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梅窩牛群擬遷大鴉洲

【本網訊】上月有關注大嶼山發展的群組傳出,一批關注牛隻的義工,於8月尾收到消息指因應大嶼山發展,有人施壓要搬走大嶼山的社區牛群,並建議把全數大嶼山牛隻搬到索罟群島(即大鴉洲)。

我們就此事向漁護署查詢,漁護署承認有人向該署建議,把梅窩流浪牛遷移到黃公田及大鴉洲。漁護署指現時未有計劃遷移牛隻到大鴉洲,計劃可行性亦有待評估。漁護署將於周二(9月13日),與關注梅窩牛隻的居民、大嶼山動物保護協會及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代表商討管理方向,並指希望盡量減少牛隻為社區帶來的滋擾。

大鴉洲是四面環海的離島,位於大嶼山以南,屬索罟群島中其中一個主要島嶼,面積只有1.2平方公里。早年興建越南船民羈留中心,收留越南難民。

漁護署曾試遷牛隻往黃公田

至於將牛群遷至黃公田一事,漁護署則承認曾派員到該地視察環境,視察過後初步認為黃公田適合牛群棲息。漁護署於7月28日,在當區關注牛隻的居民的協助下,將兩頭牛遷移到黃公田作試驗。職員為其中一頭牛戴上全球衛星定位頸圈,以觀察牠們的行蹤。定位資訊顯示,牠們已於翌日返回梅窩市區。此次事件引起市民及不同立場的保育人士爭議。

「梅窩牛牛都哪裡去了?」圖片

支持調遷的村民拍下遷牛過程,並上載至Facebook專頁「梅窩牛牛都哪裡去了?」。專頁主理人指被遷的兩頭牛的名字為「6B」及「5妹」,遷牛時「5妹」發脾氣,而「6B」亦多次掙脫頸繩。從專頁上戴的照片可見,牛整隻橫在地上,不肯起身,「5妹」在上山的過程中亦有受傷。有同行的村民吹奏音樂,圖安撫牛隻情緒;又於離後前留下水果和樹葉給牛進食。初時兩頭牛並沒有隨村民及牛隊下山。

專頁引述牛隊獸醫指,若計劃成功,將分批將梅窩牛群調遷上山。但及至7月30日,專頁再次上載照片,指「6B」和「5好」於黃昏時已重返平地,並自行走到牛群經常聚集的地方,與牛群匯合。專頁主理人以英文回覆留言時指,此次調遷計劃算是失敗,但同時認為行動證明「年幼牛隻有能力上山下山」。

IMG_4869.JPG
何來反對遷牛

牛協嶼聯反對遷牛

一直認同人牛應共融相處的「大嶼山愛護水牛協會」主席何來,反對此次遷牛計劃。漁護署過往曾強行調遷牛群,最終導致有牛隻在過程中傷重死亡,漁護署其後答應過不再進行調遷。

另外,「守護大嶼聯盟」發起網上聯署,反對將牛調遷至大鴉洲。聯盟擔憂遷移後,會影響牛隻健康、情緒;而其生存環境亦不理想,「索罟群島有為數不少的非法入境者登錄上岸,對牛的性命存在著嚴重威脅。」

聯盟又認為,現時沒有公共交通能直達大鴉洲,街坊和市民難以監察牛群狀況。「守護大嶼聯盟」義工將於9月13日列席,並把收集到的聯署及市民的聲音,向漁護處牛隻管理隊反映。

聯署網址: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s1FykdR-mKRSxu5dUZNfjxS3i0pTlao5t70BtdhrmNSbrjw/viewform

4則迴響

  1. Facebook專頁【梅窩牛牛都哪裡去了?】唔係支持調遷!請更正!!
    專頁嘅心願一路係『放牛歸山』,希望梅窩牛春夏,可以回復到以前咁上山生活,以前梅窩黃牛係會山上山下都生活,唔係好似e+咁全年滯留嚮梅窩平地…..

    https://www.facebook.com/whatcg/about/?entry_point=page_nav_about_item&tab=page_info

    『或許
    多年以後
    我站在蓮花山上
    俯瞰梅窩
    回想牛牛都哪裡去了
    我會悲從中來

    想起一首老歌: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歌詞很有意思:花兒哪裡去了?女孩們摘去了,女孩哪裡去了?男孩帶走了,男孩哪裡去了?男孩當阿兵哥去了,阿兵哥哪裡去了?住進墳場裡了,墳場哪裡去了?被花兒蓋住了。*

    戰爭帶來的禍害,人們幾時才會明白?

    人類的瘋狂發展,滅絕了多少生物,人們又幾時才會明白?

