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警察去Hidden Agenda拉人封艇前一日,應打鼓嶺農友要求入村視察倒泥問題,沿路見到幾部懷疑載有電子廢料的車駛出駛入,也在某幾個倉場見到存放不少電子廢料。四個月前,打鼓嶺附近才燒了一間廢料場,空氣彌漫臭味。當時剛好在現場拍到救火過程,要求警員交代是幾級火,但當時警察竟然說:「我唔會答你,呢啲咁嘅火係無分級,亦唔會交代係咩事。」

去到農地,農友帶我圍住農田行一圈,幾乎周圍所有農地地段都被倒泥破壞,有些甚至鋪上瀝青皮,然而根據OZP,那些地方都明明被規劃做農地,理應違反了城規條例卻無人執法。(尚在調查當中,暫不公開位置)

IMG_8316.JPG
農田遠處被圍上圍板,後面就是倒泥

農友希望阻止倒泥的情況,但也深深明白你一投訴,即使規劃署和地政總署所謂執管過後,土地已經被永久破壞而無法回復;更甚的是,倒泥者只需在事後補辦文件申請,不合法都馬上變成合法,之前去城規會搞12A改劃,申請表上,竟然會主動問改劃者會填土幾多、起高幾多,幾乎是專為那些在新界倒泥者而設計。程序完成了,「合法了」,然後就向農夫報復。

跟農夫交談之間彼此都說起,耕種本身已經是一種對社會認為金錢至上、物質至上的價值抗衡;利用有價有市的土地耕種,又是另一種與土豪劣紳們的角力。在香港當農夫,就要有一種長期抗爭的覺悟。

IMG_8312.JPG
你不會見到八部警車去捉非法倒泥,卻只見防暴警察打壓地下Live House

音樂、學術分享,本身就旨在自由;農夫在農地耕作,則是自在。但這些基層、草根的自由自在,實在跟為大資本家追求的利益相差太遠了,他們就要搶走基的土地、空間,然後改造成只有高階級的人可以享受的空間。草根要過更好、或者只是想過合理的生活,就一定要同資本家買。

這也是一種追求自由vs管理主義的鬥爭。愈自由的人,就愈無法接受被控制。政權不能讓你看見廣闊的風景,所以他要收你地、將人置於屋邨的管理之中;你偷偷在地底裡開闢天地,他就要將你趕盡殺盡。

政權對認真使用空間的人嚴苛,無論是新界渴望安居樂業的村民,抑或只想簡簡單單地分享知識和音樂,下場都殊途同歸:鎖上手扣、冠上罪名。偏偏對壟斷土地的商家佬和領展、港鐵等公共巨獸,卻視若無睹,任由其肆意剝削基層,破壞農地。這是一個城市的沉淪、土地不正義的故事。

(頂圖:hidden agenda facebook)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