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即使我們沒份投票,選舉相關的事件總是佔去媒體大部分版面,隨之而來的公眾輿論、反應,是不少議題組織者扭盡六壬都不可能達成的目標。

不過,沒有媒體的關注,就不代表社運就能停下腳步。一個人之所以要投身落一場社會運動,初初可能是受激情感染,也許一路走來的同路人愈來愈少,但願意長年累月地堅持,必然是為著心中相信的正義而戰鬥,而這種意志不容易被世界所蠶蝕。

1月11日,一班爭取子女居港權的港人家長,由入境處遊行至政府總部,要求政府盡快處理手上34宗個案,批准這班家長所生的子女來香港家庭團聚。外號「甘仔」的甘浩望神父亦展開了一連18日抗爭,象徵運動至今堅持18年。行動於1月29日(年初二)完結,當晚將舉行燭光晚會,紀念「一二九判決」。

99129

時間的跳針回到1999年1月29日,當年終審法院裁定所有香港人在內地所生子女,一旦父或母有居港權,子女就有居港權,這就是著名的「吳嘉玲案」。當時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聲稱,未來10年將會有超過168萬內地人來港,會影響香港本地人生計,於是董建華政府決定提請人大釋法,最終人大常委在6月26日釋法,表明只有在出生時父或母是香港永久居民子女才可有居港權。

受到政府的輿論影響,當時的香港人普遍支持人大釋法,擔心飯碗被搶、社會資源被分薄。不過,事實上政府從未公開交代168萬人是如何計算出來。甘仔認為,香港人對大陸人的討厭,正是由當日開始,也埋下了港獨議題興起的導火線。

18年過去,雖然現時每日150個單程證名額,但由於香港政府沒有審批權,外額全由中國政府在貪污腐化、毫無準則下進行審批,不少力爭居港權的港人內地子女均未能申請。後來政府於2011年放寬「超齡子女」,即親生父或母於1996年12月31日或以前首次取得香港身份證時、仍未滿14歲的內地子女申請來港。不過,至今仍有不少人士並不符合條件;政府早前亦對關注團體承諾盡快處理其34宗個案,但至今仍未有下文。

IMG_4169.JPG
真的會有等到的一天嗎?

聽話,然後一等十八年

72歲的易叔是遊行隊伍的發言者,手持最前面的橫額與一班家長遊行,1999年兒子因為聽政府話先返回大陸申請,誰知一回去,港府就寬免了3000多聲稱有居港權的人士來港:「反而聽話的人,就不被他們寬免。」結果兒子至今已經四十多歲,仍未取得居港權。

易叔強調,保安局曾承諾將未有用盡的單程證名額,全用作超齡子女政策,只要他們將這些名賽全數給予他們,就已經能夠徹底居港權問題:「其實這十多年來,最終只有4萬8千多個港人內地子女來到香港,與當年葉劉淑儀所指的167萬差很遠。」

18年的抗爭路途中,有的人因為子女成功爭取居港權而離開,也有年老的家長等不了團聚的一天已過身:「家庭團聚人人都是需要的,一個家四分五裂,對家庭是很大傷害的。政府輸打贏要,釋了法就造我們這些年老家長有很大傷害,所以我們沒有遺憾、一意爭取,每次有活動我們都會出來,人人都很樂意。」

「如果放棄(抗爭)的話,那(團聚)就沒機會了。」

香港人與外國人所生的子女有居港權時,港人內地所生子女的居港權卻並非必然。但在本土右翼思潮下,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代,對於所有嘗試爭取居港權的人都予以歧視和批判,無視港人內地所生子女,所面對的不平等待遇。

以「本土」利益為出發點,並以對抗「溝淡」同時對抗中共殖民的論述聽起來很順耳,但是否這樣又要剝奪某些家庭,選擇在香港或中國大陸團聚的權利?當世界愈向民族主義、右翼保守主義的一邊走時,左翼或左傾的自由派,能夠堅定地追求我們往日嚮往和倡議的無邊界國家嗎?

灰記:香港人揮之不去的「大陸成分」

19個民間團體:匆忙通過新入境條例危害港人居留權

居留權大學行動網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