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點,叫醒我們的是四面八方的鳥鳴,睡眼惺忪之際走出據點守候不知會否出現的地政人員。吃過街坊造好的簡單早餐後,幫手運送防禦工事或拉電線,又或者去鄰家看看農作物生長,晚上就到村民家裡黐餐或一起食飯,這是過去三日夜宿巡守的日常。

在留守期間,常常想起東北古洞街坊,因為種種原因最近很少出現,也有街坊已經永遠離開,對於組織工作有很大無力。但無論是東北或者橫洲、大埔滘、新田,以及香港所有面臨迫遷的散村農村,都站在了對抗「以基建帶動發展」論述的最前線,也是阻止政府繼續以推土機式剷平鄉村和重建區。

反迫遷驟耳聽落是為一班弱勢者守護居住人權,但並不止如此。人類依賴土地生活,即使不是只靠本地糧食,食物始終是由土地而來,唯有土地和海洋才能孕育生命,守住農村,現在和將來的小朋友就會知道米是從土地而來,而不是從超級市場而來。

早前在台灣參與過的原住民捍衛傳統領域及轉型正義抗爭,曾夜宿過的凱達格蘭大道據點已被清場。回望香港,截然不同處境下的「原居民」卻被賦與特權,並滋長出一種通過特權大舉開發、牟取暴利的勾結手段。台灣原住民因為移民帶來的城市發展,被迫在自己的土地上流浪;香港的原居民鄉頭卻是土地破壞者、帶頭迫遷,這個對比實在諷刺。

所以今日橫洲不是明日XX,今日橫洲就是今日香港、今日地球,沒有人能置身事外。或者在許多人心中都只在想:我們會不會掉石油氣罐?我們會不會執起開山刀同警察搏鬥?昨晚閒聊時,有村民說警察一來,就決意懸樑自盡。

8月2日會發生甚麼事我不敢想像,在此之前,即使人數不多盡力使好組織工作,集結力量抗爭到底,不是怕會後悔,不是嫌錢不夠少,而是要在發展的洪流裡力挽狂瀾,要質問為何有些人開幾個會、貼幾張紙就可以決定一個社區幾十個家庭的命運?

同時也祝福彼岸也在努力中的大觀社區、瑠公圳、快樂山,還有原住民族們,我們與你們同在,沒有人是局外人。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