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0+遠景規劃第一輪諮詢即將於星期日結束,這個遠景規劃最核心的,是政府正式提出大舉開發新界北部,以及發展東大嶼都會、在交椅洲一帶填海建造人工島。雖然社會對此顯然未有認識和討論,但「房屋問題」與「土地不足」這兩句說話,卻正正是2030+理應要解決的問題。然而,香港土地問題,非土地不足,而是根本上的分配不均。

重新讀回姚松炎議員2013年的文章,他引用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當時香港家庭總數約為230萬,但住宅單位數量就有260萬間。扣除4%自然空置率,仍約13萬間實質淨空置房屋。因此,香港的住宅單位並非不足。而令到有人無屋住卻同時有屋無人住,是因為房屋被市場化和商品化,成為投資者炒賣工具。

政府一直以來刻意營造一個觀感:賣地興建私人住宅,與興建公營房屋,都同樣是解決住屋問題的方法。然而,我們必須認清香港住屋問題絕對不存在於中產階級以上,而只出現在基層之中。當政府口口聲聲要找地起屋,卻同時在另一邊廂將土地售予地產商起豪宅維持樓價在高水平。假設即使當公營房屋不足以容納所有基層家庭,就通過富戶政策等逼部分生活水平較好的基層,投入地產商主導的房地產市場中,成為樓奴。

在「土地不足」、樓價高企的情況下,為何依「平衡」公私營房屋的比例?為何依然要將土地拿出去拍賣給地產商(例如九肚山、啟德等地皮),而非將之改作公營房屋,同時降低私宅樓價?

絕大部分基層市民,根本無法負擔昂貴的私人住宅,被迫長期輪候公屋,並居住在不適切住房的事實;夾心階層或公屋(數字上的)富戶也沒有離開其住所的能力,因為現時所建的住宅根本也不是他們能夠負擔。因此,私宅最終只成為資本家、地產商、中產(可能要比中產更上一層)用來投資和買賣的商品。由此可見,私宅發展,根本無法解決香港的住屋問題。

2030+的目標,是要將香港發展成一個「宜居的高密度城市」、「迎接新的經濟挑戰與機遇」(與新加坡、上海等城市競爭、一帶一路)及「創造容量以達致可持續發展」。但事實上對於基層而言,在國際競爭下的得益,又有多少能夠「滴漏」到基層的口袋裡?

反對2030+聯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