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去過信芯園聽信哥分享的朋友,或許聽過他講:「點解咁好嘅地方要倒垃圾?點解唔起樓畀年青人住?」或者大家不明所以,但其實他想講的是政府在2030+遠境規劃裡,提出將新田發展為物流、商業及私人住宅區,計劃容納55000人、提供80000個工作機會。

然而,這其實與政府常常提出要解決房屋問題有所違背政府並沒有交代以上的人口推算是如何得出,而被規劃的土地現時不少都是散村及農田,米埔隴、石湖圍、小磡村(向日葵花海)都位於其中。

按照計劃,落馬洲邊境管制站附近提供跨界商業及零售設施,增設擬議的北環線中途站,並將現時的棕地作業和分銷活動整合並遷入多層大樓。因此棕地的升值潛力很大,加上它們可以比農地獲得更佳的收地補償,吸引不少業權人將地段倒泥、改劃做倉庫,或索性空置等待發展。地主過去數十年對土地不聞不問,有錢才要走來迫走人,信芯園農舍正正面臨這種迫遷威脅。

因此,信哥質疑的是為何政府常常說「土地不足」無法起公屋,另一方面卻繼續收散村的地、賣地予地產商起豪宅。基層居住空間愈來愈細,只有權貴使用的高球場卻繼續有得留低。

2030plus.jpg

而政府近來密密提出將會嚴打寮屋、工廈劏房,我們不否認這些劏房既不合法也不好住,但卻是基層市民在這爆高樓價的都市裡唯一的容身之所。政府嚴打劏房,只是強迫基層市民租住更高租金的小單位;而在東北、橫洲、新田迫遷行動,也是由基層村民搶走住屋和農地,然後賣地予地產霸權。

特別一提的是,無論市民居住的空間是否佔用、是否違法,都應有尊嚴地一地生活的權利,不須因面臨迫遷而擺驚受怕。聯合國《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11條要求締約國必須保障國民適當的居住權利,在Habitat 1-4大會及公約一般性建議也強調住房權利不只是一項商品,更應該是安全、和平並尊嚴地居住在某地的權利。

過往香港曾經有租務管制為基層提供租金保障、街影法去確保單位的日光照射,這些法例也間接保障了居住權,但在1997之後通通都被廢除。

所謂尊嚴居住即正義,是指一個人無論如何找到地方,只要在此定居就是安心立命之所,如果流離失所即是不能正常、有尊嚴的生活。要保障人的尊嚴,一個人居住在一地的權利,必須受到某種程度的保障。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