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橫洲綠化地帶不應建公屋?這是香港土地分配不公所產生的必然問題。政府口口聲聲說土地不足,但我們見到鐵路上蓋、市區重建項目,永遠都不會有公營房屋份;勾地表依然是有大量土地供地產商起豪宅。講到尾,土地不夠的原因,就是因為大部分土地都分配了去地產商手上。

香港的住屋問題是不存在於中產階級以上,因為中產以上是有能力負擔私人市場大部分住屋(這個階級甚至是炒賣新樓令樓價過高的幫兇)。住屋問題只會出現在基層,他們已經被迫到沒有退路,只能住在不適切住房裡。而政府在「解決房屋問題」是,採取的方法竟然是繼續賣地,推出偽富戶政策,逼人搬出公屋、逼人買樓供樓,然後騰出公屋讓更基層居住。夾心階層被迫遷、只能租私樓或供一世樓,成為業主、地產商的奴隸;同時未及上樓的基層,也只能租住昂貴的劏房,實際上也成為了樓奴。

因此,香港一直奉行低稅率、高地價政策,實質上是政府協助大財團在房地產市場裡牟取暴利的政策;當業主和地產商賺取最大利潤後,政府就在那些巨額利潤中取回丁點(通過賣地)作為庫房裡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並用作民生項目、公屋工程。由此可見,基層繳交的租金、供樓費用,一部分被地產商賺走,另一部分其實也回到了庫房,在實質上就有如間接交稅一樣,所謂的低稅率是一個偽命題。政府依賴地產商的利潤作為庫房最重要的收入,而不從擴寬稅基的角度考慮,足以證明政府與財閥已經形成一個龐大的利益輸送機制。

回到那些公屋。如果政府將賣地計劃裡的市區用地、只需一年通知就可收回的遊樂用地例如高球場收回,用作興建基層可負擔房屋,乜乜綠化地帶、新界東北、新界北和東大嶼都會其實都不需要進行。關鍵的是,無論是現屆、上屆、上上屆甚至彭定康、衛奕信政府都十分堅信以同心圓模式進行城市規劃,堅持要將出價地租最高(例如鐵路站附近、CBD)的土地用作商業和高收入住宅。只有付得起最多錢的群體(商業、中產以上)才能享用城市最便捷的空間,並通過士紳化將付不起錢的人搬離CBD,只能在城市邊緣生活和居住。當基層市民被迫搬入新界邊緣,政府卻同時將一直以土地維生的村民搬走,尤其針對弱勢的非原居民寮屋戶,令他們無法再以土地維生,被迫投入被資本家勞役的市場裡。這才是政府開發新界真正目的。

而且,「公屋」是否唯一解決基層住屋需要的方式?逼人供樓的置業階梯是一種有效解決住屋問題的方法嗎?在反對橫洲興建公屋的背後,更是反對這種資本家操縱、當權者容許的土地壟斷行為,反對「富人可以住大啲近啲,窮人一定要住細啲遠啲」的邏輯。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