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種關注

垃圾鬼婆

【本網訊】香港的海灘,似乎不再美麗。沖上岸上的塑膠製品,還有海洋生物體內發現的發泡膠粒,都在警告我們不能再無視海洋垃圾帶來的危機。

「我是『垃圾鬼婆』,人人都這樣叫我的。」居住在南丫島的Jo Wilson,經常在渡輪上見到北角村沙灘上的垃圾堆,數年前開始與其他義工,親手將沙灘回復原貌:「但你今日清完,明天垃圾就回來了!」

「我不用塑膠的牙刷,改用竹製的;跟朋友去餐廳食飯,總是說不要飲管;然後又經常將垃圾回收使用,於是大家就覺得我很古怪,所有人都叫我『垃圾鬼婆』。」Jo續說:「其後我發現南丫島上很多店舖都不會將玻璃樽回收,於是我跟他們(村民、商戶)說:『這是有用的!不要的話,畀我!』於是大家就由『垃圾鬼婆』改口做『有用鬼婆』了。」

北角沙灘上的垃圾,死去的生物(Jo Wilson攝)

生產者應做更多

作為清理沙灘的義工,Jo認為要解決海洋垃圾問題,並不只能靠執垃圾就能解決:「的確,現在只不過是將海上垃圾搬到堆填區,但這一步仍是要做的,下一步就是要市民減少使用塑膠製品。」

在香港這大都市格局下,似乎很難在生活中找到更多的可能性,環保對基層而言,可能是一種很昂貴的生活方式:「都市人、基層生活很忙碌,工作到很晚,使用大量即棄餐具的快餐店,是相對廉價、快捷的少數的選擇。但沒有人喜歡被污染的海洋,當我們舉行執垃圾活動時,不少長者都對我們微笑和讚好。」

Jo跟一班朋友成立「活在南丫」組織,關注南丫島發展,也關注垃圾問題。2014年,他們將北角村拾到的2,800多個膠樽進行統計,發現數量最多首10位都是本地知名品牌,當中以維他純蒸餾水、飛雪礦物質水及COOL礦泉水包辦三甲。他們其後聯絡部分品牌,希望商討如何改善問題,但對方認為責任在於消費者身上:「其實香港有很好的條件做好減少使用和回收,關鍵是要生產者和消費者都做得更多。」

IMG_2866.JPG
香港仔海上收集到的垃圾

公民實踐更重要

南丫島的沙灘經常受到垃圾侵襲,由垃圾上的標貼和特徵,例如裝魚的發泡膠箱、店舖的外賣包裝,理論上不少固體廢物都來自香港仔。因此她們與其他環保團體經常在香港仔發起垃圾收集活動,不但組織了一班南丫島、香港仔的街坊參與,附近的遊艇會派出了船隻、魚類統營處的人員也有參與。

「要謾罵和批評太容易,我不是說政府現在的工作很好,但公民的力量也很重要。」Jo很相信公民的力量比公權力大:「即使我也認識不少有熱誠的公務員,可惜政府是一部大機器,很難做到由下而上的改變。但政府依然有責任,踏出第一步進行公眾教育和推出更有效的政策。」

來港20年,最初擔任英文老師,後來再在港攻讀MBA課程,現時任職照顧子女。與其他外籍人士不同,Jo讓小孩接受本地教育系統。

「但現時的香港教育,即使是南丫島的小學,都只要求小朋友坐在課室裡不斷抄寫,望住老師不發一言。但我期望的教育是由小開始更多戶外的活動,多於只對著書本。我早前在一間小學舉行環保講座,其實小朋友是完全明白應該如何實踐,就是欠缺一個走出去實踐的機會。」

無論是「垃圾鬼婆」也好,「有用鬼婆」也好,Jo的實踐未必能在一時三刻令議題廣受關注,但現在有誰會低估社區的力量?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