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五年如一日,每個星期二,被稱為「瞓街牧師」的林國璋牧師都會到深水埗通州街天橋底舉行祈禱會和過夜。林牧師笑言,曾被人打趣「牧師不錯,沒有閃光燈也睡橋底。」他回應,「我就無所謂,有沒有記者來我都這樣睡,一年睡五十二個星期計算,只有五次有記者來採訪,如果為了搏出鏡也很無謂。」

政府接納露宿者是社區的一部分?

只是,橋底的是非不比外面少。「棚仔」布市場將會搬遷到通州街街市,引起不少人關注露宿者與布販們能否共存:「我不想將這兩個群體對立,現在不少人將兩件事放在一起討論,就是希望製造張力。」牧師又引述2016年6月上任的深水埗區民政專員李國雄,早前在區議會表明棚仔的搬遷與露宿者的清場是兩碼子的事,亦表明棚仔搬遷前需要先安置露宿者。「已經接納露宿者為社區的一部分,是趕不走的,並表示會以正面的態度幫助露宿者。」林牧師引述李國雄的說話。

IMG_7513.JPG

然而,政府是否完全接納和包容露宿者仍然是一個疑問。去年11月,通州街橋底發生火警,約有兩間宿位被燒成灰燼。當時食環正以進行改善工程為理由,用大量鐵馬圍封橋底附近一帶,導露宿者難以逃生,更耽誤了當時的救援工作。「圍鐵馬之前,沒有任何通告,因為政府的立場是根本不當作這裏(橋底)有人居住,否則他們有責任去照顧這班人,至少要有水有電啦。」

牧師在事件發生的翌日召開記者會,題目為「人命關天」,要求政府立刻移開鐵馬。一星期後,區議會通過緊急動議移走鐵馬,政府讓步把鐵馬移開。但政府在12月中期再次在橋底通道裝上鐵架,而相信下一步便是圍板。林牧師十分不滿,星期一晚上與警方通電明言,假如政府在平安夜仍然未移除鐵架,便會採取違法行動拆去圍板。星期二晚,牧師到達橋底時已經發現鐵架已經全部拆除。過程反反覆覆,牧師估計食環署亦受到很大的壓力,笑指「聖誕個個部門都想放假,大家都不想把事情搞大!」

IMG_4370

埋身解決問題

現時,有不少非政府機構都會安排探訪服務,向露宿者派物資。他強調,不同的機構對露宿者都有不同的做法,沒有分對與錯,亦不應互相比較。

五年前,牧師開始到橋底探望露宿者。行動開始不足三個月,已經有露宿者於橋底去世。當時牧師發現自己並不完全認識,依稀記得剛過身的婆婆的姓氏,可是這些資料不足以讓牧師為婆婆辦理認屍及領屍等程序,更遑論辦理喪事。雖然事情最後順利解決,但也開始了牧師一個新的習慣。「這事之後,我會盡一切的辦法拿露宿者的全名,處理很多事情會更容易。」

牧師指,露宿者都是「性格巨星」,需要親自督促他們去看醫生、戒毒,口頭上根本不能解決問題。他以看精神科為例,患者需要跟著步驟先到不同的「窗口」做登記和拿藥,「如果一位精神病人有能力跟著指示去做,他根本沒有精神病。這些都要陪伴。」「我們也不只是記著他們的名字,我們埋身做,每個掀開都有血有淚。」

在牧師與弟兄姐妹言語間聽到要帶誰去看牙醫,又要勸誰入院接受治療,而祈禱會中禱告中是一個又一個露宿者的名字。露宿者被政府接納為社區的一部分的立場仍然是一個問號,牧師先毫無疑問地成為無家者的一部分,與他們一起生活、為他們平反、照顧他們的需要。這是「同行」。

IMG_7492.jpg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