語的幫助,佢地同健廳完全無二,甚至佢地可以跳舞,可以打棒球,可以做好多人地覺得健聽人先可以做到的事,佢地一樣可以好叻,好係雪盈咁,佢係一個聾人,但站在舞台上的佢,你實在唔會知佢係聾人。如果佢入唔到聖母院書院,遇唔上Miss Fung,如果佢無遇上Jason做佢的跳舞老師,你估下佢會唔會好似依加咁清楚知道自己想要D咩?其實叻的聾人又點只佢地,但政府都冇比過平等的機會佢地,剪掉翅膀的他們又如何可以展翅高飛?

人地話學校係小朋友去學識追夢的地方,係無需害怕地去追夢,但點解香港政府要摧毀佢地的夢?唔少官員都有仔女,如果你地的小朋友係一個聾人,你對於一班官員完全唔理聾人發展你又會點?你地又有冇諗過呢班小朋友的父母?無父母想自己小朋友係聾,個個父母都一定想自己的小朋友係一個健康的環境成長!

講咁多,其實佢地要的係手語老師,政府的財政每年都水浸,點解唔可以比多少少錢中大都幫助呢班有夢想的聾人?中大係手語雙語共融已下不少苦工,難道真係要2年後就完?2年後,呢班聾生的夢想?咁多年對中大手語雙語共融付出的所有人的努力?真係就咁要完?難道呢個計劃走了咁多年,花費了咁多資源,就只有6個聾生可以畢業?政府成日話共融共融,但得個講字,咩都唔做,咁真係叫共融?

文:Katherine Lo / 手語雙語共融學校健聽舊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