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動

蔣勳:池上教我的事

台東池上,最為人熟悉的是「池上便當」,當地不少便當老店已越數十年歷史,如「池上飯包」等。池上便當之所以出名,其實是因為池上米。

台東縣被譽為台灣「後山」淨土,可算是台灣最少污染地區,水質清晰,對種植水稻相當重要。池上米過去於日治時代,池上米更是進貢給日本天皇優質好米,更稱為「貢米」。

DSC08478 copy.jpg
蔣勳形容池上的雲特別的「懶」,總是橫躺著不肯起來,好像在跟人說:你為什麼要這麼累,不躺下來呢?

稻米晚上要休息

台灣著名詩人、作家蔣勳早前來到香港「台灣光華新聞文化中心」開講,講座題目為「池上教我的事– 談自然秩序與土地倫理」。蔣勳老師分享在池上旅居兩年的生活,他提到池上農民種植稻米的專注,還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作說明。

圖:光華文化中心

蔣勳老師說池上的農民集體向電力公司提出要求,拆除稻田裡街道兩旁的路燈。蔣老師和池上旅客都不明所以,當入夜後,大家抬頭望上天空,發現滿天都是星星,他們斷定:「池上人真愛美呀,他們拆電燈是為了看這麼美的星空吧?」

「稻米晚上要休息,燈光會影響稻米休息。」農民後來如此解釋。種田需要依從自然規律,蔣勳老師回想自己在城市的生活,大自然的時鐘彷彿跟自己的生活無關,天黑便開燈,日間睡覺可以把窗簾拉起來。

筆者想到,現代城市推崇的工廠水耕菜,卻強調可利用照燈技術,24小時照射農作物,並配合營養液催谷作物生長,賣點是一年四季均可種植,產量比傳統農業高。

DSC05688 copy.jpg

自然而生的秩序

而有關「自然秩序與土地倫理」的部份,蔣老師說,在池上他觀察到土地倫理下,人們不可以自私。

為什麼呢?池上是種米的地方,一大片一無無際的水稻田,一年兩荏米,一到稻穗成熟收成時,整片田都變成金黃色,要趕緊收,不然稻穗太重會垮下來,泡現水中就沒了。

DSC08482 copy.jpg
大波池就是一幅水墨畫,枯萎的河塘另有一番景緻

誰的田能收了,其他幾戶人來幫忙一起收;輪到另一戶的田收了,大家又去幫忙收。有熟悉池上稻米的朋友作出補充,池上米分多種品種,秧苗基本上由農會批出,插秧時間可能差幾天,加上施肥方式不同,因此收成也會差幾日。這正好讓農民能互相幫忙收割。

「要是你自私不幫人收,你自己的田一人也會收𣎴完,收不完泡到水裏就壞了。村裏的人,是一起勞動一起分享,家家戶戶都在分享。」蔣老師這句說得很鄭重。

蔣老師在池上的家門前,常有人放些木瓜、絲瓜,他初時不停問到底是誰送的,村民後來跟他說:「哎喲你不要問了,是大家種的,收成時就很多,不分給大家也就爛掉。」蔣老師後來就收下瓜果不問了。他說這可跟城市人的想像很不同,要是你家門口有人放下木瓜絲瓜,大家肯定嚇一跳。他回想小時候在村生活,村裡的人其實就是這樣互相照顧。

這就是土地下的倫理。

台灣的文化底蘊就是深厚,多了解也多多支持。

直播錄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