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重建區保安不足治安差 政策不公基層戶去留失據

【本網訊】「以人為先,地區為本,與民共議」,是市建局在市區更新上的工作方針,然而在往年多個市區重建項目中,到了收購後期,因未得合理安置賠償而留守的街坊,在為爭取權益而勞心、為將要遷居而憂心的同時,亦因日差的治安和衛生狀況難以安居,承受更大的心理壓力。居於基層房屋的重建戶,包括劏房和天台屋的租客,亦往往成了重建中被忽略或不平等對待的一群。

業主加租雪上加霜 留守租客欠保障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東京街 / 福榮街重建項目大部分單位已被市建局收購。

東京街 / 福榮街重建項目於2013年3月8日刊憲,受影響的樓宇為13幢舊唐樓,多為一梯兩伙。重建項目開展至今已三年多,收購已到後期,大部分單位已人去樓空,留守街坊當中不少都是劏房或天台戶。

以劏房形式出租的單位,部分是由單位註冊擁有人(業主)租給租戶(二房東),租戶再分租予第三者(三房客)。根據一般收購程序,市建局需先向業主購入單位,再以業主身份跟二房東及至三房客達成賠償安置共識,但市建局亦可在土地收回條例的情況下,強行清空單位。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部分重建區內單位以劏房形式出租。

據《業主與租客(綜合)條例》,租客在租約期滿及不獲續租的情況下,必須搬離住宅亦不會獲得業主任何補償。租客若然在重建期間搬走,便會被完全剝奪原有的安置賠償權益,因此租客大都會選擇留守,等待賠償安置安排,有業主卻恃機加租,令租客為難。

街坊陳生為重建區中的三房客,業主至今尚未將他所住的單位賣給市建局,在前景未明的情況下,他繼續住在原址等待安排。「佢哋(市建局跟業主)上面傾,唔係我同市建局去傾。」他表示在重建項目開展後幾年內,租金已經加了一大截,由2013年月租2600元,至今租金已是3400元,每年租約更新都會加租,租約期將滿,他亦擔心二房東會進一步加租。

在陳生所住的唐樓,梯間可見尚未清理的垃圾和雜物,衛生情況欠佳,陳生表示樓宇清潔已無人負責,垃圾都是住客自行取到街上找垃圾筒棄置。上月重建區中發生盜竊案,治安情況令人擔憂。對於三年多仍未知安排,既面臨加租,居住環境治安衛生亦愈來愈差,陳生感到無奈。「安居樂業是好基本,但現時根本沒有保障。人食可以無肉,住不可以無屋。」

03.JPG

治安差如無掩雞籠 重建戶憂心忡忡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天台戶(攝於東京街/福榮街)

2009年6月26日開展的「順寧道發展項目」,與「東京街 / 福榮街重建項目」只有兩個街口之隔。前重建天台戶何生,對當年重建時的情形仍然歷歷在目。

何生自出生起已住在順寧道,後來父母搬往公屋,而當年為自僱三行師傅的何生,收入並不穩定亦不高,在經濟條件限制下與妻兒租住天台屋。他雖於2002年及2008年分別以個人及家庭為單位申請公屋,但都沒有回音。重建項目展開後,便立即出現有租戶被地產公司逼遷,何生雖然沒有被業主逼遷,但亦與多個街坊組成關注組一直跟進情況。

到了重建後期,他所住的唐樓只剩他們一戶三口尚未搬走,治安情況愈來愈差,除了有陌生人在唐樓中進出,更有賊人剪去電線、鋸走水管偷銅變賣,而令何家幾度斷水斷電。修理電線,一次的費用就要一千多元,對何氏一家而言,並不是一個小數目。到電線第二次被剪,有水電維修經驗的何生,決定自己買材料勉強修補,但也用了四百多元。

水管亦被鋸兩次,何生憶述其中一次水管被鋸,是有兩名警員尾隨賊人進入唐樓,在賊人鋸開水管後,就將其當場逮捕,他質疑:「既已發現賊人有所舉動,警員為何不在水管被鋸開之前就逮捕他們?」

OLYMPUS DIGITAL CAMERA
重建區多處電線被偷竊及破壞,情況嚴重,相中為市建局告示,惜未有具體說明如何加強保安。(攝於東京街/福榮街)

天台的入口有木板門,在樓下的住戶都已搬走後,何生一家便把木板門關上,木板門其後被人踢爛兩次,兩次何生都在屋內,突聞巨響,心驚膽顫,亦曾有人偷走了雪櫃中一隻未全熟的雞,至街坊到訪,見到梯間有食用器皿才發現。毀門偷雞,表面上事小,對屋裡人來說卻是長期的心理威脅。

雖然同為重建區內的住客,但天台戶在重建的賠償安置安排上,與樓下租客並不平等,因市建局在處理天台戶安置上的準則,是按照受屋宇署清拆行動影響的天台住戶安置準則,亦即天台戶要獲公屋安置,除要符合入住公屋單位的一般資格,亦必須於凍結人口調查日之前兩年已一直居於物業內。

市建局會於公佈重建當日開始進行人口凍結調查,核實受影響街坊在重建區內的身份,如單位是否自住、是否受影響人唯一居所等,以釐定街坊往後領取特惠津貼和獲得安置的資格,登記會於三天內完成,何生於期間住客身份已被核實。

但在2012年2月,即重建凍結日後兩年多,市建局才突然要求何生提供凍結日前兩年,亦即四年多前的租住證明。由於住屋情況不穩定,何生一直以父母於沙田的公屋住址為通訊地址,並沒有信件可作證明,市建局職員揚言若無法提供證明,何生一家就可能不獲安置,結果何生找來包租婆和街坊來宣誓,一番折騰才解決事件。當年市建局對何家的安置一直拖延,後經街坊一輪長期抗爭,何家終於2013年6月獲原區安置。

舊區街坊自主促進組於11月5日召開記者會,發言人指出,市建局在成功收購重建區內物業後,既會以粗鐵鏈鎖起物業閘門,亦會貼上告示列明單位已被收購,更會拆爛部分已收購單位,令舊樓形同廢墟,手法十分高調,招引賊人犯案。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與此同時,重建區內保安人手卻極為不足,如東京街 / 福榮街重建項目13幢舊唐樓,每個時段當值的保安卻只有一至兩個,促進組認為比例上並不合理。重建前,唐樓大都沒有保安,但人多時街坊尚可互相照應,而當居民逐戶搬走,治安保障便隨之下降,街坊多為基層市民,並沒有經濟能力自行加強保安措施。促進組促請市建局在現行及往後重建項目停止高調收樓手法,並增加重建區內保安人手,提升治安水平。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文/攝:夏綽蔓)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