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車房清真寺 最後的禮拜

【本網訊】早前被強拍的彩虹啟德大廈,公共設施同部分單位的電力逐漸被業主中斷。找到屋的居民亦陸續離開,但截至12月4日仍有超過20戶尚未遷出。第一座樓下的車房清真寺則仍繼續運作,我們得到阿訇的許可,參與了其中一次禮拜。

採訪當日不是星期五,加上收樓在即,參加禮拜的人比以往少,只有不夠十人。

巴基斯坦人Ghalib參加完禮拜之後,返上啟德大廈第二座的家園。他跟五個同鄉一起居住,因為被歧視和貴租,他現時尚未找到日後落腳的地方。亦有街坊表示,發展商會逐漸將大廈通道圍封,又要求居民將要搬走的物資先搬到地下,以免全面圍封後不能取回。

阿訇:我們不是壞人

主持禮拜的阿訇(آخوند‎,回教的老師、禮拜主持者),帶領一眾教徒向真主祈禱。居於港島的他來香港已32年,廣東話算流利,工作離不開保安、裝修、搬運,也會教導小朋友讀《可蘭經》。他表示不少僱主都對印巴裔人士存有歧視,有試過約了見工,到見面時卻因其是「呀差」或「差仔」而拒絕讓其試工。

香港人常以印巴裔統稱巴人和印人,但事實上印度和巴基斯坦間連年戰爭,巴人對被認知為「呀差」感覺其實是負面的。「我不是『呀差』,印度人和巴基斯坦人是不一樣的。」

「我們信回教,信真主阿拉,我們未來這個世界前什麼都沒有,阿拉在母親的體內創造我們,讓我們出生後有生存的能力。到我們死後,便會到天堂見阿拉,阿拉會手拉天秤,評我們一生的功過,若善行多於惡行,惡行會得到赦免,進入樂園。我們會盡量行善。」

被歧視的追隨者

「你聽到現在ISIS周圍殺人、破壞的新聞,但其實那些不是真的伊斯蘭。每個民族都有好人和壞人,巴基斯坦人大部分都是好人,但就只是個別人的行為,令香港人都討厭我們。」他提到,有僱主聘請巴人的條件是要其剃掉鬍子,然而留鬚是真主阿拉使者、先知穆罕默德提倡的聖行之一,雖不是回教戒條,但不少回教徒男子都會跟隨。

IMG_1982.JPG
回教徒

啟德大廈住戶逼遷在即,仍有十多戶巴基斯坦人,因租金貴和業主對少數族裔的歧視,而未覓到新居。「同一個呎數的單位,這兒租四千元,出面要一萬多元,我們大都收入不高,最多萬二三元,有的當當散工只有六七千。即使月入萬三,交租後只餘下二三千元,還要付水電費,那返工的車費、飲食開支怎麼辦? 」有部分留守住戶為沒有身份證的難民,只靠津貼度日,生活開支亦是足襟見肘。

至於清真寺,也將隨啟德大廈的清拆走入歷史。全港免費的清真寺只有三個,分別位於中環些利街、灣仔的愛群道和九龍尖沙咀。由於回教徒必須在星期五中午到清真寺出席禮拜,所以現時不少回教徙在深水埗、東涌等地都有租地方作社區小型清真寺,但租金亦十分高昂,不少清真寺都要靠小朋友讀經的學費、活動收費補貼。

逃過戰亂,遠渡香港,面對的壓迫卻沒有減少。雖然他們深信,一切都只是真主的安排,不過香港的巴基斯坦回教徒,也確實要花更大的力氣,才能生活可去。

(與吳卓恆合寫)

斯諾登:港難民政策如「犯罪的法律」 酷刑聲請者處「飢餓赤貧」狀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w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