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去年八月,台灣總統蔡英文在總統府代表中華民國及過往統治台灣的各個政權,向原住民道歉;但八個月後,原住民們卻因為「傳統領域」劃設爭議,在總統府前的凱達格蘭大道上留守抗爭超過50天。我們跟兩位年青原住民進行訪問,了解他們對國民政府「轉型正義」過程的想法。

蘭嶼反核運動 (學動.運生- 中央研究院數位文化中心)

蔡英文道歉 轉型正義的開始

現時台灣有55萬不同原住民族,分佈在島上各個地方,不少部落至今依然維持其傳統祭典文化。可是,在漢人來台的400多年間,原住民受到各個政權的迫害,令他們在這班土地原本的主人,反而成為了台灣的少數民族,要在島上的城鄉之間到處流徙,語言和文化日漸失落。

除了偏見與歧視,政策上對原住民土地不尊重,也是他們面對的困境。例如80年代至今的蘭嶼反核運動,當年台灣電力需不願意將核廢料放在本島上,於是他們以欺騙手段跟居住在蘭嶼的達悟族住民說,將會在島上興建工場,但原來台電興建的是一座低階核廢料儲存場。

這個1982年啟用儲存場引發了蘭嶼的反核廢料運動,世代以「飛魚祭」聞名的達悟族人發起驅逐惡靈行動,最終迫使政府1996年不再將核廢料運至蘭嶼。不過到了2002年,台電核廢料貯存場租約到期,但貯存場的遷移卻一直沒有下文。蘭嶼全島罷工罷課反核持續4天,多次與警方發生衝突,直到國民政府派出經濟部長林義夫到蘭嶼進行溝通才結束。而直到今日,達悟族人依然持續抗爭中。

2016月8月1日,蔡英文在向原住民道歉,其中一段發言是這樣:

「二十二年前的今天,我們憲法增修條文裡的『山胞』正式正名為『原住民』。這個正名,不僅去除了長期以來帶有歧視的稱呼,更突顯了原住民族是臺灣『原來的主人』的地位。站在這個基礎上,今天,我們要更往前踏出一步。我要代表政府,向全體原住民族,致上我們最深的歉意。對於過去四百年來,各位承受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我代表政府,向各位道歉。

我相信,一直到今天,在我們生活周遭裡,還是有一些人認為不需要道歉。而這個,就是今天我需要代表政府道歉的最重要原因。把過去的種種不公平視為理所當然,或者,把過去其他族群的苦痛,視為是人類發展的必然結果,這是我們今天站在這裡,企圖要改變和扭轉的第一個觀念。

讓我用很簡單的語言,來表達為什麼要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原因。臺灣這塊土地,四百年前早有人居住。這些人原本過著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語言、文化、習俗、生活領域。接著,在未經他們同意之下,這塊土地上來了另外一群人。歷史的發展是,後來的這一群人,剝奪了原先這一群人的一切。讓他們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離失所,成為異鄉人,成為非主流,成為邊緣。」

蔡英文的道歉發言稿中,也直接間接了原住民為甚麼需要轉型正義。作為土地原本的主人,卻在島嶼裡流徙;政策要改已經不容易,更難改變的是人心和印象。太魯閣族的徐鏞(族名Abas)認為,蔡英文道歉後,他才知道漢人對原住民的誤解是那麼深:「蔡英文道歉其實是傷害了很多原住民的心,不是她只在形式上的道歉,而是她道歉後在社會上引起太多漢人的批評。他們認為蔡英文是沒有必要跟原住民道歉,或者蔡英文道歉是不對的,因為原住民已經是享受這社會上太多的特殊待遇。」

徐鏞跟來自花蓮、阿美族青年林彼得(族名Foaw Loka),專程來到凱道聲援留守的原住民。他們認為,在台灣社會中原住民未必是直接被受歧視,但一些刻板印象卻是長久地留在漢人心中:「我的經驗是年青人一旦離開部落、村莊的之後,你就會很容易感覺到這個社會對原住民的一些不好的印象,有些東西都不見得是真的,就是刻板印象或者偏見。有些時候大家都是開玩笑,但久了以後在心裡面真的會不好受。回到鄉下的時候大家聚在一起講,當笑話講但講講下就會哭,少少的心酸還有一點的難過,因為那些都是真的。」

傳統領域土地劃設惹爭議

蔡英文道歉半年後,頒布原住民傳統領域土地劃設辦法。以往原住民一直以公有制的方式使用土地,在漢人來到台灣後,不少原住民傳統領域土地在歷史發展中,被劃為公有地或私人地,結果原住民一直賴以維生的土地和資源被剝奪,亦失去參與規劃和管理的機會。

IMG_6773

劃設傳統領域,並不代理土地業權回歸部落,而是如果領域範圍有大型開發,都要取得部落同意。一方面避免了大規模發展時進一步破壞原住民部落,另一方面亦能讓部落自身需要規劃土地,等年輕一代原住民有機會回歸部落。根據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的調查,原住民傳統領域面積大約是180萬公頃,約佔台灣國土面積一半。

不過,台灣政府頒布的傳統領域範圍,卻只有80萬公頃,因為在台灣政府眼中,私有地被排除在傳統領域之外。同時,蔡英文曾表示原住民族轉型正義不需要法源,因為資料都在行政機關手上,但僅能透過「邀請」、「洽請」等方式,只能空等相關單位資料,根本無從調查。今次留守主力之一的原住民歌手巴奈就認為,「沒有調查就沒有真相、沒有真相就沒有正義。」

徐鏞認為,文化與土地之間的關係不能隨意分割:「文化是一定要紮根在土地之上才是活的文化,如果把原住民從土地拿走,土地跟原住民的生活方式是分開的話,或者是原住民沒有辦法在自己的土地上繼續生存,那很多文化的儀式是無辦法進行的。」

「我們在知本(台東)的時候就發生過,就是知本傳統的祭典被日本人禁止,也被國民政府禁止。所以他們好不容易要恢復舉辦的時候,舉辦儀式的長老就出來說:很抱歉,我們不知道這個地方要怎麼做。因為他們上次在舉辦這儀式的時候還是個小孩子,我當然不會知道大人們在幹甚麼。可是現在辦已經是六七十年之後,我已經完完全全忘掉那時候我看到甚麼東西。但你就是見到如果把原住民從土地上拿走,比方說到都市裡,就算你做同一樣的儀式,可是你就是知道都市的豐年祭跟鄉下的豐年祭是一定不一樣的。」

執筆之際,台灣傳來立榮航空拒絕族人以族名登機事件。轉型正義並不止於一句「道歉」。原住民在自己土地上流浪,祖靈安息土地被入侵和破壞,歷史稱原住民為「山胞」式「山蕃」,台灣教科書也是近年才加入關於原住民的部分。由此可見轉型正義的道路依然漫長,如何達致終極的漢原和解,還是未知之數。作為外族,我們也應該反思到底在享受台灣的生活氣息時,會不會成為了幫兇?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