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我們真的需要城規會嗎?

城規會有條件地通過鹹田灣丁屋改劃,將為這個香港重要的自然景觀帶來不可逆轉的破壞,然而香港人卻完全沒有辦法去應對,由這個黑箱作業的委員會所作出的決定。

自己經歷過新界東北、綠化地帶改劃問題,眼見由上而下的不民主規劃,委員連親自視察的機會都沒有,就要在一個短時間的會議,就要作出決定一個地方日後的規劃安排。當然根據《城市規劃條例》,所有市民也有權提出自己的民間的規劃方案,也有權上去對委員申述(而這權利更被不斷的削弱),但最終的決定權,始終只能由委員閉門決定,並由特首落實。我們高呼「城規民主化」已經十多年,眼見城規會成為了政府濫用公權、利益輸送的橡皮圖章,實在要詰問:何時才能檢討、甚至消滅這種極低透明度的規劃機制?

由殖民地時代至今,政府很多政策制訂時,均依賴由總督或特首委任的委員會進行決定,例如審議環評報告的環諮會、制訂房屋政策的房委會,委任業界精英作出討論及決定。但這種依賴精英的制度,漸漸成為了地產商和政府發展的打手,政府通過委任地產商、商界、建築工程界人士入城規會審議規劃圖則,他們的眼中就只有大興土木的發展,缺乏保育、尊重居住權利的眼光。即使個別學者的參與,也難以左右整個城規會的決定。

作為土地議題倡議者們經常批評的對象,對於城規會實在不存希望。不過,昨天我們卻又入紙申請,將面臨被政府賣地的乾坑改劃回綠化地帶。當下的想法是,我們固然可以不承認其制度的正當性,但這個制度的存在、並擁有實質權力卻是事實,政府部門亦必須回應從機制上發生的提問和申述,彰顯當局所聲稱的「程序正義」。

然而,入紙申請並不是認可城規會作為土地規劃的正當性,今次申請只是證明現時土地規劃制度的不公,也是作為社會運動中的組織方法。在此質疑的不僅是「制度」是否合理,到底土地規劃的權力是否必定要由一個機制去掌握?而這個機制是否又要引伸出更多機制,才能令本來的機制保持公正?那引伸出來的機制又如何被監督?

城規民主不是討論如何令城規會變得更民主,也不是將諮詢過程更透明化就算數。記得在填寫規劃申請時,表格中很大部分都問你日後的發展會是怎樣、會否填土會否倒泥,但「規劃」真的是為了發展主義而存在嗎?今日我們常見到「可持續發展」被弱化成地產商在起樓時,扮哂有社會責任而寫在售樓書的名詞;真正的可持續發展應該是一個尊重萬物、尊重土地、尊重固有生活權利的規劃理想,但在這種不斷延伸的機制下如何才能回到規劃的初心?

大浪灣鹹田失守!五丁屋獲批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