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時無論是大小公共政策,或者社會、社區事件,若果少數族裔要參與討論或知悉,都必須要經過翻譯(別人翻譯也好,使用第二語言也好)才能投入,而這種語言也必然是廣東話。媒體作為新聞與資訊的載體,在香港的例子可見,非以華語為母語人士能夠能在香港參與公共事務的空間,實在不大。

若不計民間或族群社區自建的媒體,現時所有本地電台都要有提供一定數量的少數族裔廣播節目,港台亦通過CIBS指定每季少數族裔至少有3個節目時段。可是這些節目一來廣播時間有限,二來只能通過AM或數碼頻道收聽,接觸面成疑,三來他們都不是新聞節目。

除了少數族裔以外,現時香港有超過20萬人懂客家話,當中尚有超過6萬人以客家話為母語,廣東話只是第二語言。他們亦需要通過翻譯,才能參與在社會事務之中。

要解決這種問題,關鍵是香港的公共廣播政策。以台灣為例,公共電視每日會提供國語及台語新聞,另外亦有客家電視提供客家語節目及新聞、原住民族電視提供十多種語言的新聞節目。

公共廣播其中一個原則,是利用社會資源為弱勢、小眾提供基本的資訊服務,不受商業利益左右。港台作為公共廣播機構,實在有責任提供一定數量、多語言的電台及電視節目。事實些,港台過往曾經提供客家、蜑家語的新聞節目。

當新聞台日漸流行、TVB將普通話新聞安排在黃金時間播放、英文新聞空間日漸萎縮,非華語使用者接觸公共議題的空間沒有增加,似乎反而比以往更為狹窄。在香港現時的9個電視頻道中,每星期擠出10-20小時為少眾提供基本的新聞廣播服務,真的很難嗎?

真的很難。礙於公共廣播的港台資源長期不足,連廣東話節目的製作也十分勉強,更別說非華語節目;商業媒體除非政府指明(如DBC5),也因受眾太少拒絕製作少數族裔節目。當然民間也可以自發或通過CIBS提供類似服務,但質素、穩定性、覆蓋都難以與大氣電波相提並論。而社會也少有類似的政策討論,廣播平權的路途似乎還很遙遠。

或許可能有人質疑,我們不是應該鼓勵少數族裔使用華語,讓他們融入香港社會嗎?認同的,但只是一半。社會有責任為不同族裔的文化和語言繼續流通,鼓勵融入的同時,也應為未應完全融入、希望保存家族文化的族群提供基本廣播服務——因為某程度上,小眾的被邊緣化和弱勢,都是由廣播、媒體塑造出來的。

補充:CIBS是「社區參與廣播計劃」,民間團以至個人都可以提交電台節目計劃書,獲批的節目可以獲香港電台提供資助,並在DAB+31台播放。

審批部分有25%是公眾投票,另外75%由評審決定。港台是政府部門,因此評審員實際上由政府委任。

即使過往曾經有民主派組織、社區團體成功申請,但日後若社區廣播再發展,掌握節目播放時段和審批權始終在政府手中,港台能確保在日後評審過程中不加入政治立場嗎?會否繼續將CIBS安排在數碼台播放,繼續抑制節目的影響力?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