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一直只聞樓梯響的新田邊境購物城終於落實在7月開張,然而,這個標榜解決北區及屯元天水貨問題的購物城,卻同時為新田帶來更多的社區問題。口岸發展到底與倒泥、棕地擴張有何關係?鄰近口岸的農村又如何自處?《基進》駐紮新田兩年跟進觀察,希望市民不要忘記這「文青新蒲點」背後的農村哀歌。

_DSC1883.jpg

水浸加劇 折射改劃倒泥問題

5月底的一場黑色暴雨,令到新田石湖圍、小磡村的農田水浸。雖然渠務署人員到場疏導雨水,農夫損失不算最慘重,但發展帶來的威脅,卻是不容忽視。回看去年10月的八號風球,石湖圍、小磡村嚴重水浸令農作物大量失收,村民同農夫認為,近年的水浸情況,原因是村內不少地主幾土地改變用途,倒泥頭興建貨倉。由於以往部分出水後在私人土地內,地主通常都會私自修改水流,結果大雨的時候,以往能夠承載洪水的河道被阻截,加上新田本來位於低窪地帶,令氾濫情況更嚴重。

令到新田出現大量棕地作業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新田十分接近皇崗口岸和福田口峰。近20年,沿線不少農地已經變成貨櫃車場或貨倉。而2013年開始,民建聯進出口界議員黃定光倡議在新田興建購物城,在新田鄉紳聯絡下,黃定光、梁志祥、田北辰及新田鄉紳文祿星組成「新田購物城基金有限公司」,2015年起以象徵式1元租金,租用皇巴站附近的惇裕路地皮,作為邊境購物城之用。

_DSC1760.JPG
農地變貨倉,這就是新田的「日常」

水貨中轉站是如何煉成的

購物城的原意,是解決水貨客在北區、屯元天等地大量購物而引申的民生問題,然而購物城未開,水貨客其實已經快人一步進駐新田。不少地主希望挾購物城開通所帶動的人流,將土地改做貨倉賺取更多收入。

2007年,來往元朗及下灣村的75小巴延長至福田口岸,並增設來往新田與福田口岸的特別班次。這個特別班次原意是服務新田地區的過境旅客,但今日這個班次淪為了水貨客帶貨的專車,「文天祥公園」牌樓下的小巴站每日都大排長龍。

Image may contain: tree and outdoor
文天祥公園外的水貨客

地政總署兩三年前起嚴打上水、屯門的水貨倉後,水貨集團看準新田及落馬洲地區,租用村屋或寮屋作水貨倉。一間面積700呎的寮屋閣樓索價過萬元,但有地產代理表示依然一倉難求,所以有地主就開始將上一代原居民容許和協議讓其耕作的農民或漁塘戶趕走,然後將土地填平、平整,再興建大倉。這些大倉有兩個可能用途:一,作為貨車的停泊及中轉站,貨物由不同地方運到購物城附近的倉地暫存、作為停車場;二,直接開放予中港水貨客集團入內帶貨。

鄉頭申請短租官地起貨倉

新田區內不少土地均由文氏原居民持有,新田鄉事委員會主席文炳南1月接受《壹週刊》訪問時被問到是否支持水貨活動,他回答:「嗰度唔係 佛堂或齋堂,地方繁榮,居民有尋找生活嘅方法。」

0309A.jpg

然而《基進》在2月接獲一份元朗地政處發出的公告,一間名為「鷹田投資有限公司」申請將嘉龍路附近一幅74平方米的土地用作露天貯物及附屬用途,該土地毗連DD102 Lot 2540、2541、2542三幅土地。該公司註冊處資料顯示,鷹田只有一位叫「文振英」的董事;而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Lot 2542由MAN Ping-nam及MAN Ping-wai持有,前者與新田鄉事委員會主席、元朗區議員文炳南的英文名同一寫法。另外兩幅地則分別由鄭姓及林姓人士持有。

我們3月及4月曾分別向文炳南及地政處查詢,前者至今沒有回應,地政處則回應指正按適用程序處理有關申請。該處發言人又表示:「一般而言,如政府土地可供臨時使用但不適宜公開招標,例如該政府土地基於位置、地形、面積等因素而不可以獨立出租給其他人士(申請人除外);及該申請屬非居住用途等,地政總署才會考慮根據市值租金直接批出短期租約申請並收取行政費。」

0601_MAP.jpg

財團2015年向鄉紳買地

根據《明報》2015年報導,購物城所在的惇裕路地皮主要分別由恒基及新鴻基持有,兩大地產商以象徵式租金租予購物城;當年恆基及新鴻基合資8.55億收購700 萬呎土地,當中其中三個地段、2015年成交的約40萬呎正是兩地產商以象徵式1元租金批租予購物城的土地。而這些土地本來是由文氏祖堂「文深涌會」持有,文深涌會的司理是新田鄉事委員會首副主席文祿星。

兩大地產商收廉租予地產商,當然不是省油的燈。直接短期的少量利益,就是帶動皇巴士(落馬洲至皇崗穿梭巴士)客源,皇巴士受到近年受落馬洲支線的競爭;即將開幕的購物城正好是皇巴站對面,正好為乘客量大不如前的皇巴士提供新客源。但更大的利益,是古洞將面臨被發展為新界東北新市鎮,地產商在區內密密購地,也對附近的3000萬呎漁塘濕地虎視眈眈。恒基、新鴻基過去兩年多次申請將購物城現址改劃作永久商場,為濕地的發展開路。

Image may contain: outdoor

棕地擴張的惡果,就是村民的生命安全都受嚴重威脅。5月29日的一場大火,石湖圍一個被改作布料農地貨倉燒通頂,1公里外的蕃田村都聞到煙味和疑似膠味。

當《新假期》以主打香港情懷、文青新熱點推介新田購物城(THE BOXES)的時候,附近村民卻為面臨倒泥威脅感到擔憂;只重視消費、眼前享樂主義的媒體,將背後的社會問題模糊,是完全不負責任的做法。政府把關不嚴,常常縱容「先破壞、後發生」;私有產權又被視為神聖不可侵犯,然後令到地主變質成迫遷倒泥的惡霸。這個被稱為文青打卡的新蒲點,就是建築在新界農民、散村村民的痛苦身上,然後《新假期》就為這種虛構出來的現實吶喊助威。敢問一句:既要去行山打卡、又要去Chill一Chill的男男女女們和貴刊的編採人員,你們有勇氣去為土地發聲、守護真正的香港鄉村風光情懷嗎?

0601A

延伸了解:甚麼是「祖堂地」?

在新界土地管理與宗族制度中的祖堂地又稱「阿公地」,是祖宗遺留的土地,一般由司理代管,需要數名祖堂委員簽名才可出租出售。祖堂可以用自己的名義,購置新產業以壯大其族產;族人或晚輩後嗣亦可購置產業,捐獻給祖或堂。

新田文氏太祖起源於宋朝大臣文天祥堂弟文天瑞,明朝永樂年間(1400-1424),廣東文氏七世祖文世歌遷居新田,另一房文氏五世祖的文蔭則定居大埔泰亨,至今已經超過600年。阿公地以世襲管理,原意是避免子孫賣祖先留下的土地。然而祖堂地面積大,加上司理眾多,反而成為了族人向地產商賣地時的談判武器。而上文所述的「文深涌會」正是新田文氏其中一個祖堂組織,文深涌會在新田原本擁有72石(720萬呎)土地,但近年開始已漸漸售予地產商。

延伸報導:

有線《新聞刺針》:水貨客湧現元朗新田

《壹週刊》:新地買起文氏祖地 鄉紳拒談違規發展倒泥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