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網訊 2017年2月5日更新】公民社會訴求眾多,不少民間團體都會到政府總部外,向有關部門遞交請願信表達訴求。不過,政府派出的代表卻不一定是公務人員,我們發現有一位政府總部的外判保安人員,曾以非公務員身份代表政府接收請願信。

請願遞信是基層市民和團體最慣常的表達訴求方式,一般而言,部門首長及問責官員都不會直接接收這些信件,只會派出部門代表到場與遞信的市民合照,通常由新聞主任或政務官擔任。而若果當日部門未有辦工或未有代表,則可能有現場的警察代為接收。到底向政府發出的信件、聯署的聲明,能否真的能送達官員手上?

上月代表政府收信 今月阻人送信上樓

2016年12月11日,多個基層支援團體遊行到政府總部外,抗議「N無津貼」被取消,團體的信件寫上的收信人為時任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當日是星期日,一位中年男士代表兩位時任司長接收了請願信。

然而在2017年1月16日,當新界東北村民要求向運房局遞交反對意見書時,這名中年男士卻以「佳定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的保安員身份,阻止村民進入大樓交信,更一度命令接待處人員不要理會村民要求進行登記。這位保安人員叫做阮耀文,早在2016年2月29日東北村民遞信行動時亦有出現,當時村民與保安發生衝突,阮耀文就召來警員到場。

(留意3:22秒,阮耀文召來警員控制秩序)

在現時的政府架構下,行政長官辦公室及政府總部,皆由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轄下行政署管理,行政署則會招標保安承辦商,維持大樓保安。佳定2011年起,承辦添馬艦行政長官辦公室及政府總部之保安工作,聘用近400位員工。根據物流服務署資料,2013年行政署向佳定批出三年管理政府總部的合約,價值近1.5億。

佳定曾被指剝削工友

2011年有報章揭發佳定帶頭剝削工人,表示合約並不包括飯鐘,保安員需連續工作八小時而不準吃飯,被議員批評政府帶頭剝削工人。2012年,行政署再被投訴無故沒收派給員工當值時稍作休息的椅子,員工每日工作八小時,最少七個鐘要「罰企」,員工怨聲載道並爆發逃亡潮。

不過,佳定去年依然獲得第三份物業管理合約,將繼續履行合約至2019年5月。佳定的網站形容:「佳定自2011年總部落成後即開始提供全面性設施管理服務,期間要面對不同規模及範疇的挑戰,包括大廈初期啟用、各大小團體的示威衝突及佔領中環事件等,幸有士氣高昂的佳定管理團隊,上下一心,成功面對各項挑戰,並獲得客戶高度評價。」

政務司司長辦公室行政主任洪業成,後來代表行政署作出以下回應:「佳定物業管理有限公司(佳定)負責日常政府總部的物業管理工作,並協助於政府總部外添美道的公眾活動區舉行公眾集會的人士,向有關決策局遞交請願信。一般而言,在辦公時間,有關決策局會派代表接收請願信,在非辦公時間,佳定會代為接收請願信,並於隨後的工作天轉交有關決策局。」而遊行的主辦單位關住聯暫未回應事件。

IMG_3869A.jpg
仇國平博士(左二)

學者:公關都不願做

曾任新澳門學社副理事長、現於中大全球政治經濟社智科學碩士課程任教的仇國平博士表示,由於澳門的示威遊行次數較少,基本上都會由政府人員接收請願信件。

他又認為,政府的公關手法愈來愈差,而對民意亦只是選擇性重視,尤見於較少傳媒報導的請願行動:「對市民來說,官方不尊重意見,就會激化市民不滿,亦處理不到社會矛盾。」仇國平又指,對基層市民而言,請願是一種成本相對較低的意見表達方式;對政府而言,接收請願信只是公關行段,但連這樣都不做,反映政府不重視訴求。

「政府本身已有既定程序,如按過去程序由官員收信,一方面符程序如果接收意見的官員層級高,即使未必正面回應到訴求,但至少對前來請願的草根市民而言十分重要,能暫時紓緩不滿。」

File:反媒體壟斷運動 IMG 0072 (7908083142).jpg
管中祥(中)

哇!連公安都外包,太離譜了。」台灣公民行動影音紀錄資料庫、國立中正大學傳播系副教授管中祥對香港政府的安排十分意外,他表示台灣不可能派出非公務人員接收請願信,接信者都是政府官員,大多數是科長職級接收。如果衝撞強一點,有時會有較高層級接見,接到後會進入官方作業流程,但一般的請願都無疾而終或者制式回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