    歌曲在腦海中回蕩,但歌詞改了:

    Where have all the cattle gone, long time passing?
    Where have all the cattle gone, long time ago?

    Where have all the cattle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 one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Oh, when will they ever learn?

    2012年年中,一群黃牛經常在我家附近出現,我每天散步都和牠們碰面,漸漸,我們成為了好朋友。

    梅窩這兩年急速發展,樓房不斷興建,車來車往,牛牛的生活空間越來越少。社區裡有人嫌牠們髒,嫌牠們阻礙交通,但亦有很多人很喜歡牠們。政府不能隨便搬走牠們,於是就打算給牠們全部做絕育手術,說是控制數目。

    就我所知,大澳、昂平的兩群黃牛已全數被閹割了,水口、塘福和長沙一帶的黃牛經常走上公路,被投訴得最多,相信絕大部分也被閹割了。黃牛一般只有十多年壽命,如果繼續胡亂閹割,大嶼山很快就不再有黃牛了。

    我相信「放牛歸山」**是解決當前危機的最好辦法,我會盡一切努力,阻止梅窩黃牛步向滅絕,牠們是我的好朋友,朋友有難,我豈能坐視不理。

    這個專頁會記載梅窩這群黃牛的點點滴滴,希望引起社會的關注。

    梅窩居民Simon
    2015年3月5日 』

  2. 今天(9月13日)下午兩點會出席漁護署召開的會議,談梅窩牛的去向,以下是我們的發言重點,請大家為梅窩牛祈禱。
    00. 謝謝各位關心牛的朋友今天來參與這個會議,共同為牛出一分力。我衷心期待今天的會議會有一些實質的成果,能夠更好的保障牛的權利和福利,而不是純粹表達意見,發洩情緒。
    01. 一些傳媒,對梅窩牛只是一知半解,所作的報導,經常誤導公眾。最近一篇報導(基進報導)就將放牛歸山(帶牛上黃公田)和搬牛去大小鴉洲相提並論,都說是relocation。
    https://radicalhk.com/2016/09/11/lantaucow/
    02. 實情是,放牛歸山不是relocation,梅窩黃牛目前的處境才是被relocated。
    03. 2012年之前,梅窩黃牛是通山走的,今天黃牛被迫困在一個很小的範圍(包括梅窩市區)活動,其實是因為村內的變遷;熟路的領頭牛去世;以及被村民驅趕,才會造成今天人牛長期衝突的境況。
    04. 放牛歸山不是relocation,放牛歸山是要協助牛奪回以前的生存空間,是貨真價實的反relocation。反而,堅持維持現狀的人,所謂不遷不殺,其實是默許了村民胡亂驅趕牛,阻止牛去本來適合的棲息地,他們嘴巴說反對relocation,但其實縱容了另類的relocation。
    05. 有些人將放牛歸山說成是「搬」牛上山,然後強調漁護署以前曾強行調遷牛群,導致有牛隻傷亡,故意誤導公眾反對放牛歸山,這不是理性的討論。我們建議的做法是「趕」牛上山,不是「搬」牛上山,就像牛平日走去碼頭交通繁忙的地方,我們趕牛回村裡一樣,不會傷牛分毫。
    06. 上月漁護署帶兩牛上山,其後兩牛返回平地,有些人就認為放牛歸山是不可行的。其實兩牛返回牛群中在我們預計之內,因為兩牛思念親人。過往牛春夏季會上山尋找乾爽之地,我們建議明年四月後集齊人手,帶整群牛上山。
    07. 一些人或組織過往一直用對抗的方式處理人牛衝突的問題,我們認為是下下之策,一味指責討厭牛的居民不文明,只會適得其反,不停念念有詞的說人牛應該共融而也是無補於事的。
    08. 我們過去發現不少牛不尋常受傷的情況,最嚴重一次發生在2013年10月,多隻牛同一時間身體受重創傷,其中8號公牛傷重無法救治,被迫人道毀滅。
    09. 據報導,梅窩正在興建的兩個居屋落成後,人口將會增加幾千人,交通流量肯定激增,到時牛還適合在市區生活嗎?
    10. 上上之策是放牛歸山,牛大部分時間遠離民居,人牛衝突就會減少,牛不再惹人討厭,又可避開社區發展帶來的危險,也不用被迫遷往大小鴉洲,這才是真正解決問題的可行方案!
    11. 如果大家不想牛被搬去大小鴉洲,又不忍心社區發展將牛趕上絕路,我們懇請大家參與放牛歸山的行動,當中要做的工作很多很多,例如改善山上的環境,確保水草充足,有瓦遮頭;宣揚尊重生命尊重歷史;改善人牛的關係等等的工作,這些都需要大家群策群力,共襄善舉。謝謝大家!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